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受邀“中美電影節” 滬劇《挑山女人》歷時6年“挑”上大銀幕

受邀“中美電影節” 滬劇《挑山女人》歷時6年“挑”上大銀幕

2018/10/11 15:07:42 來源:東方網 選稿:蔣昕婕

  打破了滬劇不出滬的“魔咒”,憑藉著執拗的“挑山精神”,原本僅17人的寶山滬劇團經過不懈努力終於將現實題材滬劇《挑山女人》成功“挑”上了大銀幕。10月11日,滬劇電影《挑山女人》在上海影城首映,戲迷觀眾們聚集到了電影放映廳,來一睹他們心中堅韌的化身——“挑山女人”在大銀幕上的風采。

  滬劇電影《挑山女人》的問世,得到了上海市電影發行放映行業協會的支援,不日將在上海近百家影院集中放映,並在全國各地巡映。值得一提的是,該影片還將走出國門、走向世界。10月28日,《挑山女人》劇組將攜影片亮相在美國洛杉磯舉辦的2018年第14屆“中美電影節”。未來,還有望前往印度、西班牙等地參加當地電影節,綻放中國傳統戲曲魅力綻放,唱響原汁原味的“上海之聲”。

  中國女人的“挑山精神”

  不同於傳統戲曲電影照搬實錄的表現手法,《挑山女人》充分尊重舞臺原作,盡可能保留戲曲演出的經典段落和唱段,並以紀錄片的形式穿插于作品整個創作過程。影片中,既能聽到長達5分鐘的滬劇賦子板“風雨過後艷陽天”,原汁原味的80多句唱字字錐心、聲聲催淚;也能夠看到創排過程中飾演王美英的華雯,怎樣挑著扁擔,踏著原型汪美紅的腳印,一步一挪地攀上齊雲山的巔峰。

  影片拍攝過程中,頂著40多度棚內高溫,在各種照明燈光的灼烤下,主演華雯幾度累癱卻依然咬牙堅持。為趕拍攝進度,最誇張一次華雯整整70個小時不眠不休,光換粧就達七八次,週旋在不同的景中連續拍攝。最後一組鏡頭是雪景,為讓雪花不被飄散,棚裏關了所有的空調和通風設備,就在這滯悶空間,華雯穿上了影片中最厚一套棉襖,在極度疲憊和虛弱的情況下完成了高難度的唱腔和表演,直到導演汪灝那一聲“咔”,她才鬆懈下來,直直倒地昏厥過去。

  重度中暑,讓華雯修養了好多天才緩過來,就連化粧師都心疼她這樣“不要命”,華雯自己卻説:“很多時候要成功、走出一片新天地,就是要經歷死過去再活過來的過程,就像鳳凰涅槃,苦透苦透熬過來才能熬出好東西。”如今回看,無論是汪美紅的人生攀爬路,或是華雯的滬劇攀爬路,也都是憑藉著中國女人所獨有的溫柔而堅韌、隱忍而頑強的“挑山精神”,才能最終登頂收穫那片“難得好風景”!

  滬劇電影又一里程碑

  滬劇是中國傳統戲曲劇種,起源於上海浦東的民歌東鄉調,誕生過《羅漢錢》、《白毛女》、《星星之火》、《雞毛飛上天》、《紅燈記》等優秀劇目。其中《羅漢錢》和《星星之火》分別在1957年、1959年搬上了銀幕。本次《挑山女人》作為中國戲劇梅花獎獲獎演員優秀劇目數字電影工程入選劇目之一,是改革開放以來上海首部現實題材戲曲電影。她的投拍,既是一次滬劇走向全國、用現代手段傳承、傳播中華優秀文化遺産的成功案例,也是滬劇暌違大銀幕近60年後首度回歸。“挑山女人”站上大銀幕,承載著幾代滬劇人的期望。

  據悉,滬劇《挑山女人》自2012年首演以來已演出數百場,通過前後三輪全國巡演,足跡遍佈上海、江蘇、浙江、寧夏、陜西、山西、山東、北京、安徽、廣東、香港等地,觀眾達23萬多人次。在全國範圍內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滬劇《挑山女人》曾獲中宣部第13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第14屆文華獎優秀劇目獎、中國戲曲現代戲突出貢獻獎等18個國家級和省部級獎項,主演華雯憑藉劇中“王美英”一角榮獲中國戲劇梅花獎“二度梅”和文華表演獎。

  和戲曲一場面對最多千名觀眾不同,電影的受眾群更多更廣,但華雯絲毫不擔心滬劇電影《挑山女人》會遭遇地域隔閡?她自信道:“或許滬劇因語言有其局限,但人類的情感是共通的,好故事自己會説話。”她以《挑山女人》北上進京,南下赴粵巡演的經歷舉例:“都説南方劇種‘過江難’,我們在北京演出時,好多觀眾激動得眼淚止也止不住。南下到廣東的時候,只聽得懂粵語的觀眾,照樣熱烈鼓掌。可見好故事是跨越語言障礙的,好作品是可以克服劇種自身局限的。”

  “上海之聲”透過銀幕傳遍世界

  近年來,可謂是戲曲電影的集中爆發期,不但京劇電影《曹操與楊修》、《廉吏于成龍》、《霸王別姬》等一部接一部登上大銀幕,越劇電影《西廂記》、崑曲電影《景陽鐘》也讓戲曲魅力借助電影的現代科技手段走入更廣泛的人群,收穫更多年輕粉絲。

  既不同於傳統戲曲電影故事片式的拍攝手法,也不同於舞臺劇目現場直播式的復刻記錄,由導演汪灝執導拍攝的滬劇電影《挑山女人》則採用了虛實相間、故事與紀實並重的手法。長年浸潤于戲曲圈的汪灝熟悉戲曲程式化表演,而資深電視人的身份又讓他對畫面和鏡頭感很是敏銳,在他看來:“電影和戲曲本就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很多戲曲電影都沒能處理好兩者的虛實關係,從而為能達到1+1大於2的效果。”

  很多人覺得電影是寫實的藝術,因為需要實景拍攝,即便是棚景也是實物;而戲曲的魅力在於假定性,演員的表演幻化出萬千場景,無景勝有景,所以這兩者必然是矛盾的,他們的疊加必然會要其中一種藝術有所妥協和犧牲……但汪灝並不這麼看,他強調:“電影是實中有虛,而戲曲是虛中有實,戲曲電影的導演就應該找到一種途徑讓兩者契合,互補長短,互相襯托,才是正道。雖然不可能將戲曲現場演出的美全數保留,但也要實現美的最大化。”正所謂——“美人之美,各美其美,美美與共,世界大同”。

  當然,銀幕力量確實也助力中國戲曲走向更廣闊的天地,畢竟要將一台戲搬來搬去還是耗時費力的,即便是簡裝版也不容易,這和一張拷貝走天下的便捷是不能比的。滬劇《挑山女人》搬上銀幕,不但能讓滬劇這一申城本土劇種走出國門,也能讓它響徹世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