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金山區"愛的港灣"服務團隊:讓生命帶著尊嚴謝幕

金山區"愛的港灣"服務團隊:讓生命帶著尊嚴謝幕

2017/9/14 10:04:55 來源:東方網 作者:黃麗春、付婷 選稿:丁怡雋

  東方網記者黃麗春、通訊員付婷9月14日報道:2012年2月,上海一位市民通過網路向當時的上海市委主要領導反映其患晚期癌症的父親住院困難。此事迅即得到上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的高度重視和積極回應。此後,“臨終關懷”分別於2012年、2014年兩次被納入上海市政府實事項目。

  2014年10月,上海市金山區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成立了“舒緩療護”病區。兩年多來,累計收錄臨終病人264名,其中有240名安然離世。由醫護人員、社會人士、癌症康復者等共同組成的“愛的港灣”志願服務團隊,時刻謹記“讓生命帶著尊嚴謝幕”,他們用真心和真情換來了病人與家屬“0投訴”“100%滿意”,收到患者家屬喪葬後送來錦旗25面,表揚信7封,口頭感謝不計其數。通過兩年多時間的努力,舒緩療護病區獲得全國臨終關懷示範基地、全國(關愛生命、奉獻愛心)先進集體、上海市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好人好事提名獎等一系列榮譽。

圖片説明:“愛的港灣”先進事跡報告會現場

  昨天下午,金山區舉行“愛的港灣”先進事跡報告會。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高浩美、舒緩療護病區護士長王春梅、護士代嬌、家屬代表賀綠萍、志願者代表魚平和金山區新聞傳媒中心記者付婷從不同的視角講述了“愛的港灣”服務團隊的先進事跡和崇高精神。感人肺腑的細節、默默無聞的堅守、生離死別的憂傷,無不引發與會人員強烈共鳴,一次次感動淚目,一次次掌聲響起。

  生命最後一刻的“獲得感”

  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舒緩療護病區設立在中心四層。

  一走出電梯,迎面墻上“愛的港灣”幾個字格外醒目。與普通病房相比,這裡的住院環境處處透露著對人性的關懷和付出:居家式的病房佈置陳設,讓病人和家屬感到溫馨自在;單人式入住安排,給病人更多自由空間;為每位病人量身定制的週到服務,讓臨終患者感到“被尊重”“不孤單”。

  “我們就想把這裡打造成居家式的、生命最後一站的棲息地。病房儘量安排單人一間居住也是這樣考慮,因為病人和家屬很多時候需要私人空間,單人居住更像在家裏一樣,會感到自在、安全。”

  據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護士長楊慧峰介紹,為了提高臨終病人住院的舒適度,減輕臨終病人的痛苦,中醫適宜技術的介入,起到了很好的診療效果。他們運用芳香療法,製作香薰香囊,改善病人的睡眠,緩解病人不適。醫護人員則經常學習心理學、中醫藥學等知識,為臨終患者按摩、疏導等,減輕了病人的痛苦和焦慮。針對病人不同的病情和症狀,病區還引入了音樂療法,如針對心、肝、脾、肺、腎讓患者對應欣賞《紫竹調》《胡笳十八拍》《十面埋伏》《陽春白雪》《梅花三弄》曲目,調節情緒、緩解壓力。

  張老伯因為晚期直腸癌住到舒緩療護病房,雖然只在病房住了短短41天就離世了,但張老伯和家屬卻感受到了舒緩療護病區醫護人員和志願者親人一般的關懷,其家屬先後三次前來致謝:

  “對他們來説,可能這是工作;但對我們病人家屬來説,他們就是生命的守護神,就像我們的家人一樣,真的很感激!”張老伯的妻子賀阿姨説。

  這樣細心體貼的服務環境,對患者家屬來説負擔並不高,納入醫保結算後平均每天的床位費自費部分只有幾元錢,讓群眾得到了實惠。

  儘管如此,臨終關懷這一事業對大多數人來説還是有些“陌生”,很多人認為進入臨終關懷就是“放棄治療”。通情達理如賀阿姨張老伯一家,最初面對死亡的時候也難免會恐懼和焦慮,也有來自親屬、朋友的不理解和壓力。而金山衛鎮舒緩療護病區正是用了這近三年的時間,充分發揮了“愛的港灣”服務團隊的作用,讓生命帶著尊嚴回歸,讓臨終事業得到了越來越多的人接受認可。

  沒有遺憾只有尊嚴

  “一次,我們為一名病人做志願服務,因為病情嚴重,他已經幾近全身癱瘓,也不能開口説話,只有一隻手可以活動。臨走的時候他緊緊抓住我們的手,跟我們握了好久。雖然他很虛弱,但可以感到他在盡力使出力量和你握手,真的很難忘,很感動。”

  志願者楊哲辛,今年讀大二。上高中的時候,他就和好朋友朱晟浩一起到“舒緩療護”病區做志願服務工作,他們也是“愛的港灣”服務團隊最初6名成員中的一分子。對很多95後青年來説,做普通志願者已經不容易了,而堅持做“臨終關懷”服務的志願者,更加有些“不可思議”:

  “沒什麼好害怕的,人早晚都有一死。而且這裡的病人都很親切和善,多接觸下來後發現,其實也沒有什麼。”朱晟浩説。

  其實,對一個家庭來説,一名成員生病,往往帶來的是整個家庭的壓力和憂慮。伴隨病人的,不僅是自己身體上病痛的折磨,更有因為與親人、朋友間關係微妙變化,所帶來的心理上的煎熬和打擊,令自己好像變得“與眾不同”起來。而醫護人員和志願者的付出,則成了中間必不可少的調和劑。

  “很多患者,雖然嘴上不説,但其實心裏很在意的。比如生病晚期,病房裏會有味道,親戚朋友探望走動也變少了,會有孤獨感,感到自己好像‘被嫌棄’‘被放棄’了等等。其實他們很需要親人的關心和陪伴,哪怕就坐在床邊不説話,只是靜靜地陪著他們坐一會,他們心裏也很開心的。”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志願者、藥劑師周紅説。

  周紅也是“愛的港灣”第一批志願者,她幾乎每天都會到每個病房陪病人聊天,跟病人握手,幫病人按摩。曾經有一位姓馬的病人,因為病痛折磨,不成樣子,他自己內心感到自己是家人的負擔,想用絕食來了結自己。周紅知道了後,堅持每天中午去給他喂飯,並經常去關心陪護他,終於感動了他,讓他的精神狀態也好了起來。

  “跟病人的肢體接觸很重要,能夠讓病人感受到你對他的關心,感受到對他的尊重,讓他感受到其實他和我們大家都一樣,我們沒有放棄他。”周紅説。

  有的時候,病人家屬可能因為工作忙碌,或者面對病痛本身的焦慮憂愁,情緒不自覺地低落,氛圍也很緊張。但因為有了志願者和醫護人員的關心走動,往往跟病人和家屬開開玩笑,聊聊天,就可以緩和這種氛圍,也讓他們忘記憂愁。

  如今,“愛的港灣”服務團隊的志願者們,已經達到了五十多人。他們還自發地由醫療、法律、心理、社工等人士組成了一支專業隊伍,每月開展團隊研討會,分析討論病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滿足臨終心願,讓病人最後階段不留遺憾。

  2015年1月,有一位姓高的患者住進舒緩病區,來的時候孤身一人,自始至終也沒有一個親屬陪護,剛開始對待醫護人員的態度也十分冷淡。後來在醫護人員和志願者深入接觸和感召下,高先生逐漸變得和善起來,也揭開了他心中的“迷”:原來他曾做過很多錯事,導致了周圍親人的陸續離開。如今在生命的最後階段,他也最渴望親情的回歸。

  浪子回頭金不換。“愛的港灣”服務團隊主動介入,多次聯繫高先生的父親,不斷在父子間牽線搭橋,最終了卻了高先生的遺憾。高先生去世前,特地為父母定做了兩件紅色的羽絨服作禮物,成為雙方最美好的回憶。

  還有一次,一位姓朱的老知識分子住進了病區。樂觀的他對生死看得很開,對身後事也做了詳細的安排。一次同老人聊天中,服務團隊偶然得知老人的房産證還沒有過戶,而老人對這些也並不回避,主動提出需要幫助。於是在志願者的協調下,老人和家人妥善地處理好身後事,最終安心地離開了人世。其家屬也兩度前來致謝。

  就在最近,八十多歲的楊老伯因為想念離婚後二十多年沒見過面的養女,“愛的港灣”服務團隊知道後,幾經尋找,最終幫助老人聯繫上女兒,滿足了老人最後的心願。

  以愛的名義擺渡人生

  “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在金山衛鎮舒緩療護病區,特魯多醫生這個著名的墓誌銘被詮釋得淋漓盡致。

  “身、心、靈、社”,作為“舒緩療護”服務的四個方面,心理關懷和靈性關懷十分重要,社會協助往往最不易被接受,也最容易被忽視,因為提到死亡,大部分人是回避或是不接受的。

  滿足病人最後的心願,減少病人的遺憾,讓病人和家屬正確看待生死,挑破橫亙在生死間那層薄薄的“窗戶紙”,畢竟艱難,卻又十分必要。

  “從2014年到目前,我們用了近三年的時間,完善了軟硬體設施,提高了服務水準,也讓不少人越來越接受生死這件事情。然而,畢竟死亡誰都沒有經歷過,患者和家屬面對死亡的焦慮和不安是在所難免的,我們只有盡最大努力去緩解這份不安。”金山衛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副書記高浩美表示。

  其實,面對臨終病人,“直面生死”這種觀念的轉變,不僅是對患者自己,對家屬尤其重要。病區曾經有一位去世的馬老伯,老伴因為傷病臥床,子女不同意老母親再去看一眼馬老伯的遺體。知道了這件事情後,病區醫護人員和志願者多方開解病人家屬,最終説通了子女,將臥床的老婆婆推去關懷室見了離世老人的最後一面,“當老婆婆伸出手緊緊握著馬老伯的手時,我們都泣不成聲了……”周紅説。

  然而,也有患者子女,由於家庭矛盾,老人直到離世也沒能見到自己想念的某個親戚一面,只能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

  “今後三年,我們要著重從兩個方面進行提升,一個是對醫護人員的,另一個是對患者及患者家屬的提升,從心理認知層面進行提升。”

  據高浩美介紹,未來一方面將加強對醫護人員的專業性的、理性的培訓;另一方面,尤其要解決患者和家屬之間的問題,找到以患者為中心的,親屬、朋友、社會關係等多方面的“平衡”,發揮平臺作用,搭建起服務和化解矛盾的橋梁。

  “比如我們會引入律師、法律援助等社會力量的參與,解決一些關於死亡可能引起的債務糾紛、遺産問題等,讓患者真正有尊嚴地安然離世。”高浩美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