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2019關鍵詞 回望上海16個區的N個側影

2019關鍵詞 回望上海16個區的N個側影

2019/12/7 10:52:25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徐敏 選稿:孟繁嘉

  仿佛在倏忽之間,2019就要翻頁了。

  對時光流逝産生“倏忽”之感,通常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非常忙碌,感覺光陰似箭;另一種是日子舒坦,過得如行雲流水般暢快。對於上海16個區中的絕大多數而言,應該屬第一種情況。

  2019年,在全球經濟增長勢頭減弱,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中美經貿摩擦的宏觀背景下,面對結構調整、減稅降費、區域競爭等多重壓力,上海各區努力推進經濟高品質發展。季度、半年、全年,每一個節點的區域經濟數據統計表,就是一份成績單。不唯GDP論,但GDP始終是考量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標。

  所以,區域經濟發展成績單上,排在前列的,警惕身後“追兵”逼近;位居中游的,力爭再上一個臺階;跌落在後的,爬起來奮勇前行。

  成績單不僅僅在經濟領域,社會建設、民生事業、城市治理等,都有年度“成績單”,有的在數據裏,有的在字面上,而更多的是印刻在生活和工作在這座城市的人們心裏。

  2019,讓我們來回望一下上海16個區的N個側影——

  落子

  浦東,“三個小麵包”的故事讓人津津樂道。

  今年7月的一個晚上,9點50分,浦東的一群機關幹部剛剛下班。當天下午,浦東區委、區政府在這裡開了近7個小時的專題會,因為要討論的問題實在很多,與會人士的晚餐只能簡單應付一下——每人分到了三個小麵包。

  且不論三個小麵包能否補充和支撐一下午一晚上的腦力體力消耗,浦東幹部的這股子幹勁著實令人欽佩。2020年,浦東開發開放將迎來30週年;2019年,上海就開始為這份“迎接”作隆重鋪墊。

  6月,上海市發佈《關於支援浦東新區改革開放再出發實現新時代高品質發展的若干意見》,宣佈在市級許可權內給予浦東最大限度支援和賦權。同時提出目標:浦東的經濟總量要從目前的1萬億元,通過7年左右努力,突破2萬億元。

  當前的浦東,地區生産總值超過1萬億元,以上海1/5的土地、1/4的人口,創造了上海1/3的經濟總量。而2萬億,則相當於“再造一個浦東”。時不我待啊!

  與“三個小麵包”相媲美的,還有臨港新片區的“七箱方便麵”。

  8月20日,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正式揭牌。一個特殊經濟功能區,一座現代化新城,闊步走向未來。

  臨港新片區的口號:“開局就是決戰、起步就是衝刺”。乍一聽,似乎有些語病,起步就是衝刺,不符合加速度定理啊!可再一想,這麼重要的國家戰略任務,每一個參與者,必須迅速進入工作狀態,自我加壓、主動倒逼,爭分奪秒地開展工作,全力跑出加速度。

  有記者採訪臨港新片區,在管委會辦公室裏,看到了七箱方便麵。工作節奏太快,工作人員吃泡麵成為常態。

  上海東南角的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揭牌2個多月後,11月1日,上海西面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範區掀開蓋頭。一西一東,構成“對內對外開放的兩個扇面”。

  示範區範圍包括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吳江區、浙江省嘉善縣。從中選擇五個鎮作為先行啟動區,上海青浦的金澤鎮、朱家角鎮在其中。

  好風景終於引來新經濟。年頭,華為青浦研發基地順利完成土地摘牌,夏天前期土方圍墻單位已進場施工,預計明年,華為基地就可正式開工。華為研發中心,位於金澤鎮西岑社區,項目規劃用地面積2400畝,預計將導入3萬名科技研發人才;華為人才公寓,位於朱家角鎮復興路以西,總用地面積約660畝。

  2019年,一系列的落子、佈局,在各區演繹:

  全球家庭娛樂主題樂園度假區——樂高樂園主題度假區落戶金山區,總投資預計5.5億美元,計劃2023年建成開園。屆時,上海將形成“東有迪士尼、西有樂高”的主題樂園佈局。

  中以(上海)創新園在普陀區開園。上海攜手“創新國度”以色列,將在科技創新、技術轉化、企業孵化等領域發力,提升創新策源能力,融入全球創新網路。

  恒大將新能源汽車全球研究總院設在松江區,擴大在上海的一系列戰略佈局;嘉定安亭的上汽大眾新能源汽車(MEB)工廠正在抓緊建設之中,建成後將投産大眾、奧迪等多個品牌的全新一代純電動汽車,規劃年産能30萬輛;閔行區建設馬橋人工智慧創新試驗區,力爭用10年打造千億元規模;崇明區招引正大、恒大、萬科、碧桂園等一批巨頭,意在闖出一條生態經濟的新路……

  一個地方為引進大項目落地,往往要經歷許多艱難曲折,其間甚至歷經數年。負責招商引資的“店小二”自嘲“比追女朋友還難,比討老婆還吃力”。一些地區黨政主官“換將”後,大項目引進無縫接續。一棒接力一棒,“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圖片説明:臨港新片區

圖片説明:令人期待的上海樂高樂園

圖片説明:淀山湖

  網紅

  要説2019年上海各區的網紅地標,楊浦濱江估計是得票率最高的。

  1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上海考察時來到楊浦濱江,對楊浦區科學改造濱江空間、打造群眾公共休閒活動場所的做法表示肯定。“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為人民”,總書記的話語成為城市建設者的指引。

  此後,一波波的市民、遊客、參觀團體、媒體記者涌入楊浦濱江,一睹這條5.5公里“世界僅存最大的濱江工業帶”的光彩。

  從某種意義上來説,楊浦濱江刷新了許多人(包括上海人自己)對於上海“精細精緻”的認知。人們傳統印象中,上海的精細精緻藏在梧桐掩映的老洋房裏,蘊含在各色店舖的時尚櫥窗裏,飄散在街邊餐館濃郁的咖啡香裏。

  而楊浦濱江的“底子”是重工業,是粗獷的、陽剛的、銹跡斑斑的。如何在後工業風裏融入“詩和遠方”,讓那些老廠房、老碼頭、鋼軌、栓船樁既得以保留保護,又嵌入富有創意的精巧設計?

  設計師、建築師、管理者以及普通市民,經過不計其數的交流、碰撞、論證以及實踐,成就了今天的楊浦濱江——每一塊老工業場地都有特性有生命,每一個工業遺存的細部都注入設計師的巧心思,每一處綠化景觀都可入鏡入畫。

  而其他各區段濱江,也展露出網紅潛質:

  浦東濱江,在22公里長的岸線上,每隔1公里設置了一座“望江驛”,將打造成進博會熱門展品的展示平臺;

  虹口濱江,全球首個綜合性5G應用展示及聯創平臺——“5G全球創新港”在北外灘開港,聚焦全球資訊科技的發展前沿;

  徐匯濱江,西岸美術館對外開放,開啟與法國蓬皮杜中心的展陳合作,這是中國本土美術館首次與法國頂級美術館共同探索運營文化機構;

  黃浦濱江,全球第二家teamLab無界美術館選址在此,6000多平方米的龐大空間裏,光、電、聲、影多維度交錯,讓觀者仿佛步入時光機器,穿梭在過去、現在與未來之間。

  在上海郊區,鄉村“網紅”又是另一番特色。

  上海首批9個市級鄉村振興示範村建設于2019年6月底完成,緊接著,第二批28個示範村建設開始推進。許多示範村成為“網紅”,參觀、學習者一波接一波。有鎮領導做過統計,一年來陪同各方參觀鎮裏一個“網紅村”,超過100次。

  網紅村,美在水清、田秀、林逸、路幽。奉賢吳房村,對古宅、古橋、古牌坊等歷史文化古跡資源修舊如舊,一派江南水鄉桃花村模樣。寶山塘灣村請來專家,在村裏公共活動空間為村民講解莫奈《日出‧印象》,村民們笑稱:“在村頭迎接莫奈的《日出》”。

  網紅村,真正興旺紅火要靠體制機制創新。不少示範村引進國有資本和社會資本,延伸農業産業鏈,探索“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新路。塘灣村引入新興的母嬰産業,喊出了“把中高端月子會所開到鄉村”的口號。上海市屬國有資本運營平臺上海國盛集團在吳房村試點,探索國有資本參與鄉村振興的新路徑。

  濱江網紅,如何成為日益豐盈的“秀帶”,同時催生新經濟的發展壯大?鄉村網紅,如何由點及面,由“盆景”變為“風景”?這將是延續到21世紀二十年代的新課題。

圖片説明:楊浦濱江

圖片説明:楊浦濱江的工業遺存

圖片説明:上海首批鄉村振興示範村——奉賢區吳房村

  夜市

  2019年的夜上海,顯得更加璀璨。

  上海好幾個區的領導,都有了個新頭銜——“夜間區長”,還有一批人士被聘為“夜生活首席執行官”。

  這些新頭銜是舶來品。紐約市在2018年設立“夜間市長”及“夜生活諮詢委員會”,力求保證紐約夜生活環境安全有序。2019年紐約市發佈的《紐約夜生活經濟報告》顯示,紐約市夜生活創造了19.6萬個工作崗位、62億美元的工資和191億美元的經濟産出。其中餐飲和藝術類消費是最大的兩個類型。

  在倫敦,夜經濟已成為其第五大産業,主要由酒吧、飯店、音樂廳、劇院等組成。倫敦十分重視“酒吧文化”的發展,認為酒吧不僅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還為人們提供社交聚會的機會。在夜晚文化旅遊方面,倫敦大小博物館推出不同類型的晚間活動,如展覽、講座、對話等。

  夜間消費不僅是城市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經濟的重要推動力。

  今年9月,長寧區將上生‧新所、幸福裏、九華鄰居裏等6處商業文化服務載體,命名為夜間經濟示範點,探索時尚創意、餐飲集聚區和特色商業三類夜經濟模式。

  10月26日晚上,黃浦區新天地湖濱路活力街區和靜安區靜安嘉裏中心“安義夜巷”,共同迎來開街儀式和啟幕亮燈活動。藝術花市、創意集市、漢堡烤肉、啤酒咖啡、套圈遊戲……璀璨燈光下的夜市,洋氣又充滿煙火氣。

  這兩條夜市步行街都不長,一條300米,一條264米,卻是政策制度創新的試驗田。晚間集市、外擺位怎樣操作,企業自治、社會監督和政府監管相結合的共治機制如何構建等,都在這裡嘗試。

  從市中心到週邊,上海地標性夜生活集聚區的版圖不斷擴容。

  太陽剛落山、天色還未見晚,閔行錦江夜市裏已是人頭攢動,不少攤位剛擺好就已被慕名而來的食客包圍,海鮮煎、空中飛面牛排等美食攤點前更是排著長龍。今年錦江夜市共有78個攤位、200多個小吃品種,持續時間也從往年的3月底開始、10月底結束,延長到12月底結束。

  晚上8點,松江區松東路上霓虹閃爍,已經沒有空余停車位,路兩邊的飯店裏幾乎坐滿了來消費的人們;晚上10點,去松江東明廣場吃夜宵的人一波接一波;淩晨00:35分,松江萬達廣場的影城裏最後一場電影放映結束,幾位年輕觀眾走出影院。

  荷蘭第一位夜間市長説過,有夜生活的人通常是年輕的、受過教育的、有創造力的,有開拓精神的,他們是城市發展需要的人。縱觀國內外能留住人才的城市,往往都是夜生活之都。

  年輕人需要怎樣的夜生活?除了傳統的吃飯、唱歌、看電影,這一代年輕人有著怎樣的精神追求和審美趨向?《巴黎聖母院》音樂劇在上海演出,演員謝幕時為烘托氣氛,唱起了全劇最著名的一曲《大教堂時代》,許多年輕觀眾熱情呼應,用法語齊聲歌唱;俄羅斯亞歷山大紅旗歌舞團在滬演出,當《神聖的戰爭》唱響時,劇場裏許多年輕人肅然起立,表達緬懷歷史珍愛和平。

  有位90後女孩直言不諱地提出,“上海夜間經濟的規劃與管理者可能並不年輕,他們未必完全了解年輕人的想法。由此造成的情況可能是商品的消費方是‘孩子’,商品的供給方卻是‘父母’;‘父母’硬塞給‘孩子’的東西,‘孩子’能不能買賬,要打個問號。”

  夜間經濟是屬於年輕人的經濟,引導、規劃其發展應該讓更多年輕人參與。上海有很多年輕的創業者、創意者,他們是夜間經濟的消費主力軍,政府部門能否以項目眾籌的方式引入他們參與到夜間經濟的規劃與發展中,打造更多真正讓年輕人喜歡的夜間活動場景與場所?

  這些,或許是“並不年輕”的“夜間區長”們在新的一年裏需要思考和謀劃的。

圖片説明:靜安區安義夜巷

圖片説明:新天地湖濱路活力街區

  暖陽

  “喬家路地塊要拆遷了!”

  今年春節前,老秦在大眾浴室洗澡時,聽到有人談論這個消息,激動得就像快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木頭,急忙上前問個究竟。隨後他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浴室就給家人打電話。

  喬家路地塊位於黃浦區老城廂內,在徵收政策諮詢會上,一位白髮蒼蒼的阿婆説:“中華路東面都是高樓大廈,我們在中華路西面,都是又破又舊的矮房子。他們説我們上面穿的是西裝,下面穿的是草鞋……”

  2019年,上海舊改按下“快進鍵”。舊改任務最重的黃浦區,更是快馬加鞭,今年上半年就完成了全年舊改8000戶的年初既定目標,全年可完成舊改徵收1萬餘戶。

  舊改,許多蝸居在陋室的上海人盼了一輩子,從青絲到白髮。深入每一個舊改基地,都能聽到許多辛酸故事。

  虹口區17街坊的居民們,一直過著手拎馬桶、合用灶披間的生活。由於沒有洗澡的地方,居民們就在過道間的水鬥旁拉兩塊布,關照著鄰居“不要下來”,簡單擦洗幾下了事,以至於老人一個月不洗澡也成了常事。

  94歲的沈阿婆,住在狹小的三層閣樓上,她生育了5個孩子。年輕時的沈阿婆經常是一手拎著馬桶,一手抱著孩子,每天往返在這條狹小的弄堂裏。幾十年過去了,沈阿婆的孩子們都長大成人,搬離了舊居,只有61歲還未婚的小兒子陪伴身邊。在又窄又陡的樓梯爬上爬下,曾是她最熟練的事情,現在卻成了每天最難的問題,經常不小心就摔下來。

  周邊高樓拔地而起,上海的標誌性建築東方明珠隔江而落,挺拔聳立。沈阿婆無奈地説:“我們是每天拎著馬桶眺望東方明珠啊!”

  6月,17街坊啟動舊改簽約的第一天,沈阿婆在小兒子的陪同下,早早來到舊改基地。“姆媽,拿了徵收補償款,阿拉去買電梯房。”母子倆相視而笑,喜悅發自內心。

  上海舊改,今年將完成55萬平方米、2.9萬戶。“陽光終於照進來了!”這是舊改基地老百姓説得最多的一句話。

  今年上海舊改工作加快推進,得益於三個“創新”:創新舊改模式,採取“政企合作、市區聯手、以區為主”的新模式;創新資金籌措,安排200億元城市更新專項資金,撬動項目推進,積極爭取中央支援發行地方政府債券,地産集團積極搭建融資平臺;創新政策措施,包括細化規劃土地支援政策,積極探索舊區改造項目預供地等。

  2019年舊改任務完成後,中心城區預計還剩餘成片二級舊裏以下房屋約180萬平方米、居民約9萬戶,主要集中在黃浦、楊浦和虹口區;零星舊改約22萬平方米、居民約1萬戶。

  在窄巷陋室,人們憧憬著美好生活。長相白凈清爽的上海阿姨説:“我的新家一定會乾淨、整潔,可以擺各種各樣畫、東西都能收納起來。”70多歲的阿婆像小孩一般:“有了自家的衛生間,我可以天天汏浴了,想汏幾次就幾次。”

  舊改按下了“快進鍵”,陽光普照還會遠嗎?

圖片説明:虹口舊改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