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張燁:“預見學習”課堂觀察筆記摘錄

時間:2018/1/17 20:45:40

來源:微信公眾號“預見學習”    作者:黃浦一中心小學 張燁    選稿:陳樂

WDCM上傳圖片

課堂的本質是什麼,很多教育者認同這樣一句話:課堂,學生生命成長的原野。很感慨,如今放眼望去,原野上基本已被“大棚”覆蓋,在無土栽培、精準滴灌等技術支援下,沒有思想的蔬菜們,整齊劃一地按標準和要求生長著。而給予每一株植物生命成長公平權的原野,根本無法跟上這種製造規模和節拍。縱然,嚴格控制加不斷剔除,確實能保障溫室作物産量高、收成好。可在教育的原野上,這種景象難道真的是我們想要看到的嗎?

我個人認為,教育發展的核心道路無外乎兩條——

一條是在不斷爆表的人類創造力支援下,教育技術創新的“飛天之路”,它帶來的無限學習資源和無限學習可能,引領學習者一步步通向未來。這群實踐探路者目前正在研究“以雲技術為支援”的課堂。

另一條則是不斷尋求人的自我突破,最大限度地激活人類自身潛能的“回歸之路”,通過建立腦科學、元認知與學習之間的聯繫,使每一位學習者享有更深度的學習權力、過程和成果,令學習者持續刷新自我。這群實踐探路者此刻正在研究“以學習為中心”的課堂。

這兩條路並不矛盾,最終目的都是實現人的成長與發展,只是突破點各不相同。參加市教委重點項目“學習基礎素養研究”,跟隨受項目委託的市教科院普教所專家團隊開展課堂教學觀察,這讓我和學校項目組的老師們開始了對第二條道路的深刻反思。受項目組之邀,將近期在課堂上觀察、研究、討論的感悟摘錄一二,以講故事的形式與同道者分享。

 

設計工具,讓思維支架伴隨深度學習

2017.12.11下午第一節課,我走進陶安琪老師的“品德與社會”課堂,她上的是四年級某單元末的拓展內容,課題叫做《爭當小導遊》。三年教齡的小陶老師最近正在著重研究“學習工具”,她為此課設計了一個情境任務:給即將來校交流的英國老師設計一條“黃浦一日遊”路線,並精心給學生提供了學習工具:字典、黃浦區地圖、標簽紙,以及一份較完整的“一大會址”文字資訊。

WDCM上傳圖片

基於前期對整個單元學習內容的掌握,更基於對此項具有挑戰性的情境任務的濃烈興趣,學生們全身心投入思考,小有分歧地盡力合作。小組交流分享時,有主導發佈,有小組成員補充,有其他小組質疑,有對話、辯駁和接受,這些生成性的學習,似乎把課堂紀律搞得有些鬆散,但形散神不散,從學生眼神和肢體觀察到,沒有人思維游離,學習在每個人身上真實發生著。

WDCM上傳圖片

儘管如此,觀課的老師們仍然發現,這堂課上其實沒有一個組的路線設計方案是有公認説服力的。因為學生缺少真實的生活經驗,要看懂地圖標示,又須注意時間成本控制,還需懂得景點和交通的搭配與取捨等,種種問題,把他們搞亂了,最後誰也説服不了誰。

WDCM上傳圖片

課後討論中,大家覺得小陶老師的情境任務設計很有創意,但對於支援完成這項任務的的工具,思考得還不夠,於是紛紛給小陶老師支招,最主要的有兩條:

WDCM上傳圖片

1、為前置性學習設計一張個體思維工具表“黃浦區著名景點實用資訊整理表”,內含景點名稱、參觀用時、門票價格、開放時間和小貼士(推薦理由)等,讓學生每人找一到兩個景點,通過各自認為便捷的途徑,了解到資訊並簡要填完。這樣,學生的思維有了一套小小的支架組件,資訊篩選不再盲目,且線路設計時需要留意到的關鍵點也隱含在其中了。

2、為課堂上的小組學習環節設計一份合作設計記錄單,幫助學生完整呈現合作討論後形成的共有成果,有利於在全班發佈時一目了然。這個集思維、記錄和表達三重功能的工具,能幫助學生在腦海中形成一個較完整的學習支架,使資訊組接和整合更加清晰有序。

WDCM上傳圖片

一週後,小陶老師重新調整了學與教的設計,並再次上了這堂課,師生都有不小的成功獲得感。再次課後討論時,我問大家“你們認為在小陶老師這節追求素養生長的品社課上,用到了哪些學習工具,又起到了哪些作用呢”,老師們説了好多,但瑣碎、零散,不夠系統。後來,我梳理了這節課中小陶老師用到的這些工具,試著畫了如下這張表格,以便啟發自己和老師們交流時觸類旁通,感覺挺有用的。此表未涉及到支援學生課後延展學習的工具設計(作業)。

WDCM上傳圖片

 

設計情境(任務),把探知過程還給學生

2017.12.12上午第四節課,我走進了本學期在校實習、等待明年入職的謝莉娜老師的課堂,在師傅汪旭紅老師三個多月的傾心帶教下,小謝老師的課已經上得有模有樣,今天她執教四年級的數學課《圓的初步認識》。聽師傅汪老師介紹,這段時間,她們師徒二人一直在聚焦學與教中“學習情境(任務)”的設計研究。

WDCM上傳圖片

小謝老師佈置的前置作業是“在生活中尋找到圓,嘗試用自製的工具畫出圓,用手機自製視頻作業上傳于曉黑板APP上”。上課伊始,小謝老師即播放事先甄選好的視頻,將課外的生活情境直接接入課堂。

WDCM上傳圖片

接著提供給每個小組一大盤材料,現場任務是:自主嘗試用各種材料畫圓,方法越多越好。那時那刻,學習情境即刻從教室變身為“DIY數學魔法實驗室”。小謝老師足足給了十分鐘時間,待每個人都充分自主探究之後,小組裏交流匯總。隨後再從第一到第六組,無一漏網地讓各組上講臺在實物投影儀上分享,規則是“不重復”。

WDCM上傳圖片

看到此處,突然想起去年暑假在二樓自然課程空間改造時,學校已經用360度高清攝像頭取代了傳統的實物投影儀,不用上下走動,每個學生坐在座位上便可通過視頻傳輸,即刻與全班分享自己的想法和操作。用最有效的技術支援最有意義的學習,咱理念和創意都一點不落後啊!假使這節課在那裏上應該更讚。扯遠了,回神!

WDCM上傳圖片

全班分享過程中,小謝老師能耐心傾聽每個同學的想法,將他們個性化的畫圓方法一一羅列在黑板上,並智慧地排除“描”這一與圓的基本性質無關的畫法,從剩餘的其他方法中,讓學生自己感悟、自主提煉出“一個固定點”(圓心)、“一條固定距離”(半徑)、“旋轉一週”等共性,即圓的基本性質。最後還不忘提醒學生看書上的規範表達。

WDCM上傳圖片

動用了“手眼身法步”,在“心腦嘴”合力完成了所有探究任務後,學生因知識內化成經驗而帶來的成功感滿滿寫在臉上。這時,小謝老師悠悠地問道“剛才有幾位同學嘗試過用橡皮筋了,説説感想怎樣”,好些學生説“試過,沒法用,橡皮筋的彈性讓我無法固定長度啊!”再次讓學生動手驗證、鞏固新知後,小謝老師這才使出她富有青春朝氣的特色評價“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哇!感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WDCM上傳圖片

整堂課的情境(任務)設計,把平時調皮的某同學立刻迷成小學霸,把平時慢一拍的某同學急得幾次找坐在他身邊觀察的我表達自己獨特的想法,後排靠窗一組的小迷妹們聽完同學精彩的自主分享後,更是不由自主發自內心地大聲喝彩。

 

設計規則,使學習約定促進課堂交互

2017.12的第三周,我總共走進了六位老師的課堂邊觀察邊學習,和他們深度交談了六次,欣喜地看到白紙一張的青年教師,和從傳統的高控課堂裏被拉來的、自己走來的經驗豐富的老教師們“一對一”組合,協同發展,還常雙雙“開挂”,內心小激動啊!

如今,他們正在一起設計學習規則,力圖讓更有效的學習約定,潛移默化地改變課堂文化。六節課裏都或多或少地呈現了這樣一些學習規則,這些都是“學習基礎素養”項目視角下,具有學習共同體特質的課堂文化約定哦。稍稍羅列一下:

1.從學習較困難的學生啟動教學

2.課堂低控,氣氛柔軟,教師退為“隱形”的學習設計者

3.裁剪學習素材,減少流程環節,把每一環節內學習與互動的容量做大

4.設計有挑戰性的情境任務,生成問題,使學生在思維互補中習得認知突破

5.在協同學習的過程中,不過早對“對與錯”或“完整與否”作引導性的價值判斷

6.鼓勵學生學會傾聽,目光注視,思維與情感積極與表達者産生聯結

7.減少全班齊讀,以個體朗讀帶動學生與文本産生對話

8.思維路徑的表達,可多借助工具,注重其邏輯性和可視化

9.同桌兩兩對話或四人小組學習,須建立在個體充分思考的基礎上

10.積極融入小組合作學習,小組發表時,謙讓、有序、互補

11.學有餘力時,樂於分享,幫助周圍有困難的學習夥伴

12.學習設計之初,便將學習通用能力的培養融于學科知識技能的學習中,一兩個課時難以做到時,通過單元統整去落實

……

老師和學生創生的課堂約定好多,直接堆砌看上去難免覺得邏輯有點亂,但每一條都是反覆探索後的生動存在。近期通過學習、觀察和跨學科的交流,老師對學習規則如何促進課堂“交互”,已經比一開始“眉毛鬍子一把抓”系統多了。

我也試著把老師們的想法簡單歸歸類:通用學習規則最宏觀,包括傾聽、分享、互助等,例如上面第6、9、10、11條,從一年級起始就可以在各學科課堂中將之逐步培育成文化;學科學習規則較中觀,例如上面的第7、8條;指向具體任務的操作規則最微觀,細化到流程和步驟,上面沒有提到。其實,這其中好些屬於老師自己對自己訂立的教學規則,例如第1、2、3、4、5、12條。總之,還沒想清楚、架構好,就容我們再探吧。

WDCM上傳圖片

倪華老師執教的數學課《三角形面積計算》

WDCM上傳圖片

茅宇凱老師執教的閱讀課《夏洛的網》

WDCM上傳圖片

王華老師執教的數學課《週期問題》

WDCM上傳圖片

邵潛老師執教的語文課《只有一個地球》

聽完六節課,我們在吾同書局裏開了個小小的總結會,大家又進一步達成了共識:

無論是情境、工具還是規則,都是支援學生在課堂上實現“高品質學習”的拐杖,初期探索時拐杖有形,內化理解後拐杖無痕。不能誤將拐杖認作研究的終極目標,更不能捨棄“學科知識能力的落實和遷移”這副軀幹而只要拐杖,那樣教學就會走向空無。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讓學生學會學習,擁有學習的基礎素養,激發他們自身潛在的創新動力和創造活力。

WDCM上傳圖片

研究如何設計好拐杖,是為了更好地促進學生的身心能真正地“發生學習”,完全沉浸在探知與建構的狀態中,而不是配合老師演繹教案流程,或者以時而介入時而游離的狀態獲得個一知半解,再或者身杵在教室的人群中而靈魂飛升天外。

這雖只是個理想願景,但必須是奮鬥目標,為無限靠近它而努力,就是有責任感的教師自帶的優質屬性。為課堂,從高效快速催生、滴灌標準養料的大棚,回歸成為學生可以自由呼吸、適性成長的原野,我們真誠攜手!

 

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樓麗莎(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預見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