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建首頁 > 黨建要聞

紅旗映初心|呂其明:為人民寫一輩子的歌

2019年8月27日 13:38  來源:火紅的黨旗 選稿:朱燕亮

  原標題:《紅旗映初心》系列短視頻開播,一起來汲取宣傳系統身邊榜樣的“初心力量”

  編者按: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宣傳正面典型,宣傳黨員幹部身邊可信可學的先進人物。

  為配合宣傳系統“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開展,同時生動展示主題教育成果,經宣傳系統各直屬單位黨委(黨組)推薦,上海市宣傳系統主題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製作了《紅旗映初心》系列短視頻,宣傳一批在上海宣傳思想文化戰線上涌現的黨員幹部(集體)先進典型和身邊榜樣。

  他們中有的是功成名就依然執著追求的老藝術家,有的是甘守平凡、默默無聞的一線工作者,有的桃李滿天下,有的妙手著文章,有的活躍在熒幕前、舞臺上,有的獨守在書牘旁、臺幕後……雖然年齡不同,儘管崗位各異,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身份——共産黨員。堅守信仰、葆有情懷,敢於擔當、永遠奮鬥,是他們身上閃亮的精神品格。

  今日起,大旗將陸續推出這批好榜樣好先進,歡迎大家積極轉發!

  呂其明:為人民寫一輩子的歌

  呂其明,1930年5月生,父親呂惠生是一位革命烈士,在抗日戰爭的烽火中為國捐軀。呂其明十歲隨父參加新四軍,十五歲加入中國共産黨,創作了60多部電影、200多部(集)電視劇的音樂,還有10多部大中型交響樂作品。曾獲第六屆上海文學藝術終身成就獎、第八屆中國音樂金鐘獎終身成就獎、“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特別貢獻獎、當代中國電影音樂終身成就獎等榮譽。

  學而不已,癡情為人民創作

  解放前,呂其明有過9年在戰火中且歌且行的難忘經歷。從中,他學到了很多,其中有兩條最重要的思想:第一,文藝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第二,文藝工作者要深入生活,生活是創作的源泉。這兩條思想早已滲透進他血液,不斷生根發芽。

  解放後,呂其明從部隊轉業,分配到上海電影製片廠任小提琴演員。每當演奏別人的曲子時,他都夢想著有一天自己也能作曲。軍人出身的呂其明,有著戰勝一切的意志,他從那時開始苦下功夫。在不脫産的情況下,他堅持去上海音樂學院學習了5年作曲,系統地學完了作曲係本科的全部專業課程。除工作之外,他四處拜師學藝,幾乎把時間和精力都放在鑽研音樂理論和中外音樂作品上。

  在創作方面,他的態度極其嚴肅認真。在為電影《鐵道遊擊隊》寫插曲時,有人提議配樂應該學蘇聯影片用西洋樂器。一向溫和的呂其明嚴肅地指出:“我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看過很多遊擊隊員,他們身穿便衣,頭扎白毛巾,是普通百姓。因此,絕不能把那種洋腔洋調強加在這些人身上,依我看,要讓他們彈土琵琶,才合情合理。”大家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一致贊成。不僅如此,在創作中呂其明還始終堅持“下生活”。有一年,當接到為紀錄片《大慶戰歌》的配樂任務後,他二話沒説買了火車票,就踏上了東北的土地,來到了冰天雪地的大慶,與石油工人們同吃同住,冒著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體驗生活。為給紀錄片《鞍鋼在建設中》配樂,他又在鞍鋼生活了近兩個月,在廠房裏體驗生活,訪問勞模。

  初心不改,矢志不渝無私奉獻

  呂其明時刻牢記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産黨員,第一職責是為黨工作。多年前,南京雨花臺烈士紀念館的領導來上海,請他為雨花臺烈士紀念館譜曲,他毫不猶豫接受了“任務”。但他與館方約法三章:一不取報酬,二不住高級賓館,三不見媒體不作宣傳,以一個普通黨員和文藝工作者的身份,前往紀念館瞻仰學習,尋找創作靈感。回到上海,他每天伏案十幾個小時,歷時半年,寫下了長達60分鐘,分為15個樂章的管弦樂組曲《雨花祭》。“我是烈士的後代,理應承擔這份工作。”呂其明這樣説道。在他的感染下,錄音工作結束後,上海交響樂團的同志們也將應得的4萬元全部捐贈給了雨花臺烈士陵園。之後,他又義不容辭地創作了《龍華祭》,獻給為解放上海而犧牲的烈士們。這麼多年來,他的代表作《紅旗頌》在許多重要場合被無數次地演奏,有人便建議他收取版權費。呂其明經常笑著回答:“我是新四軍小戰士出身,是共産黨把我養大的,就好比爹娘要用我的東西,我會管他們要錢嗎?”身為《紅旗頌》的作者,他也從未主動參加過任何爭金奪銀的評獎。

  離而不休,筆耕不輟持之奮鬥

  離休後的呂其明,行程萬里,跑遍祖國的大江南北,義務為海陸空部隊寫了近30首軍旅歌曲。2007年前後,年逾古稀的呂其明決定寫一部新的交響組曲——《使命》,在音樂舞臺上謳歌黨的偉大歷史征程。為此,他大量閱讀和觀看了黨的歷史資料和珍貴影像。有段時間,他的腰椎動了手術,住進了醫院。但他依然筆耕不輟,在醫院的病床上繼續創作。經過四年的日日夜夜,作品從大框架到細枝末節終於醞釀成熟。此時正值十八大即將召開,呂其明也到了耄耋之年,感到越來越力不從心,但卻始終沒有放棄。他邀請作曲家陳新光合作,加班加點全力以赴,用29天的奮力拼搏,完成了該作品的初稿,並在十八大召開之際,在上海文化廣場隆重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和人民、書寫偉大時代是呂其明終身的崇高大業和神聖使命。

  值得一提的是,呂其明始終覺得1965年自己在創作《紅旗頌》的時候,“功力”尚潛,沒有達到“一錘定音”的級別。故而,一直以來他都在反覆推敲、循序漸進地修訂這部作品,使之更臻完美。就這樣,他足足改了半個多世紀,從當年的青年才俊變成了如今的“鮐背”老人,終於在2019年定稿,成為他獻給偉大祖國七十華誕的賀禮。如今,已經90歲高齡的呂其明每天依然會待在書房裏。用他自己的話説:“我要爭分奪秒地再為大家留下一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