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韓寒相中的這家影院 在閔行人記憶中“乘風破浪”

韓寒相中的這家影院 在閔行人記憶中“乘風破浪”

2019/12/10 9:50:48 來源:今日閔行 選稿:丁怡雋

  韓寒的電影《乘風破浪》有這樣一個一閃而過的鏡頭:徐太浪穿著花襯衣,騎著摩托車去電影院看周潤發的電影,鏡頭晃過電影院的招牌——顓橋電影院!這一幕,想必激起了很多閔行人洶湧如潮的記憶,也讓我們的鄉念在這一瞬間被點燃沸騰。

  顓橋電影院,承載了幾代人的記憶,是很多人兒時的“玩伴”和最愛白相的地方。今天,柯夢雲將為我們帶來影院獨家記憶——小辰光最喜歡白相的地方,是否會引起你的共鳴?

  顓橋老街上有條顓建路。

  顓建路是條很老的路,如今車流密集,兩旁各類小商鋪鱗次櫛比。

  因南大街北大街橫亙其中,使周邊環境更顯得喧鬧而淩亂。

  這條很老的路上有個很老的電影院——顓橋電影院。門口栽有兩棵巨大的香樟樹,其樹冠已遠遠超出影院的建築高度。

  老電影院已經關門歇業5年了。2014年3月,顓橋鎮在顓興路都市路路口新建了文化中心,內設功能更全、設施更好的影劇場。於是,也就可以這麼説,如今的顓橋電影院就是一座人去樓空的老建築。每天,它注視著顓建路上的車來人往,有一種無奈和落寞。

  “比我歲數還要大的電影院”

  用住在顓橋南街的阿杜的話講,“顓橋電影院比我的歲數還要大。”他告訴記者,小辰光他和小夥伴們最喜歡白相的地方,一個是位於北街的茶館,那裏有説書的,講《三國》、講《水滸》,聽著好聽,另一個就是電影院。

  的確,論成立時間,顓橋電影院在閔行地區也算是比較早的——1976 年,至今有近40個年頭了,説起來頗有種歲月的滄桑感。當然,那時的顓橋應該稱上海縣顓橋公社,年紀輕一點的人,尤其是不了解本地區原是“撤二建一”,在1992年成立了新閔行區的話,就會雲裏霧裏的。

  顓橋電影院,內設1300個座位,在當時規模也算是頗大的。影院共安排了14位工作人員,其中不乏有經驗豐富的電影工作者,他們齊心協力,把影院打理得井井有條。

  1978年改革開放初期,國産片源比較單一,公開放映的翻來覆去都是些老片子,甚至連《地道戰》都會不時拿出來放放,但觀眾還是樂此不疲。相比之下,他們更喜歡看香港武打片,鼎盛時期一天放映場次竟達七八場,有時還會通宵放映。

  在莘莊工業區某外資企業做駕駛員的李進説,他當時還在顓橋中學讀初中,為了買《少林寺》的票子,叫了班上的幾個同學逃了課。課餘時還學李連杰打醉拳,劈磚頭,男同學都覺得自己是武俠人物。“那時候能看場電影真‘軋勁’啊。”李進還告訴記者,他談女朋友,第一次約會也在顓橋電影院。看完電影,又去街上的一家餛飩店吃了碗餛飩,問他看了什麼電影,他搔搔頭皮,憨憨一笑,説不記得了。

  其實,那個時候除了這樣的正式公映片,還有一種影片叫“內部片”,也就是現在我們口中的“槍版”電影,以前能夠坐在電影院裏看“內部片”,這絕對是一件讓人興奮的事,更被旁人所羨慕。“內部片”是一種還沒經過審核的非公開片源,沒有正式名稱,在上海,它由市電影發行公司發到各區縣電影發行公司,而後再交給各電影院放映。1980年出品的香港武俠片《白髮魔女傳》就屬於“內部片”。據顓橋電影院負責人趙永明回憶,當時閔行地區其他電影院還沒有放映這部電影,觀影者無比興奮地從周邊鄉鎮涌到顓橋電影院先睹為快。電影兩個小時一場,晚上輪流放映,直到淩晨兩三點觀眾席上還有人。

  顓橋鎮已在文體中心新建了劇場,曾經風光的顓橋電影院等待重生上世紀80年代,每年大概有200部國産片投入市場,一毛五分一張票,利潤很低。影院因為是自負盈虧,所以單靠國産片肯定養不活,於是每月便不斷引進新片源,進口片如《茜茜公主》《多瑙河之波》……這些片子的上座率遠比國産片要好。那時影院月收入最高可達七八千元,算是相當不錯的業績了,淡季則一般在4000元以下,但只有保持在2000元以上影院才能保證不虧本。

  電影放映員是“風光”的職業

  那時電影院和食品站一樣,特別吃香。因為農村沒什麼文化娛樂活動,能到電影院看場電影就會很滿足。據顓橋鎮文化中心的劇場管理負責人方其昌回憶,他在顓橋電影院做美工時,晚上七八點就會有不少人跑到他家,來讓他幫忙,訂位置好的或緊缺的電影票。“就是走在街上,路過賣肉的店舖,只要我上前打聲招呼,叫肉老闆幫我留點肉,老闆總會切塊最好的給我。”方其昌笑著説。

  當然,在電影院工作,風光的背後,其實也很辛苦。除了加班加點,每月的技術培訓、例會、通報會不斷,做得不好也會被觀眾投訴,好在顓橋電影院幾十年來並沒有發生什麼放映事故。

  “作為顓橋電影院的一員,我感到很自豪。”當時集放映、電工、美工和業務工作于一身的朱夢章説,“跟現在數字放映不同,以前還是膠片電影時,從電影公司拿過來的片子要從頭到尾先看一遍,若發現有毛刺得趕緊剪掉,不然正式放映時就會影響畫質。”他還説,新片放過200多場後膠片就開始不緊實了,很容易扯斷,因此放映過程中一刻都不敢懈怠,緊盯著銀幕,一旦斷開要迅速用膠水把兩頭粘好再繼續播放,他説這才是一位合格的電影放映員應有的修養。不過膠片也是有壽命的,當放到300場時,基本上就報廢了。

  當時,因為影片拷貝數量太少,閔行的幾家影院都合用同一套膠片放映,由跑片員騎著摩托車負責取送。跑片,是過去電影院的行話,跑片員通俗地講就是影院之間的“快遞員”。

  每部電影大概10盒膠片,每盤膠片約300米長,能放映10分鐘。若兩個影院同放一部電影,起碼得有一定的間隔時間。比如莘莊電影院定於8點放映,顓橋則推遲到半小時後再放,一個跑片員從莘莊到顓橋最快需要12分鐘,如顓橋提前至8點15分放,那就需要配備更多的跑片員了。有時顓橋下面還有馬橋,莘莊也可能還有上家,最多時竟有五六處同時放,這就要考驗跑片員的素質了。一般10分鐘放完一卷後,就要暫停一兩分鐘才能換好片。有時跑片員沒有及時趕到,影院只要拉出一塊“稍安勿躁”的木牌安撫人心,這時觀眾們唯一能做的便是努力克制耐心等待。經過這番折騰,一部原本90分鐘的電影往往要放將近2小時,這在現在是無法想像的。

  “這個月過完下個月還沒著落”

  顓橋電影院除了放電影外,還引進了歌舞表演。改革開放後,演出成了一筆很大的收入。90年代開始,隨著電視機的普及,看電影的人越來越少,關鍵是影院跟不上觀眾需求了,而且好電影又不多,正因為此,人們更願意在家裏看電視。影院的路越來越難走,經營每況愈下。方其昌對那種“這個月過完下個月還沒著落”的辛酸滋味記憶猶新。

  顓橋電影院在後期也曾有過一段小小的回升。那時正好在建設莘莊工業區,湧來了很多外來務工人員,他們沒有電視機,於是去電影院成們主要的娛樂休閒選擇。顓橋電影院依靠著這些外來務工人員,勉強風光了一陣,但終究好景不長,不久觀眾變得越來越少,每場往往不到10個,票房收入連交電費都不夠。影院勉強撐到了2010年,直到上海世博會時正式關門。

  如今,人去樓空的顓橋電影院,只剩兩位24小時輪流值班的職工,記者佇立在影院門口也很難捕捉它往日的風采。而同樣遭此境遇的還有位於顓橋西南的馬橋影劇院,如今早已面目全非。雖然“馬橋影劇院”繁體的招牌依然矗立在影院外,但原先的大紅色現已發黃,接近黑色。二樓的玻璃很多都碎了,過道裏灰塵滿地,散亂著一堆堆的資料。倒是放映室裏的設備還算整齊,靜靜地矗立在黑暗中,似乎向我們訴説著昔日的輝煌。

  這些老電影院曾經帶給當地百姓許多歡樂,如今淪落到這般地步,讓人不得不感懷歲月的無情。難道這就是這些老電影院最後的歸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