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金山這個鎮敲掉的是圍墻 打通的是“心墻”

金山這個鎮敲掉的是圍墻 打通的是“心墻”

2019/11/25 15:05:36 來源:i金山 選稿:迪娜爾

  白墻黛瓦的水鄉小樓,草木相間,亭臺樓閣式的大舞臺,村民們倚坐休息。如果不是一根立在廣場上的旗桿和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很難認出這裡是金山區廊下鎮山塘村村委駐地。

  村民沈阿婆在山塘村居住了50餘年,和老伴開的副食品店就在距離村委不遠的拐角處:“這裡漂亮得像旅遊景區。”

  而在今年年初,山塘村的村委辦公區還被高高的灰色水泥墻和紅色柵欄圍著,如果門一關上,村民就被攔在外面一條窄小的過道上。

圖片説明:未拆圍墻前的山塘村社區綜合服務中心

  “高墻圍大院,進門查八遍。”這是不少群眾到訪黨政機關的感受。而在金山區廊下鎮,由鎮政府作為“領頭羊”,率領10個村委會紛紛拆倒圍墻,把公共區域還給老百姓,停車,遛狗,跳廣場舞,散步,讓“門難進”變成“有人氣”。“我們不僅要拆圍墻,更要拆掉幹群之間的‘心墻’。”

  圍墻拆了,少了“到府”辦事的感覺

  油墩子是山塘村最讓人想念的味道,到了山塘村口,穿過百姓舞臺,走進巷弄,“明月山塘小吃鋪”的棋招就在街角。招牌的左邊,攤主沈阿婆正拿著鉗子從滋滋冒響的油鍋裏夾出幾塊蘿蔔絲餡兒的油墩子。

 

圖片説明:70多歲的沈阿婆

  沈阿婆是山塘村的“原住民”,和老伴開的副食品店見證了這個村的發展和變化。兩年前,隨著附近的網紅景點“楓葉島”火起來後,她副食品店門口搭起了這個油墩子小攤。今年5月份,村裏的一個小變化,讓她的油墩子成為了山塘村這個新“景區”裏的不二美食。

  5月,距離沈阿婆攤子僅有幾步路的村委辦公區外,厚實的灰色圍墻被施工隊推倒。在施工的那幾天裏,拆下的建築泥石磚塊堆疊在原來圍墻的位置。沈阿婆納悶:“建好的圍墻為什麼要拆?”

  施工結束後,綠樹和草坪代替了水泥墻和柵欄,原來被圍墻攔起的小院子成了公共空間,山塘村社區綜合服務中心對外敞開,隔壁就是老年活動中心,外邊還有供村民休息的景觀亭臺。幹完家務活的村民們,倚著亭臺小憩,或排排坐著曬太陽。那是他們放空的時候,突然想到有什麼事,幾步路就到社區服務中心,“幾秒鐘就找到書記了,就像生活在一個大院裏一樣方便。”

  沈阿婆也有一樣的感受。兒子和女兒一個在市區,一個在城區,她們平日更多的是通過手機聯絡。智慧手機對70多歲的阿婆來説有時好使,“不聽話”的時候怎麼使喚也沒轍。每到這個時候,她就會找村裏年輕的副書記呂春芳幫忙。沈阿婆説,村裏本就不大,其實有無圍墻都不會差太遠的路,但是圍墻拆了以後,每次找呂書記心裏就少了一種“到府”求人辦事的感覺。

  鎮政府十年前已實現“無圍墻”

  在廊下鎮,已經有10個村委辦公點像山塘村一樣拆倒了圍墻。其實,倡導“無圍墻”辦公的帶頭“老大哥”還是廊下鎮人民政府。早在2007年,這裡就實現了“無圍墻”辦公。

  要不是景樂路上的一間保衛室和大門上的幾塊門牌,以及在進博會期間出入口升起的幾個防衝撞立柱,很難確認這裡就是廊下鎮鎮政府所在地。

  “我們鎮政府從側面看更像一個公共的花園廣場。”整個“廣場”不設圍墻,幾排綠植隔出的道路四通八達。200多個停車位免費對外開放,38298平方米的辦公區域,綠化面積22392平方米,綠化率達到58.5%。不僅如此,還有三塊空地留給村民跳廣場舞。廊下鎮黨委書記沈文説,之所以要辟出三塊空地,是為了滿足“老中青”三個群體不同的廣場舞需求。

圖片説明:廊下鎮人民政府實現“無圍墻”辦公

  顏值上去了,辦事體驗也在不斷提升。一般而言,保衛室和信訪室有時候被前去政府機關辦事的老百姓稱為兩大“門神”。“如果沒有有關部門確認,保安是不會放行的。”而在“無圍墻”辦公的廊下鎮政府,門衛室的保安從“檢查式”變為了“引導式”,“現在的保安更多的是在老百姓進來停車的時候做個引導,或者做些收發傳達工作。”廊下鎮黨委委員俞惠鋒説,“你來找誰的?”肯定比“需要我告訴您怎麼走?”更讓老百姓理解和配合。

  也有人提出質疑:拆掉圍墻是不是作秀?對此,廊下鎮黨委書記沈文説,圍墻砌起來政府也要辦事,有矛盾終歸要解決,擋也擋不住,還不如拆倒圍墻變成公共空間。“門禁得厲害,老百姓辦事就有隔閡,好像在求你辦事。拆圍墻更是把這堵‘心墻’打掉。”沈文説,推倒圍墻的另外一個原因,更是給幹部壓力:“促使他們更快解決老百姓的問題。”

  “門好進”還要“事好辦”拆了圍墻,更要破除“心墻”。假如只是“門好進”,事情仍然難辦,縱使是“無圍墻”辦公,也會將群眾隔在玻璃墻外。為此,廊下鎮多個村“兩委”班子將辦公室也“挪”了個位,實現“下樓”集中辦公。與老百姓距離越來越近的同時,政府對精細化管理的要求也將逐漸提高。

  今年9月,山塘村的“兩委”班子直接將辦公室搬進了一樓的社區綜合服務中心,代替了原來的調解室,透明玻璃隔開的辦公室外挂著一張“去向表”,緊挨著警務室。服務中心的大廳有一張低矮的服務台,村民辦事就通過這張桌子與另一側的工作人員溝通,遇到困難,可以直接找到旁邊的村書記。

  “找書記”方便了,配套服務也逐漸在向“無圍墻”靠攏。在社區服務中心旁邊的智慧健康小屋裏,村民只需要拿出一張身份證或者社保卡,就可以完成血壓血糖、血氧飽和度、身高體重等多項指標的檢測。

  今年4月,2名中醫全科醫生進駐山塘村衛生室,試點推廣“醫療健康+網際網路”的模式,村民可以“足不出戶”享受專家遠端診療。

  在2018年10月就拆倒圍墻的廊下鎮友好村,“兩委”班子乾脆把服務台也免了,進門就是辦公桌。

  邵老伯是一位獨居老人,腿腳不便,靠殘疾人助動車出行。過去到村委辦事需要跨過兩道“坎”,一道是村委大門,一道是兩層樓的臺階。“有時候嫌費事,他就直接樓下靠喊了。現在我們下樓辦公後,他幾乎是可以把助動車直接開到我們的辦公桌旁。”廊下鎮友好村村民委員會委員董輝輝説。

  沈吉明是友好村的林業養護員,村委辦公室成了他歇腳的地方。“渴了進來裝點水,充充電。”沈吉明説,村裏雞毛蒜皮的事情很多,田埂上多種了一行毛豆也要跟村居委説,作為村民小組的組長,他經常趁著幹活歇腳的間隙來村委嘮嘮,很多矛盾也跟著有了化解的思路。

  夜幕降臨,被萬畝良田包圍的友好村路上燈火通明,村委辦公室外和鎮上一樣熱鬧,跳廣場舞的村民來了,志願者把音響通上電,在自家大院裏跳起了舞。“我還沒學呢,爭取在納涼晚會上露一手。”沈吉明有點害羞地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