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南匯公交史:從"唯恐擠不上"到"有序慢慢上"

南匯公交史:從"唯恐擠不上"到"有序慢慢上"

2018/3/14 9:28:28 來源:東方網 作者:李軼捷 選稿:丁怡雋

  據《勞動報》報道,隨著《南匯公交發展史》一書的出版,在公交行業幹了三十六年的馬曉強又多了一個身份———該書的主編。2016年退休前的一個“小心願”歷經數年,終於成為了現實。翻開這本勾勒了百年公交發展軌跡的歷史書籍,時間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八年前,馬曉強退伍復員,進入公交行業的那一刻……

  隨處可見“推屁股”車

  1980年1月,馬曉強復員後,被分配到公用事業局下屬公交公司。當時公用事業局下的自來水公司、煤氣公司、公交公司都是“搶手”的全民企業,很多人擠破了頭想進去,馬曉強就近進了汽車五廠下的南匯中心站,也就是原來的二車隊,他後來才知道,南匯中心站是他報到前幾天才換的新名字。“我剛進單位還不會開車,就賣票,那時候,單位自己培養駕駛員,也要考證,由警察監考,跟現在差不多。”馬曉強沒做多久就開起了車。

  “上世紀80年代上海的公交車,大多數用的是兩節車廂的巨龍車,也叫鉸接式公交車。前一節車廂的車門靠近車頭,叫前門,賣票員就坐在門旁邊,後一節車廂靠近當中還有一個車門,是中門;在後一節車偏後頭的位置那裏還有一個後門,也坐著一個賣票員。連接兩節車身的‘關節’就是香蕉位子。很多上海小囡就喜歡坐香蕉位子,一轉彎就像拉風箱一樣,還吱嘎吱嘎地響。在稍微郊區點的地方,巨龍車都用在大客流的公交上,比如滬南線、周南線,這是當時南匯地區僅有的兩條往市區方向的線路。”聊起過去的公交車,馬曉強如數家珍。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回憶:公交車上一張報紙的位置能站17個人,冬天要穿滑雪衫方便擠車,還有一首流傳大街小巷的名曲《擠死了》。因為當時市民出行,近距離的基本靠自行車,遠距離的只能靠公交,一年365天,公交都是“客滿”狀態。馬曉強回憶,每個週末,東海農場的知識青年集中回城,南匯中心站的候車大廳跟現在的春運規模不相上下。很多乘客擠不上也要吊著,一個站停15分鐘是平常事,於是,有些站點就專門組織行管人員“推屁股”。幾乎每一輛公交車開走時都能看到門裏夾著花花綠綠的衣服。

  承包車輛讓職工“錢袋子”變鼓了

  人多車少,“調頭車”、“大站車”等特殊的調度模式出現在了公交運營中,在不增加公交總量的情況下,靈活地調劑了各站的客流。不過,這些措施還是顯得有些杯水車薪,並不能解決當時上海的“乘車難”問題。有數據統計,到80年代中期,南匯地區有公交職工530人,配備營運車輛75輛,線路也從馬曉強剛做售票員時的7、8條擴增到了15條,但是公交的發展還沒能跟上市民出行的實際需求。

  1988年,南匯公交成為擁抱改革熱潮的“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我那時候被安排組織站長招聘大會,我還記得是在南匯縣一個招待所的大會議室裏,聚集了一百多人,包括職工代表、評委等,對競聘站長的四名候選人打分、投票選舉,當場公佈結果,由楊宏任站長。這也是上海公交史上站長的‘第一聘’。”馬曉強認為,站長的公開招聘揭開了南匯公交的改革序幕,也是上海公交行業開始走向市場化的一個標誌。

  1988年10月,南匯中心站通過招投標的方式,開出了上海公交第一輛自負盈虧承包車———東大線定班車。那時候的馬曉強已經升任為工會主席,他能明顯地感覺到這次改革帶來的變化:“改革後,候車大廳窗口統一售票改成了直接上車買票,每天除了要上繳的部分,剩餘的都歸員工所有,承包制極大程度地調動起了司乘人員的積極性,多跑多得讓發車班次顯著增加,站裏的效益也好了,員工的收入成倍增加。”馬曉強回憶當時站裏有不少雙職工,開起了夫妻老婆車,家庭收入在當時絕對稱得上“小康”水準,公交行業的第一桶金也是在那時候積累下來的。

  收入提升讓公交司乘人員的積極性空前高漲,營運班次大增,“乘車難”明顯好轉,但其“副作用”也顯而易見。“我們當時從管理角度上看,都認為改革是在走市場化路線,但後來回頭看才發現,承包從本質上説,仍囿于目標管理,由於缺乏必要手段,導致市場上的無序競爭。”馬曉強描述,因為要“跑量”搶業務,那時,馬路上的承包車通常會在前半段壓車“積累”乘客數,後半段就開始“跑大獎賽”,變道超車現象嚴重,影響了正常的交通秩序。

  重新定位再出發

  公交史上最大的一次改革要數1996年取消月票了。“原來一張月票34塊,隨便怎麼乘都不要錢,上車也不用出示月票,直接叫一聲就好了,學生月票半價。有些人不買票也不買月票,上車一叫月票一樣免費坐車。12月31日取消月票之後,對於市區車來説,乘車難的問題大大地緩解了。”馬曉強依稀記得,從1996年以後,公交行業的變化節奏很快,除了車票從月票變成了預售票,之後又變成了自動投幣,公司也從承包制重回國有控股,歷經多次重組。鉸接公交車歷經20年“奔波”,露出了疲態。1997年,南匯地區首輛空調公交車(上海牌)在滬南線上投入試運營,市民第一次乘上了標有“雪花”圖案的公交車。“到上世紀90年代後期,私家車開始出現在馬路上了,鉸接式公交車車身龐大,車速慢,對交通擁堵造成了壓力,另外,發動機馬力也跟不上,就慢慢退出了歷史舞臺。那個時候,‘巨龍’車都換成了‘上海’車,許多乘客都爭著嘗鮮體驗。”

  然而,好景不長,突然有一天,馬曉強感覺公交車再也不用擔心擠不下,反而是太空了。“那時候地鐵已經開通了,因為不受紅綠燈和堵車影響,地鐵逐漸取代公交,成為了市民首選的出行工具,公交的定位就有些尷尬了。”之後,南匯公交果斷決策,調整了發展方向,關注地鐵無法觸及的“最後一公里”,開出了配套地鐵的短駁車,以及跨省市的洋山專線,特殊時期的“春運專線車”通過提升乘車服務體驗,重新贏回了乘客。

  2014年,為滿足環保出行需要的新能源車被投入使用,馬曉強也快到了退休年齡,工作近四十年,他親身經歷了公交公司的變革,親眼見證了公交車從“冒黑煙”到“零排放”,他想記錄下這段歷史,於是,便有了《南匯公交史》的誕生,有了百年公交躍然紙上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