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我的家園我守護 黃浦老城廂織起疫情防控“安全網”

我的家園我守護 黃浦老城廂織起疫情防控“安全網”

2020/2/10 8:42:10 來源:東方網 作者:黃麗春 選稿:蔣昕婕

  東方網記者黃麗春2月9日報道:疫情當前,居家閉門成了居民保護自己、保護家園的最好方式。但在市中心黃浦區,一些老式里弄大都四通八達,該如何實行封閉式管理呢?常言道“人民群眾的智慧是無窮的”,不打折扣、不留死角、不漏一人,這裡一樣織起了疫情防控的“安全網”。

  給弄堂“加扇門”

  老西門街道也是園居民區內絕大多數都是老舊小區,小巷小弄四通八達,大部分居民都是外來務工人員。小巷小弄本來就沒有門,怎麼把守?如果封閉小巷小弄,造成居民出行不便怎麼辦?

  “沒有門,就裝道門!”東家抬出了不要的門板、西家搬出來閒置的櫃子,從居民家借來推板車,一起擋住弄堂口。

  老城廂的考驗遠遠不止這些。返程高峰到來,老城廂人口密集、人員流動頻繁,如何快速有效地鎖定重點人員?居民攜手組團來“看家”。“沒有門,就裝道門!”東家抬出了不要的門板、西家搬出來閒置的櫃子,從居民家借來推板車,一起擋住弄堂口。

  “汪書記,弄堂口發現一輛‘鄂’牌車子,快來!”2月3日,正忙著預約登記口罩事宜的文廟居民區書記汪嘉梁接到了社區居民的來電。汪嘉梁立即帶著社區工作人員趕到現場並聯繫車主王先生。原來,王先生雖是湖北人但近年來都在上海工作生活,車子近期也未離開過上海,更沒有出入過重點地區。得知是虛驚一場,眾人長舒一口氣。其實,每個居委都能接到居民群眾類似的“監督”電話。

  手繪地圖來幫忙

  打浦橋街道建一居民區是一個二級以下舊裏小區,弄堂四通八達,出入口多達15個,全覆蓋管控的難題擺在了社區幹部面前。大家都在動腦筋想,但還是理不清頭緒。“我們把弄堂畫下來吧,這樣看著清楚一點。”居民區書記徐施寅提議道。

  於是憑著平時走街串巷的經驗,憑著弄堂印象,在全體社工的配合下,一張手繪弄堂“分佈圖”出爐了。清楚地標注了所有出入口、弄堂之間的通道、大概門牌號。有圖為鑒,弄堂管控方案一會兒就出來了,哪幾條弄堂是通的,可以減少出入口的;哪幾條是死衚同,入口不能封閉的;哪兒入口是有保安的,哪個入口是要加派人手的全部一一確定,把管控範圍縮到最小。

  緊鄰田子坊、日月光商圈的肇東居民區,房屋、商鋪出租情況普遍,外來人員回滬排摸工作量巨大。居委社工巧用心思,在目前空關或者未營業的房屋、商鋪門腳用處,用膠帶貼好,作為標記。一旦有人進門,門口膠帶即會掉落,社工每日在走街串巷中可及時發現,避免反覆敲門,重復勞動,方便第一時間掌握回滬人員動態。

  嚴禁民宿日租短租

  瑞金二路街道地處市中心,轄區內醫院、學校、歷史保護建築、文化設施密布,亦有不少民宿。隨著疫情爆發,民宿也成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安全隱患之一。

  自大年初二起,各居委社工及外口隊員逐一對轄區內民宿進行排摸,通過電話、短信、微信、到府等方式聯繫房東,積極做好宣傳引導工作,規勸其自通知之日起將民宿從租賃網站上下架。

  同時,通過實地走訪各轄區民宿,對仍在租借的客人,一邊核實、登記租客的資訊,一邊規勸其前往正規旅館酒店居住或改簽中長期租賃合同。對排摸核實需隔離觀察人員立即按相關要求進行隔離處置。

  針對部分房東、租客不聽規勸的情況,街道平安辦會同派出所、市場監管所等多部門聯合到府,清退租客,並張貼封條,確保民宿經營行為即刻停止。

  下一步,街道將進一步擴大宣傳範圍,加大巡查巡視力度和打擊力度。同時加強與物業部門聯動,切實做好來滬人員資訊登記。在疫情防控期間,嚴禁任何違規日租及短租行為。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