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推動浦東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 積極探索總結經驗

推動浦東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 積極探索總結經驗

2019/12/9 9:25:29 來源:浦東時報 作者:金橋 選稿:費揚

圖片説明:作為4A級社會組織,東明路街道的“紅梅調解工作室”發揮了示範引領作用,目前帶教了20多名調解志願者。

  近年來,浦東新區根據中央加強特大城市社會治理的指示精神和上海市創新社會治理、加強基層建設的文件要求,敢為人先,積極探索,在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積累了諸多有益經驗。

  浦東的探索和經驗

  積極構建法治體系。浦東積極構建以法律為基礎的制度規則體系,推動社會治理標準化建設,提高社會治理的規範化水準。

  推動社會治理標準化建設。2018年4月,浦東新區社會工作委員會、浦東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聯合發佈了兩個浦東新區標準文件,即《社會治理指數評價體系》和《“家門口”服務規範》。《社會治理指數評價體系》從社會設施、社會服務、社會動員、社會治安、社會生態五個維度構建體系,共包括四個等級50個四級指標。《“家門口”服務規範》則提出了黨群、政務、生活、法律、健康、文化、社會管理、特色服務等8類服務的具體要求和驗收標準,還對各項內部管理制度做了詳細説明,尤其是提出了“三會”制度的明確流程。

  以黨建引領促進基層“四治融合”。浦東2017年起開展“家門口”服務試點建設,2017年6月印發《關於推進浦東新區村居村民“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的工作方案》。以“家門口服務體系”建設為抓手,浦東新區積極發揮居村黨組織的領導核心作用,構建黨建引領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四位一體”的基層治理格局,做好政府資源下沉,社會資源導入。

  以法治推進自治共治。東明路街道立足自身實際,堅持法治、共治、自治“三治融合”,充分利用紅梅調解、共商共治、自治家園、特色樓組等工作沉澱優勢,以法治保障自治共治,以自治共治促進法治。搭建公益諮詢、專業服務、鄰里互助、居民自治、共商共治五大互聯互通平臺,尊重和保障居民群眾依法參與社會治理、享受公共服務、維護合法權益。高橋鎮淩橋社區積極出臺業委會章程,提高業主自治的法治化水準,推動業委會參與社區治理。

  強化村居自治章程的作用。2015年,浦東新區各村居普遍制定了自治章程,新區要求在顯著位置張貼公佈並制定“實施細則”。東明路街道的居民區自治章程由自治辦審核是否符合法律法規。高橋鎮鎮北村的自治章程,涉及多數人的福利、高齡老人的慰問金等,遇到相關利益問題時照章辦事,實現了從人治到“約”治的轉變。

  著力推動依法治理。浦東通過推進依法行政與規範執法、開展基層法律服務、促進社會組織參與社會治理,著力推動各類主體依法依規參與治理。

  積極推進街鎮依法行政與規範執法。目前,浦東新區各街鎮普遍設立了法務部門,其工作內容包括對拆違、群租整治類工作出臺工作方案、對合同進行合法性審核、工作流程監管及歷史遺留問題調解等。高橋鎮領導高度重視法治建設,在全區率先建立法律顧問審查制度,對“三重一大”工作必須進行審查,支援律師參與化解重大事故、參與信訪接待與化解等,取得了積極成效。東明路街道在建設社會治安防控體系的過程中,通過與村居、周邊社區單位層層簽約,對執法行為進行規範。

  將信訪納入法治化軌道。浦東新區不斷完善司法機關對涉法涉訴信訪的有效化解機制和行政機構對信訪問題的正確處置機制,充分發揮社會第三方的力量,建立健全信訪的第三方參與機制,以實現信訪問題的社會共同治理。高橋鎮積極推動律師參與鎮領導信訪接待,以專業力量參與信訪矛盾的預防化解工作。

  以調解聯動化解矛盾糾紛。東明路街道著力打造專業服務平臺,突出人民調解、行政調解、司法調解“三調聯動”,有效化解矛盾糾紛。建立樓組老娘舅“發現—處置—報告—反饋”機制,提供法律援助、訴調對接、矯正安幫等專業法律服務支援。高橋鎮淩橋社區與外高橋法庭合作,于2017年成立家事糾紛調解工作室,免費調解110多起案件,服務居民120多位。

  加強人民調解組織專業化建設。浦東新區支援專業社會組織在社會治理領域發揮積極作用。東明路街道的“紅梅調解工作室”作為4A級社會組織,探索“以案帶教”新模式、深化訴調對接機制、強化培訓、孵化帶教功能,在化解矛盾糾紛、培養調解人才等方面發揮了示範引領作用。加強對人民調解員的專業調解能力培訓,打造“全科調解員”隊伍。紅梅工作室共4名專業調解人員,目前帶教了20多名調解志願者。

  探索社會化法治參與新模式。周家渡街道探索創立“1+2+X”公共法律服務模式,推動法律顧問全覆蓋,做到縱向到底、橫向到邊。東明路街道與高校、學會等法律研究機構開展合作,使理論研究更好地服務法治實踐。深化與律師事務所、三林檢察室、六里法庭等機構的合作。面向社會廣泛吸納司法和行政執法人員、法律服務人員、大專院校法律專業師生參與社區法律志願服務。

  普遍設立居村法律顧問。近年來,浦東新區積極推動設立居村法律顧問,使法律服務資源向基層下沉。居村法律顧問的服務內容包括:為村居治理出具法律意見、解答居民群眾法律諮詢、協助申請法律援助、開展法治宣傳、參與糾紛調處等。高橋鎮2017年開始推動此項工作,目前已實現40多個村居法律顧問全覆蓋。東明路街道通過挖掘小區內的專業資源,目前有貼身律師等法律顧問24名,其中一位經選舉成為居委會的法律副主任。

  持續強化法治思維。浦東主要通過法律諮詢服務和普法宣傳教育強化公眾的法治思維,營造良好的法治文化環境。

  深化基層創建活動。浦東新區注重以開展民主法治居村創建活動為依託,完善創建指標體系,引導各街鎮形成具有鮮明特色的基層民主法治和法制宣傳教育品牌。在基層民主法治示範居村創建活動中,以滿足社區群眾生活需求,解決社區問題為導向,引導居民、村民參與社區治理,利用市民公約、鄉規民約等實現良性自治,提升社區建設活力和社區自治能力。

  積極發展法律服務志願者。浦東新區各街鎮積極發展法律服務志願者,其工作內容包括定期開展法治宣傳、排查“家門口”糾紛、參與化解矛盾糾紛等。東明路街道不斷擴大“樓組老娘舅”法律服務志願者隊伍的影響力,目前建成2905名的樓組老娘舅隊伍,進一步明確樓組老娘舅法治宣傳員、民情觀察員、糾紛資訊員、矛盾協調員的角色定位。加強梯隊建設,吸納本居各行業在職黨員加入樓組老娘舅隊伍,鑄牢基層矛盾糾紛化解第一道防線。

  積極開展法律諮詢服務。東明路街道著力打造“法律服務社區行”公益便民服務項目,提升“文明星期六我為你值班”社會影響力。通過完善公益諮詢平臺,增進公眾對新區7×24小時法律諮詢服務熱線68609999的了解和使用。高橋鎮推動法律諮詢服務下沉,在淩橋社區設立新的法治諮詢點,每年諮詢人次在1000以上。

  借助新技術開展普法宣傳教育。除了舉辦常規的法律宣傳活動,浦東新區積極運用網際網路和新媒體技術開展法律知識宣傳,打造了“浦東公證”微信公眾號、“法治浦東”微信公眾號、東方調解App、上海“12348”熱線等一批法律服務平臺。東明路街道在“宜居東明”微信公眾號上發佈“法治人物風采”和調解故事案例,高橋鎮則借助“潮涌高橋”微信公眾號進行法治宣傳教育。

  在取得諸多成績的同時,浦東在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方面也面臨一些問題,包括系統化的法治規則體系仍有待完善;執政決策與行政執法仍需進一步規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尚未有效形成;基層法治文化氛圍仍有待進一步提升。

  四個“進一步” 創新社會治理

  針對浦東基層社會治理法治化所面臨的問題,提出以下四點政策建議:

  進一步完善浦東社會治理的法治規則體系。

  闡明“四治”之間的理論關係。深入研究基層社區自治、共治、德治、法治不同治理方式的性質定位、運作邏輯、功能領域、作用層級,進而理清不同治理方式之間的關係。簡言之,自治、共治、德治、法治的核心要義分別是居民參與、平等協商、道德自律、規則意識,分別涉及社區與居民、不同組織群體、個人與他人以及個人與公共事務之間的關係。實現“四治融合”需要因地、因時、因事制宜,針對不同社區、不同問題、不同關係探索有效的融合方式。

  完善社會治理地方法規體系。系統梳理中央、上海、浦東三個層級有關社會治理的法律法規,尤其是社會治理不同領域的法律法規,檢查其內在邏輯和文本內容的一致性程度,重點關注、分析不同條文內容的差別,進而向適當層級的立法機關提出修改完善的建議,並在區層面進行調整。

  促進社會治理部分重點領域的正式制度構建。相對而言,上海市在城市管理、社會治安、矛盾化解、居民自治等社會治理領域的法律法規較為完善,但在黨建引領、社區共治、業主自治、社會組織等第三方力量參與社會治理方面則更多依靠政策文件的引導,相關的正式法律法規仍有待健全。浦東可以先行先試,嘗試構建與“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社會治理格局相匹配的綜合製度體系,重點圍繞法律顧問制度的健全、社區委員會/社區基金會/業主委員會的規範運作、社區社會組織的培育和作用發揮、社區志願服務的可持續發展等制定相關文件條例,進一步推動基層社會治理的制度化、規範化。

  梳理社會治理制度規則體系。區層面指導街鎮對當地社會治理方面的政策文件、行業規範、村規民約、道德風俗等各類制度規則進行梳理概括,重點檢查其與現行法律法規的差異,對其中存在的矛盾或進行修改,或加以關注,對某些缺少明確規則的新興空白領域及時提出治理原則或相應政策。

  推動地方立法與民間規範的良性互動。構建社會治理領域地方立法與民間規範的良性互動機制,進一步增進地方立法過程的民主公開和社會參與,地方立法積極吸收普遍性的良好民間規範,民間規範也要參照現行法律,避免內容對立。

  進一步強化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和規範執法。

  強化街鎮法務部門權責。在街鎮層面,適當強化法務部門的權責,增強其助推社會治理法治化的作用。比如賦予其對違法決策、違法行政的建議權、向上級人大報告權,提高相關工作人員的專業水準,並與法律顧問合作,切實發揮法治監督功能。

  完善街鎮法律顧問制度。在街鎮層面,強化街鎮領導、科室和職能部門的法治意識,積極推行、完善法律顧問制度,健全行政機關內部重大決策合法性審查機制,保證法律顧問在制定重大行政決策、推進依法行政中發揮積極作用,逐步擴大法律顧問的參與範圍,推動法律顧問制度常態化。

  積極推動法律顧問參與村居治理。在村居層面,著眼于法律顧問的實際需求,創造互惠共贏的條件,進一步調動村居法律顧問的參與積極性,推動其在法律知識諮詢、協調社區關係、維護居民權益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進一步健全有機銜接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強化不同糾紛解決機制的有機銜接。進一步完善“三調聯動”機制,健全以人民調解為基礎,人民調解與行政調解、司法調解互相銜接配合的工作體系。積極促進調解、仲裁、信訪、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不同糾紛解決機制的資源共用、互動協調,努力降低不同機制之間的選擇成本和轉換成本,加快構建有機銜接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

  夯實基層調解工作基礎。增強“樓組老娘舅”等矛盾調解志願者隊伍的專業化能力,優化相關培訓課程設計,增強其情緒調適、心理疏導、語言溝通等相應技能,擴充其知識儲備,尤其是有關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糾紛解決機制的基本知識。

  充分發揮法律援助功能。外來流動人口中,就業不穩定、收入較低、缺乏福利保障的弱勢人群較多,增強了社會不穩定的可能性。從為弱勢群體賦權、改善社會治理的角度,有必要突破戶籍制度限制,面向全部實有人口,逐步擴大法律援助的適用範圍,切實降低不同戶籍中低收入者的訴訟成本,支援其以法律為武器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進一步營造城鄉基層社區良好法治文化氛圍。

  針對不同人群開展法治宣傳。創新法治宣傳活動的形式與內容,針對青年人、老年人、在職人群、農民、外來人口等不同群體,設計、開展適合其群體特徵的活動,使用可長期保留的宣傳品,增加互動環節,創新激勵機制,積極促進公眾的參與。

  加強法治服務志願者隊伍建設。開展與社會治理法治化相關的、形式新穎的公益志願活動,吸引、動員更多居民參與。弘揚法治精神、志願精神,營造尊重志願者的良好氛圍,優化志願者激勵、管理、培訓等相關制度,不斷發展壯大法治宣傳、法律諮詢、矛盾調解等各類志願者隊伍。

  推動法治宣傳資訊化。充分借助微博、微信等新媒體技術工具,開展形式活潑、操作簡便、互動性強、有獲得感的網上法治宣傳活動,對於參與者的留言、評論積極回應,提升宣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