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魯慧茹:以憂慮之心仰望天空、守衛土地

時間:2018/3/6 16:39:24

來源:第一教育    作者:王厥軒    選稿:陳樂 樓麗莎

在上海1000 多所小學中,一師附小很出名,可謂是名校中的名校。何以見得,理由有三。

WDCM上傳圖片

其一,學校創始人是陳鶴琴,之後的校長是劉佛年。兩位著名教育家、大師級人物躋身於一所學校,非同尋常,絕非一般。其二,上海的一些教育改革項目,在中國教育史上是一定要挂上號的,比如,一師附小的“愉快教育”、閘北八中的“成功教育”、段力佩的“茶館式教學”,還有顧泠沅的青浦實驗,等等。這些項目,是上海教育改革與發展的一個尺規,也是上海教育界的驕傲。其三,學校底蘊深厚,又一直是改革的弄潮兒。它獲得的榮譽,實在太 多,如全國文明學校、全國素質教育示範學校、全國三八紅旗集體、全國首批科研示範學校、全國藝術教育特色學校、全國體育工作示範學校……要把這麼多榮譽集于一身,也不容易。

前段時間還發生一件趣事:2017 年7 月,開展首屆“全國文明校園”評比,給上海的名額是:大學兩所、中學兩所、小學一所。參加小學組競選的八所,全都大名鼎鼎。最終是一師附小奪魁。據説,一師附小幾代校長都是特級校長,它在全國宣傳、輻射“愉快教育”的影響力強,是勝出的主要原因。

在一師附小73 年的歷史上,魯慧茹是第六任校長。她的簡歷,簡而又簡:1977 年恢復高考制度後考入第四師範學校的首屆學生,1980年1月進入一師附小。她從語文教師、班主任做起,1994年擔任學校副教導主任,1996年評上特級教師,2001年擔任一師附小校長,2009 年評為特級校長,2015 年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她喜歡筆耕,參與不少課題,其中“愉快教育理念下學生自主課程的創新”獲首屆上海市教學成果一等獎,2014 年“為了學生的愉快學習,變革課堂教學”獲首屆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

魯慧茹給人的印象:中等身個,沉靜、儒雅、謙和、大氣。眉宇間透著深遂與執著。多年前,我在一些場合與她共同參加座談,我發現,她總是靜靜地坐著傾聽,偶爾為別人發言的幽默會心微笑。她實在不多話。學校老師評價她:校長為人低調、務實。有理想、有想法、 包容人。她高雅不失平易,自信中又見寬容。她實在是一位質樸的人。當然,質樸也是一種美麗。

她的前任宋珠鳳曾説過這樣一句話“:小魯是幸運的,若沒有倪谷音倡導的‘愉快教育’,就不會有今天的附小,若沒有她的認真投入,也不會有今天的小魯。”此話極中肯,魯慧茹的命運,確實緊緊地與愉快教育聯繫在一起,她是愉快教育全部歷史的見證者,也為這項改革與研究,整整堅守了37 年。她虔誠地守護著心靈中那一塊崇高的精神園地。

 

愉快教育的歷史傳承

“我牢牢記住了倪校長的初心和理念,又根據時代的變化,把愉快教育概括成 ‘三句話 ’ :讓每個孩子擁有愉快的童年;讓每個孩子得到愉快的發展;為每個 孩子提供優質服務。”

我是九點多鐘到的一師附小。魯慧茹泡茶、寒暄了幾句。 因為與她很熟,交談起來就變得無拘無束。 我開門見山問:“仔細研究了你給我的材料,一直有個揮之不去的問題,陳鶴琴提出的‘活教育’與倪谷音提出的‘愉快教育’,兩者之間是個什麼樣的邏輯關係,能講講嗎?”

慧茹笑了,説:“陳鶴琴的‘活教育’,本質上是三句話:第一句話,做人,做中國人,做現代中國人,它是從‘目的論’上闡述的;第二句話,大自然、大社會,都是活教材,它是從‘課程論’敘述的;第三句話,做中教、做中學,做中求進步。這句話是從方法論上説的。倪谷音的‘愉快教育’,從醞釀到正式提出,大約有五年時間,最著名的就是挂在學校正門大廳的‘三個五’:教孩子五年,為他們想五十年,為國家、為民族想五百年。這‘三個五’, 把倪校長對教育的理解,對育人的感悟,對學生的關懷,詮釋得 淋漓盡致。”

“我曾經非常認真地研究過陳鶴琴和倪谷音,發現他倆在許多地方是相通的: 其一,尊重兒童。就是遵循兒童的成長規律,遵循兒童的學習規律。一切從兒童的立場考慮問題。它是精髓。 其二,研究兒童。隨時隨地地發現他們的興趣愛好,觀察和思考他們嚮往哪些新鮮的東西?6 歲至11 歲的兒童,他們對自己的學習,充滿興趣;對自我的提高,充滿自信;對老師的表揚、 鼓勵和期盼,充滿著渴望。 其三,要懂得孩子的天性。‘活教育’是什麼?它強調孩子的天性。‘愉快教育’是什麼?它也強調孩子的天性。那麼,什麼是孩子的天性?一是活潑、活躍,這兩個‘活’要抓住;二是好奇、好問、好學,它是6 歲~11 歲這個年齡段孩子最大的特點。”

“概括地説吧,‘愉快教育’是從‘活教育’演化而來的。它是一師附小的辦學靈魂和思想精粹,也是學校的教育生命和特色風貌,更是留給學生的成長快樂和發展幸福。”魯慧茹趣味盎然地説著。

聽了慧茹的一番話,我也笑了:“其實,陳鶴琴的‘活教育’, 倪谷音的‘愉快教育’,我都認真拜讀過。給你這麼畫龍點睛地一講,我真有豁然開朗之感。你在倪校長身邊成長起來,你待她的感情,是亦師亦母。我想了解的是,倪校長提出愉快教育,其背景是什麼?”

“倪校長提出的‘愉快教育’,紮根于陳鶴琴奠定的肥沃土壤中。當然,倪谷音有自己的思想。回憶起來,其背景有三: 一是要適應社會的變化。20 世紀80 年代初,小學六年級升初中,恢復了升學考。伴隨著這個升學考,小學階段出現了名目繁多的考試。學生疲於招架。倪校長敏銳地發現,這樣那樣的考試,與兒童活潑好動的天性,與他們好奇好問的年齡特點是背道而馳的。必須創造新的理念,有新的對策研究。 二是要研究怎麼讓孩子學得廣泛一點。她有一個很樸素的思想,從幼兒園上來的學生,一定要把他們的知識面打得寬泛一點。萬丈高樓平地起,地基一定要打紮實。還有,讀書時的心情一定要愉悅一點。讀書本來就應當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學校就是要創造以讀書為樂的氛圍。 三是讓學生接受‘活’的教育。

在倪谷音看來,富有時代特點的‘活’的教育是什麼?那就是小學生不光要學好語數外,更應該關注科技、藝術、健身、人文、生活五大‘板塊’。這‘五大板塊’,一師附小至今還在用。它就是今天自主選擇的拓展型課程的雛形。”魯慧茹一口氣道來,很興奮,臉也微微紅了起來。

我問,“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過重,一直是方方面面揮之不去的惡夢。作為‘愉快教育’的開創者,倪谷音的理念是超前的,那麼你對此是怎麼認識的?”

魯慧茹思索了一會兒,語氣沉穩地説:“倪校長提出愉快教育,不是單純為了減輕學生課業負擔,也不是在升學教育的模式上簡單地修修補補。應該説,它是教育思想上的一場重大改革:從培養人的基點出發,實施智慧教育、情感教育、意志教育並重的整體性人格教育。在上個世紀80 年代,能提出這樣高度的育人目標,其思想和境界,真的難能可貴。我是這樣認識的: 其一,以往的教育改革,只強調認知目標,很少強調情感目標。其實,一個人從認同價值、産生動機、激勵行為,並最終形成人格,其中貫穿的紅線都需要依賴情感的作用。在距離今天將近30 多年前,學校已經提出了情感教育對於人的成長與發展的重要性,這種眼光與魄力,很了不起。 其二,愉快教育的‘愉快’與‘刻苦’並不矛盾。‘愉快’是 什麼?它是一種情緒反映,有了‘愉快’,它會通過大腦産生積極行為的動力;‘愉快’又是一種心靈的喚醒和點燃,它通過感官顯現一種熱情高昂的形態。那麼,‘刻苦’是什麼?它是一種意志品質,一種行為習慣。這兩者之間相互促進,迴圈往復。對於小學生整體素質和個性特長的發展,‘愉快’既是目標,也是手段。 愉快教育對於今天的上海小學教育,無疑也是一股清新的春風。 其三,愉快教育的宗旨是:讓每個學生擁有幸福的童年。我們所説的‘幸福童年’,不是未來的,也不是空洞的,而是當下的,是現實的。它不否認良好的物質條件,更是指向精神層面的。它是一種身心愉快的體驗,更是一種嚮往成長髮展的心理滿足。”

恰在這時,電話鈴響了,魯慧茹去接電話。我發現了這樣一個細節:她打了幾分鐘電話回來後,依然能把話茬接下去,中間不打一點隔頓。看來,她有驚人的記憶力。 此時,我提了一個自己很感興趣的問題:“倪校長開創了愉快教育,你和宋珠鳳給予了繼承與發展,特別是你做校長的時間很長,你給愉快教育賦予了怎樣的新內容?”

慧茹有些靦腆,輕輕地説:“我牢牢記住了倪校長的初心和理念,又根據時代的變化,把愉快教育概括成‘三句話’:讓每個孩子擁有愉快的童年;讓每個孩子得到愉快的發展;為每個孩子提供優質服務。我的想法是,到了今天,愉快教育的本質特徵應該是:在愉快中求發展,這個發展是全面發展基礎上的個性充分顯現。”

我又問:“能對‘三句話’解讀一下嗎?”“第一句話,要讓學生變‘苦學’為樂學,變‘要我學’為‘我 想學’,培養學生主動求知的意識和習慣,從而進入自主學習的良性迴圈,讓他們在學習上有收穫,有成就感,為自己感到自豪。 第二句話,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怎樣讓每個孩子有幸福的童年,能愉快地發展?孩子們在一師附小的五年,至少有五個方面的感悟與體驗:應該有一個幸福童年的美好過程;應該有一段寶貴的人生經歷;學校給他們夯實一個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基礎;形成他們一生受用、發自內心的學習熱情和學習自信心,一種對學習與進步的追求與嚮往,一種對知識和真理的渴求和執著;從價值取向而言,讓他們體驗到學習是一種快樂,有一種主動進步的衝動,並感受到學習是人要持續發展的一種根本需求。第三句話,我想説的是,一師附小的每一個孩子,來自不同的家庭,接受過不同的早期教育,他們的學習要求及起點各不相同,這就要求我們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學科課程,搭建更大的平臺,為他們規劃更明確的目標。當然,會有個別教師對‘衣服很挺括’‘頭腦很活絡’的孩子高看一眼。但是,我們學校強調‘每一個’,也就是必須為每一個孩子提供優質服務。什麼是優質服務?有人認為優質資源是外在的,是物質的,我們承認物質是要考慮的,但我們更強調人文,更強調優質服務是教師的關心、支援、輔導與服務,是對孩子的充分關照,是對每個孩子的尊重與信任。

為適應這種變化,教師的角色也要發生變化:當學生産生學習需求時,教師應成為引路人、參謀者;在學生的學習過程中,教師應成為其合作者、服務者;當學生的學習取得進步時,教師應成為欣賞者、激勵者。怎麼欣賞與激勵?就是給學生多一點鼓勵和表揚,多一點支援和肯定,多一點包容和欣賞。它也是教師自己成長中的一種快樂。”講到這兒,魯慧茹朗聲地笑了起來。

此時,慧茹又接連接了兩個電話。看得出,她真的很忙。坐下後,她對我説:“王老師,真的很抱歉。” “慧茹,你一直跟著倪校長,是她手把手培養了你。能不能給我講一講鐫刻在你心底,最難以忘懷的一件事?”我問。“好,給你講個故事。”慧茹説。

 

故事:倪校長培養我成長

倪校長是嚴師,嚴得近乎于苛刻。怎麼個嚴法?我那時是剛出校門的師範生,教的是語文。我每週有一節語文課是開放的,她都會請老教師來聽課,並請老教師把聽課的情況報告給她。我還是班主任,我寫的班主任手冊,她會親自看,看了之後必有批語,然後逼著你去反思。她寫的每段話,我一定要有交待,下周是一定要改進的。有時,我課上得不夠好,她會盯著你重新上一遍;倘若再上得不好的話,她會嚴厲批評。那時的我,掉眼淚是經常的事。

在“嚴”的背後,倪校長又細心又體貼。我沒有名正言順地拜過師,吃的是雜家飯,但倪校長為我遍訪名師,請來了校內外的老教師、老專家為我指導。每每老專家在為我輔導時,她會在邊上看。這種滿含溫情的眼神,會使你的內心感覺溫暖。倪校長在全校營造了一種對新教師成長很好的氛圍。這種歷練,對我的成長很有好處。

有一件事,我難以忘懷:大約在1984 年的時候,我第一次帶從三年級起到畢業的班級,前面帶班的老師,是一位富有經驗的市優秀教師。我第一次接她的班,家長不答應了。他們紛紛寫信給倪校長,説怎麼能把一個很好的班級,交給一位黃毛丫頭。倪校長把這封信壓了下來,不給我看。她非常懇切地勸説家長們:“你們能不能給小青年教師一點機會?能不能給小青年教師一點信心?”而在我面前,倪校長千叮嚀萬囑咐,“小魯呵,我把這個班級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努力,要竭盡全力,不能有絲毫差錯呀!”她的眼裏,含著期望,分明是慈母般的關愛。

三年後,我帶的班全新亮相。班上有80% 的學生考上市西中學,家長們也刮目相看。我非常感動的是,班上的每位學生都送給我他們親手做的小禮物。家長還為當年的“寫信告狀”道歉!這件事給予我的觸動,終身難忘。從此,我獲得了自信。之後帶的班,一屆比一屆好。

聽了慧茹的故事,我分享了她的快樂。 當問起宋校長,魯慧茹如是説:“宋校長與倪校長一樣,對己、對人都很嚴格,做事很嚴謹。看來,‘嚴’也是一師附小的傳家寶。”

 

虔誠地堅守學校的精神家園

“作為一名校長,應以憂慮之心仰望天空、守衛土地。我們守的是人類安身立命的生命之土,望的是人類超凡脫俗的精神之天。”

慧茹又去接了兩個電話。乘此機會,我環視了她的辦公室:在不大的房間內,所有的擺設都很簡單,唯有兩個大書櫥擺了許多的書,顯得耀眼。她的辦公室,像她的人一樣,簡單、 質樸。 話題很自然地聊到了,魯慧茹是如何堅守學校文化的那一塊精神園地?如何把一師附小所積澱的優秀文化傳統與時俱進?

慧茹告訴我,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天空和土地日益被擁擠的高樓大廈所遮蔽,社會的嘈雜和人們的焦慮不斷地蔓延。此時此刻,作為一名校長,應以憂慮之心仰望天空、守衛土地。我們守的是人類安身立命的生命之土,望的是人類超凡脫俗的精神之天。

我問:“你把愉快教育的理念付諸實踐,找到了哪些載體?” 她爽朗地笑了,説:“我找到了三個載體,給你説説。” 載體之一:愉快的兒童德育。兒童德育,其本質是探索兒童的成長規律。具體操作時, 把握了兩條,一是教育兒童,最好讓他們在實踐中感悟體驗; 二是教師的操作能夠落到實處。作為一所學校,德育最重要的是在學生心靈中,植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它是每個人據此行動的基本原則、理想、標準和生活態度。我們圍繞“文明”“愛國”“敬業”“誠信”“友善”五個主題詞展開。根據小學生的年齡特點,選取了孩子們喜聞樂見的五個實物一一對應,比如:紅星,對應“愛國愛校”; 春風,對應“禮貌有序”;蜜蜂,對應“勤奮刻苦”;水晶,對應 “誠實守信”;大雁,對應“團隊互助”。從一年級到五年級,圍繞“核心價值”“培養目標”“實踐載體”,週而复始,迴圈往復。具體操作的時候,我們是按照三個模組展開的。

第一模組,明理。比如,一年級“讀童謠”,二年級“知禮儀”,三年級“頌經典”等等。以一年級“讀童謠”為例,我們制定了十大基本禮儀,比如晨間禮儀、學習禮儀、交往禮儀、用餐禮儀??我們通過“讀、吟、背、做、議”,讓一年級剛入學的孩子,能知曉這10 個基本禮儀。這10 個基本禮儀,就是培養孩子的愛心、自尊和自信,它是每個孩子道德成長的起點。倪校長是非常強調情感教育的,唯有打開學生的“情感閥門”,教育才能做到曉之以理,導之以行,內化於心,外顯于行。

第二模組,實踐載體。我們每個年級,都確定一個主題,比如:一年級“我入學、我快樂”;二年級“我入隊,我光榮”; 三年級“我十歲,我自信”;四年級“我陽剛,我聰慧”;五年級“我畢業,我感恩”。每個年級圍繞主題體驗4+1 的實踐, 比如一年級除了讀童謠還要認識老師,和同學交朋友,學會勤舉手大聲説,認真讀。 以四年級“陽剛男孩”為例。這一時期,男孩和女孩都已經有朦朧的性別意識,學校會提出:男孩要有陽光男孩的“稱號”!嘩??全體男生都同意要。實踐要求是:能學會呼叫隊列;能主題演講;策劃小隊活動;要有一次服務,比如為老師、為班級女孩、為家中弟妹等服務。這其中,最難的是隊列行走和兩分鐘演講。四年級學生練得很刻苦,最後都拿到陽光男孩稱號。 我們提倡“陽光男孩”和“聰慧女孩”,本質上是培養孩子 的行為規範和良好的習慣。當然,在小隊活動中展示才藝,在交流分享中提煉個性,也是我們的初衷之一。

第三模組,交流分享。能懂得交流分享,合作共贏,也是學校的育人目標。以五年級“我畢業、我感恩”為例,學校要求五年級學生:參加少年軍校二日營活動,能自理生活;能參加社會的公益活動;能設計一個感恩行動(比如栽樹活動),為母校留下紀念;學做小議員,參與學校管理,為母校發展提個好建議等。 我們很清楚,通過這三個模組的設計,在小學階段是培養小學生形成與道德相關的基礎性心理特徵和行為習慣。這些心理特徵和行為習慣儘管不是道德的全部,但卻是道德的種子。這顆種子,到了中學生畢業之際,就能形成完整的道德品質的基礎。

此時,我突然跳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慧茹,一師附小的德育很有特點,你能對附小學生的特點做個概括嗎?” 也許,這個話題慧茹也感興趣,她的聲音突然提高了許多,説:“一師附小學生的特點,是陽光自信、活潑開朗、富有靈氣、個性鮮明。這個看法,不僅僅我校教師有共識,無獨有偶,賈志敏老師也有同感。上海每兩年舉辦一次全國小學語文教學比賽上海賽區的選拔活動,每屆比賽,一定放在一師附小; 每次各區進入決賽的30 多位教師,一定都是在一師附小借班上課的。可以説,這樣的教學比賽,本質上是一師附小的大多數班級的一次精神面貌彙報。作為總評委之一的賈志敏,每次比賽結束後,都會興奮地對我説:‘魯校長,你的學生陽光、自信,他們的思維很活躍,他們很會表達,而這種表達能力,絕非一天兩天練成。’”

載體之二:愉快的學校校本課程 上海“二期課改”之後,小學也有了20% 的自主時間可以開展學校校本課程。我們開設校本課程的基本思想,是從倪校長那兒承繼下來。那就是:要給孩子學得寬泛一點,學有拓展;要讓他們有興趣地體驗,學有收穫;要讓他們學會選擇,全身心投入;而學習方式,要體現自主、自由、自信。 這樣,我在2008 年列了一個市級課題“讓選擇成就學習的快樂——拓展型課程可持續發展的實踐研究”。

我的責任是,堅持愉快教育,根據時代的特點,有所拓展,有所創新,有所前 進。 我們的具體做法是:首先,學校提出了“3、4、5”自主課程創新思想。 什麼是“3”?它是諧音,“三節課是我的”,“三節課由我做主”(這三節課安排在週二下午,其中,一節是團隊課,兩節為自主選擇課)。什麼是“4”?它代表愉快教育的四個要素:熱愛、美好、興趣、創意。什麼是“5”?它代表愉快教育的培養目標:美好的心靈;聰明的才幹;健康的體魄;活潑的個性。怎麼體現呢?那就是“五個學會”和“五種能力”。“五個學會”是:學會主動求知;學會關心助人;學會自覺健身;學會合作交往;學會擔當責任。“五種能力”即:能上網學習;能雙語交流;能動手製作;能歌舞弈棋;能游泳打球。然後,根據學生的特點和學習需求,我們集聚了校內外的優質資源。學校開發了科技、藝術、健身、人文、生活五大板塊,約60 多門自由選擇的拓展課程。

在具體操作時,我們在做法上有哪些創造呢? 第一,我們採取了“走班”上課的形式。每週二下午,場所是固定的,學生是走動的,而且學生是在非常期盼的心態下流動的。這個“走班”背後,我們有這些思考:一是這個走班, 學生不光是跟老師學,還包括跟夥伴、跟同齡人學,跟高一級的學生學,跟不同學段的夥伴學;二是這種跨年級的不同夥伴之間的相互學習、相互借鑒、相互影響,會培植學生更多的興趣、愛好,會促進全校學生,産生非常良好的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 第二,學生有“功能表”可選擇,不限于一次。 學校開的“功能表”很多,有汽車俱樂部、茶藝、圍棋、農藝園、小廚房??從某種意義上説,它們是課程,也是一種生活體驗,更是一種好奇心的滿足。

我們開“功能表”的目的,是讓學生了解自己的興趣所在,哪些興趣可以持續發展,讓他們將來到了中學,能知曉自己的興趣在哪兒,特長在哪兒。小學生的這個“揚長”,對他們的終身發展,極有好處。 小孩子的興趣,又是在發展變化中的,也必須是慢慢培養的。我們允許“改行”,允許有兩次選擇。當然,有個別學生的兩次選擇,我們也會開出升級提高班。 愉快的校本課程學習,在我看來,意圖達到兩種境界: 其一,讓學生體驗到一種主動的、有選擇、能滿足自己個性的美好享受過程。其二,體驗到“我選擇,我負責”的態度。既然選擇了,就不能輕言放棄;既然選擇了,就要讓學生記住,當初自己興趣産生的地點和場所在那兒。

載體之三:愉快的“學習設計” 我一路走來,體會到以往的教學比較注重學習形式、氛圍、情景等等。最近這些年來,一師附小與愉快教育研究所一起合作研究“學習設計”。它是愉快教育的深化與完善,也是方法上的重大突破,它更多地在學習者的主動性上下工夫,讓學生在豐富多彩的學習經歷中,獲得高層次的愉快體驗。“學習設計”最核心的思想,它從原先課堂的“教學設計”轉向“學習設計”。把學生的學放在首位, 教師的職責是幫助學生學,以學定教。這一字之差,就從“學生的被動發展”轉向了“學生的主動發展”。

我們這個項目,2014 年榮獲首屆全國基礎教育改革一等獎,非常不容易。我們在調動學生的學習主動性上,一直在思考:學生在課堂裏能改變多少?我們想到了非常關鍵的兩條:其一,如何讓學生“動”起來? 我們採用了“學習任務單”幫助學生學習。什麼是“學習任務單”? 它是一種載體,也是課堂學習活動的小方案。它改變了以往課堂 教學中教師牽著學生一步一步走的狀況,它下放了課堂教學的重心,它把教師的“教”轉化為任務單上的導語運用、線索提供、溫馨 提示、學習小竅門傳遞等。學生在課堂上的“聽、説、讀、寫、算、 評、議”,或獨立進行,或小組合作學習,人人都動起來。

舉個例子,老師們為了讓學生認識三千米,運算14 元的計程車起步價,設計了一個任務:“從學校到上海市展覽中心, 大約是三公里。你能否帶領來互訪的外省市夥伴,去展覽中心看畫展?交通費用不能超過打的起步價14 元。”學生會自學,也會討論學習。這三公里,有幾條線好路走?比較一下哪條線路最合算、最科學?倘若碰到紅燈太多,人流擁擠,堵車了又怎麼辦???學生們自己學習計算,小組討論比較,遴選最佳方案,還有的學生做回家作業,乾脆與父親一道,實地走一次。

這樣的一張任務單,背後的本質是學生和老師的角色發生變化;學生的學習方式發生變化,有自學,有討論學,有實地考察等等。最為關鍵的是,這種學習是校內校外的結合,學科知識與學生生活的結合,學生整個地發動起來了,自主、自由地進入了學習過程,減少了當聽眾和陪客的角色。

其二,如何讓學生的學習“活”起來?我們採用了“學習反饋表”的方法幫助學生學習。換句話説,每個學生在單元整體學習之後,都會拿到“單元學習自我回顧”(又稱“學習反饋表”)。第一步,先讓學生評一評。你對單元學習總體感覺如何?你覺得滿意的地方在哪兒?你覺得需要改進的地方在哪兒?第二步,請學生查一查。即檢查自己在單元練習中,出現錯誤的原因有哪些?第三步,讓學生想一想,問一問。你覺得自己可以努力的方向是什麼?你希望老師給你提供哪些學習內容、學習資源?

有了這種“學習反饋”,教師的教學更有針對性,教師對教學的重點和難點,能了然于胸。尤其是輔導“學習困難生”和 “資優生”,可以有的放矢。對所有學生的學習現狀、存在問題以及各種需求,教師都能做到心中有數,從而因材施教。 學校開展“學習設計”,使學生的學習體驗得到強化,並成為一種內在的行為動力,學生有強烈的成長熱情和積極正能量。

學生至少出現了“三個變化”:變化之一,課堂學習氛圍更為濃厚,整個課堂,變得更有生命活力:由表面的活潑熱鬧走向真實生動的習得;由被動的發言回答走向主動的討論交流;由統一的命題學習走向多樣的分層遞進。 變化之二,教師的專業提升更為顯現。教師能做更多的學情分析:已知的可以省略,能知的加以引導,難以認知的重點討論講解。教師的教,更有指導性和策略性。變化之三,學生的主動學習更為充分。在這樣的課堂裏,學生的學習經歷好比是既“好吃”又有“營養”的大餐,學生的學習經歷是一次知識的發現和探索的愉快旅程。

 

來自方方面面對魯慧茹的評價

魯慧茹在一師附小擔任校長16 年,把學校打造成為有優秀的文化傳統,有優雅 的校園環境,有優質的辦學品牌,深受老百姓高度認同的學校。然而,她依然平易近人、質樸謙和、優雅端莊。

坦率地説,早在採訪魯慧茹之前,我對她是多少有些了解的。她用愛心和激情,在一師附小的校園裏,辛勤耕耘了將近40 個春秋。 我知道,她是一位很有特色的語文教師。許多年來,她博採眾長,厚積薄發。很早就有人評價她的教學風格是: “趣”“美”“活”“新”“知情並茂”。她曾在上海及外省市上過許多公開課,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她的錄影課,曾作為教師培訓教材在全國播放。 我知道,她很看重教育科研,並把它看成是學校發展的第一生産力。她追求“博學之、勤教之、深研之”的境界。學校的許多教改項目,她都用科研課題引路,她先後主持四項市級科研課題。在上海的小教界,像魯慧茹那樣重視科研, 並取得科研上的諸多成就的人,真的少之又少。

她在打造教師隊伍上也有一套,在校本研修上很有創意。她的觀點是:作為校長,就要引領教師,把教學實踐作為研究的土壤,帶著研究的眼光從事教學,運用反思的方法改進教學。在慧茹看來,唯如此,教師每天的上課、下課,才 不至於單調與乏味。相反,才能從上課、下課中品嘗樂趣,體驗價值。魯慧茹對教師的培養,抓一個“培”字,重一個“育” 字。她有一整套的機制,如目標定位、錯層發展、循級提升、 評選激勵等等,還創設了“明路子,搭臺子,架梯子,壓擔子”等舉措。

一師附小近幾年的教師培育做到了“出人出書出經驗”。她做校長期間,培養了3 名特級教師、20 名中學高級教師、13 名區學科帶頭人,有5 位教師出版了專著,6 人次評為區拔尖人才、英才、菁英。

是的,慧茹在一師附小擔任校長16 年,把學校打造成為有優秀的文化傳統,有優雅的校園環境,有優質的辦學品牌,深受老百姓高度認同的學校。然而,她依然平易近人、質樸謙和、優雅端莊。她自謙地比喻:“我就像一棵小樹,這些年的成長,離不開各級黨組織的辛勤培育,也離不開附小這塊特殊土壤的肥沃養料。” 最近這些年來,我一直在研究新一代校長的思想、境界、修養和內涵,研究他們的特點。因此,我很想聽聽魯慧茹身邊的人,以及對她很熟悉的人,他們是怎麼評價她的?

循著這個思路,我又進行了深入的採訪。 宋珠鳳是魯慧茹的前任。她見證了魯慧茹1980年剛 來學校時的那份稚嫩,也看到了魯慧茹幾十年來發奮、鍥而不捨的進取和不斷追求。宋珠鳳説:“多少個節假日,小魯在學習中度過;多少個清晨與黃昏,她在為學生輔導引路;多少個深夜,她在伏案批改作業和備課。“喜悅人參含片” 已成了她必備的強心針,低血壓被她拋在了腦後。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智慧、心血一點一滴地融進了崇高的教育事業中,把理念、信念、文化知識,一點一滴地注進了學生的心田。”“在附小的這片沃土上,小魯播下了愛的種子,澆灌著奉獻的汗水,收穫的是榮譽、成功、喜悅??”

教師小Z 當過魯慧茹的徒弟,如今,她在靜安區的一所學校當校長。她用真情回憶師傅給予自己的關愛。講來很感人:“魯老師才思敏銳,侃侃而談。經常是這樣:一張書桌,兩本語文書,一位是資深的特級教師,一位是初出茅廬的青年教師,可以交談整整一個下午??那一幕是我永久的記憶,那是我們師徒情誼的開始,那是我感受語文教學的魅力、嘗試教學探索的開端??與魯老師在一起,我不再浮躁,不再怯懦,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推動著我,我能積極地應付一切困難。”

我在採訪一群年輕教師中,感受到了他們對校長髮自肺腑的心聲,以及最美好的禮讚。有的説:“她的課堂充滿詩意的空間,那娓娓動聽,行雲流水般的語言,像一條溪流,似一股春風,如一泓清泉,使學生忘卻習書學文的清苦和艱辛。 她本身就是一道風景,一處山水,一簇氣象,她就是值得我們尊敬、信賴的好校長。”有的説:“她讓我懂得,質樸也是一 種美麗:平凡中見偉岸,細微中顯典範。”

劉正言是靜安區一位資深教科研專家。擔任過愉快教育研究所第二任所長,他對魯慧茹很了解。在他看來,“倪谷音是一位思想家和設計師,她開創了愉快教育。魯慧茹的作用是什麼?她是倪谷音的助手、核心成員和最重要的參與者。最為可貴的是,魯慧茹堅守了愉快教育,幾十年如一日,非常不容易。”“魯慧茹做人很低調,儒雅,但又大度,柔中帶剛。她的人生經歷中,有過一次並校。當時的狀況是,二附小的教師佔了一半以上,一師附小的教師反而少。設想一下,兩所學校,理念不一樣,教師的行為習慣不一樣,要進行整合,確實是件很艱難的事。按正常人的邏輯,到領導面前辯解幾句,發點牢騷,很正常。但魯慧茹不願意這樣,她配合區教育局,不講一點條件,顯示了她的胸襟。她有包容之心。”

“我和魯慧茹在‘學習設計’這個項目上,都傾注了心血。特別是‘學習任務單’和‘學習反饋表’這兩種方法,我們把這兩種做法揉進了愉快教育。之後經市教研室推廣,已成為上海許多學校的共同經驗。” 現在上海也好,全國也好,有一百多所學校在向一師附小學習,用“星火燎原”打比方,恰如其分。即使這樣,魯慧茹依然在全國領先一步。大家對魯慧茹很尊敬,對她高度認同。

在上海16 個區教育局局長中,陳宇卿年紀算輕的,但資格蠻老。他對魯慧茹的評價是:“魯慧茹有深厚的學科功底。她堅守倪校長的愉快教育,始終聚焦于課程教學,把工夫用在凝聚全校教師對愉快教育的共識上。”“最近這些年, 她和區愉快教育研究所合作研究了“學習設計”。其核心詞是“先學後教”“為學而教”,課堂教學的思路從“重教”轉向“導學”,從教師的“預設”走向“生成”。這樣做的結果是:給了學生學習的主動權,讓他們有更多的學習活動時間和思維空間。魯慧茹的課堂教學改革,既看得見方向,又能腳踏實地;她不提花裏胡哨的東西,而是非常樸實的實踐。”

“魯慧茹難能可貴的是,她致力於學校文化建設。她從教師的挑選到培養,從建立教師隊伍的不同層次和梯隊,她善於創造學校文化氛圍。她不是通過行政的力量,而是依靠學校文化來推動。應該説,她有智慧,也很優秀。”

徐承博是陳宇卿的前任,是愉快教育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長。在他同時代的教育局長中,他富有思想、有人格魅力、 有號召力。他小我幾歲,彼此稔熟。我和他討論了一個問題,“自倪谷音、魯慧茹,一直追溯到段力佩、陳鶴琴,都是改 革的弄潮兒。可以説,靜安區是出教育家的地方。對此,你有哪些看法?”

徐承博侃侃而談:“其一,陳鶴琴、段力佩,包括倪谷音,都是杜威的‘學生’。他們都傳承杜威的‘兒童中心論’。當然,他們都結合時代的特點,參與學生發展為本 的實踐。段力佩在育才中學當了40 多年校長,他為什麼提 ‘茶館’而不提‘咖啡館’? 因為茶館是中國風格、中國元素,茶館的主人是民眾,是學生。段老鼓勵學生在學堂裏(像茶館一樣)‘七嘴八舌’,在‘七嘴八舌’中,教師有針對性地點 撥、解惑、啟發、引導。張人利後來提‘後茶館式教學’也是一以貫之地繼承、拓展、創新段力佩思想。倪谷音和魯慧茹也受段力佩影響,倪谷音和魯慧茹的區分是,倪谷音當初搞改革,比較側重於學生,而到了魯慧茹,她不僅研究學生,也研究教師。可以説,愉快教育不僅僅是一種理念,也不僅僅是一種思想,而是理念、思想和操作行為的一種有機結合。

其二,靜安區的這塊土壤,之所以不斷地出教育家,就是這兒的校長也好,教師也好,都喜歡概括自己的研究,把理論與實踐結合起來,把學校實際和時代特點結合起來,勇於改革,善於創新。特別在核心價值觀的入心、入耳、入腦方面, 靜安區先走了一步。”

那天採訪魯慧茹,中午在學校吃了飯。爾後,魯校長陪著我,參觀了國旗彩色長廊、禮儀童謠墻,又來到學校大廳的博古架。一路上,不同年齡的孩子們,不停地叫著“校長好”“老師好”,孩子們的問好聲,使我的心態年輕起來。

此時,魯慧茹忙不迭地應答著孩子們。她的臉上,綻放著花朵一樣的淡淡紅暈,眼裏,透出了難以掩飾的幸福神情。我側面看她,此時的她美極了。這是幾十年如一日擁有眾多孩子的母親才有的那種幸福神情。此時,我的思緒飛出去:魯慧茹幾十年如一日滿足於從容淡定、質樸無華的校園生活,她一如既往地看重並從事著愉快教育的事業,在此過程中,她感覺到了自己的生命意義與歷史責任的某種統一。她在精神上始終是充實的、豐滿的,她的不倦探索和不斷創新,是出於她的性格使然,更是一種精神情懷。對於一個滿足於過簡單生活的人,她的生命的疆域,是尤其的偉岸寬廣。

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