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青浦支援湖北醫療隊來信:去需要去的地方,做該做的事

青浦支援湖北醫療隊來信:去需要去的地方,做該做的事

2020/2/14 10:23:48 來源:綠色青浦 選稿:張力韻

  王菊莉護士長來信

  2020年2月11日(駐鄂第18天)星期二 武漢 小雨

  今天是來到武漢第一天“整休”,原想稍微放空一下自己,做個調整,卻因下午病區緊急加床,又輾轉去醫院幫忙了。

  早上,我站在宿舍窗邊,第一次正式跟武漢打個招呼。你好,武漢,你好,金銀潭!這是我第一次踏上這座城市,俯瞰住所周邊的環境,工地上無人走動,地鐵關門,路上行車寥寥無幾,沒有嘈雜、沒有喧嘩,一切都那麼平靜,唯一不平靜的是內心。

  耳邊還縈繞著領導、親人、朋友的叮嚀,腦海中還在閃現那一雙雙含淚送行的目光,心底又開始泛出一絲絲的想家。那時的我根本沒有時間讓我思慮太多,心裏只有一個聲音:“去吧,去需要去的地方,去吧,去做該做的事!”所以我走得如此自作主張,未與家人商量,我覺得這是本能反應!這是作為護士、作為醫護人員的職業本能,更是作為一名黨員的使命吧!

  從年三十晚上臨危受命出發,到武漢已經半個多月了。大年三十深夜飛往武漢,大年初一淩晨4點半入住酒店躺下,初一下午開會培訓到深夜,初二開始接管北二樓病房,與當地護士長匆匆交接了一下,便與29位姐妹兄弟留在了一個完全陌生又慌亂的戰場上。無論是地理、部門、人員、程式、物資等等,方方面面從零開始,而且只能用分鐘、小時來計算休息時間,因為只有早點上手,才能更好的開展抗疫戰爭,才能保護好我身邊的“戰友”,我不允許任何的損兵折將!

  我去過汶川抗震救災,經歷過SARS的一線戰鬥,所以很多姐姐妹妹們都無條件的信賴著我,我有壓力啊!於是讓自己忙起來,全部投入工作。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鬥中,我們面對的“敵人”出乎我們的想像,不是無謂地衝上去就能解決問題了,敵人的狡猾讓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醫療物資的全副武裝,同時更需要的是戰勝疫災的方法和良藥,還有就是我們強大到極限的內心!

  窗外下起了小雨,我們期待著全中國人民團結的力量,衝破烏雲,迎來明媚的陽光。




  工作中的王菊莉護士長

  脫下“戰袍”的你傷痕纍纍,疲憊不堪,但在我們眼裏,你依然如此美麗!


  王融融護士長來信

  2020年2月11日(駐鄂第15天)星期二 武漢 小雨

  孤獨是在這個特殊時期裏保護自己的最好辦法。

  昨天把頭髮剪短了,挑戰自己人生中最短,忍不住發了朋友圈(求安慰),並附上了和室友進醫院之前一起拍的合照。發了沒幾分鐘,接到了我們急診科湯主任的一頓轟炸:咋説你就不聽?一定要湊得那麼近才顯得親近嗎?人防人懂不懂啊?保證自己健康不是為我,是為你和你孩子,懂不懂啊?!!!

  

  隔屏都能感受到主任的著急。嗯,我懂。對,我忘形了,在這裡度過了第一個14天,開始暗自竊喜,開始耐不住寂寞了。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在這場戰役中勝出!

  我已經能夠熟練地穿脫防護服,熟練地進行各種防護,不需要再一遍遍問身邊老師“你們的口罩會漏氣嗎?”“老師,你看我口罩戴好了嘛?”14天的連軸轉已經把我磨練得不再是一個新手了。同樣的,我可以做的工作也更多了,於是工作量也更大了。每每從病房出來的時候,最裏面的衣服都濕得透透的。

  今天,武漢小雨。一打開窗簾,就是陰沉和濕潤的氣息。手機裏還是像平常一樣,100多個消息——大學時代的班長鞠瑩説,她們醫院也已經集合大部隊,打算殺過來了;陳時愷幫著給兒子錄了一段視頻:“媽媽加油,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哈,又是哪學來的詩,瞎用,其實媽媽可想回來看你了;錢萍姐姐説,寄了一雙輕便的運動鞋給我,方便上下班穿,前臺已簽收,可以去拿了;徐老師説,科室裏的工作全都安排好了,你不用過問和操心了;領隊在群裏説,來8005門口拿東西,又有好心人捐贈牛奶了……

  每天都是各種感動,對,孤獨是在這特殊時期裏保護自己的最好辦法,但是,我並不孤獨。

  上班前看到金銀潭醫院裏的梅花開了,一樹的含苞待放,我想起了梅園的梅花,這幾年,每年都會去一次。其實看遍這麼多種梅花,包括《甄嬛傳》裏玄清栽在別院的珍貴的綠梅,最欣賞的還是鄉下路上最常見的臘梅。黃色的小花開在灰禿禿的枝頭,不起眼,但是花香清冽、持久、高遠。我願意就做這一小朵臘梅花,不用大家看到我,只希望能在這個遭受重創,腥風血雨的季節,為武漢人民帶來一點點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