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建首頁 > 紅色之聲

公務員下班後送外賣、開滴滴,是否違紀?

2019年3月20日 21:30  來源:紅色之聲 選稿:朱燕亮

  近幾年,關於公務員兼職是否違紀的話題多次引起輿論熱議,也引發了網友對公務員待遇的討論。

  那麼,黨員幹部下班後送外賣、開專車、借款給他人收取正常利息、出租店面收取租金等行為究竟有沒有違紀?一起跟著小紅(ID:hszs1921)來看半月談公眾號最近刊登的這篇文章↓

  公務員下班送外賣是否違紀?紀委官方回應了

  近日,一名自稱屬於揚州市寶應縣的網友“樂樂”在揚州市人民政府網站“寄語市長”頻道留言:

  你好,由於生活壓力較大,諮詢下公務員利用週末時間送外賣是否違紀?

  相關截圖熱傳,引起網友對公務員待遇的討論。

  △揚州市人民政府網站截圖

  1月16日14時許,寶應縣紀委在揚州市人民政府網站“寄語市長”頻道回復稱:公務員如因生活困難,利用週末時間送外賣,原則上不構成違反黨的紀律,但作為公務人員應當向組織上報告相關情況,並不得影響本職工作的開展。同時,對於確實困難的公務人員家庭,相關黨組織和所屬單位應給予關心慰問。

  開專車的副鎮長被紀委查了,網友卻感動了?

  2016年5月中旬,安徽歙縣王村鎮一名副鎮長因病導致生活遇困,在滴滴註冊成為車主。

  這則新聞很快引起輿論熱議。

  從法理上看,公務員兼職屬於違紀違規行為確實有法有規可依。《公務員法》第五十三條明確規定,公務員不得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不得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兼任職務。

  從“法紀”的角度來説,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對於此前出現的部分公職人員利用公務員身份在企業或營利性組織兼職(任職),擔任獨董、董事等行為,確實應該以剛性的法律法規來進行約束。

  但從情理的角度來看,如果利用業餘時間,不利用公務員身份通過從事合法勞動來增加收入的行為,是否違規違紀卻值得商榷。

  副鎮長開滴滴貼補家用被媒體曝光後,大多數網友不僅沒有譴責洪升,反而對其表示了同情、理解甚至聲援。

  實踐中,對何為構成違紀行為的“違規從事營利活動”,一直存在認識上的困惑。比如有觀點認為,黨員幹部只要是工資以外的收入,包括下班後送外賣、借款給他人收取正常利息、出租店面收取租金等均屬於違規從事或參與營利活動。

  釋 疑

  修訂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四十四條規定了公務員不能違規兼職、不能違規領取兼職報酬,第五十九條規定,公務員不得“違反有關規定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

  此處有兩點需要注意,一是2018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五十九條規定與200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五十三條規定相比,增加了限制性用語“不得違反有關規定”,與黨紀處分條例中關於黨員幹部不得違規從事營利活動的規定相一致,可有效避免實踐中人為加碼和擴大化現象,需認真領會。二是2017年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出臺了《關於支援和鼓勵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創新創業的指導意見》(人社部規〔2017〕4號),支援和鼓勵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到與本單位業務領域相近企業、科研機構、高校、社會組織等兼職,或者利用與本人從事專業相關的創業項目在職創辦企業;支援和鼓勵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離崗創新創業,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可以帶著科研項目和成果離崗創辦科技型企業或者到企業開展創新工作。據此,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按有關政策兼職、創業,不應被視為違規從事營利活動。

  在執紀中,應當將營利性質濃厚的商業行為與一般社會觀念認可的經濟行為作適度區分,不能簡單地認為只要黨員幹部實施經濟行為就是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如,公務員(《證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的證券交易所、證券公司和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的從業人員、證券監督管理機構的工作人員以及法律、行政法規禁止參與股票交易的其他人員除外)可以依照規定在證券市場上進行申購、買賣股票等有價證券,但是不準其參與上市企業的日常經營管理活動等;黨員幹部將其個人通過合法收入購買的門店長期出租給他人收取租金,在不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情況下,只能算作一種簡單的經濟行為。

  黨員幹部既是社會公共事務的管理者和服務者,也是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親歷者和參與者。紀檢監察機關在適用違規從事營利活動的兜底條款時,必須從黨內法規、法律法規立法本意上進行把握,即為了防止公職人員邊做“官”、邊經商,公私不分,利用職權或職務上的影響謀取私利,破壞社會公平。

  對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進行界定時必須保持謙抑性,其實施的行為應與《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九十四條第一款列舉的五種情形的危害性具有實質相當性,而不宜把一些日常經濟行為簡單等同於違規從事營利活動。

  對“違規從事營利活動”認定在客觀方面的概括性把握,至於黨規黨紀和法律法規等對相關主體(如事業單位人員、國有企業領導人員、離退休或辭去公職的人員等)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

  “收入低”曾被媒體評為是基層公務員的三大困境之一。現實中,陷入生活困難的基層公務員並不在少數。

  越來越多類似的新聞,也提示我們多關心一下基層公務員群體的生存狀態——他們的待遇是否合理?是否有特殊困難?去年,中辦印發的《關於進一步激勵廣大幹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意見》就提出,要給基層幹部,特別是工作在困難艱苦地區和戰鬥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幹部更多理解和支援,主動排憂解難,在政策、待遇等方面給予傾斜。

  頂層設計已有,各地還需儘快細化實施,讓基層公務員擁有真切的“獲得感”,能夠安心、安身、安業。畢竟,“送外賣”“開網約車”,都只是權宜之計。

  來源:半月談、人民網、共青團中央、中國紀檢監察報、解放日報

  編輯:董俊成

  審稿:程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