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為老人送餐、助浴 靜安這家社會組織十年如一日

為老人送餐、助浴 靜安這家社會組織十年如一日

2017/3/20 9:03:21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蘇昊煒 唐燁 選稿:丁怡雋

  為上了年紀的老人提供到府送午餐服務,在上海不少社區已不是新鮮事。但在靜安寺街道,送到老人手中的不僅有熱氣騰騰的午餐,還有變著花樣的早餐與晚餐,就算在大年夜,飯菜也會準時送到老人家中。

  在這裡,老人們能享受到的養老服務不止於此。有老人在家發生意外,按下身邊的按鈕,馬上有人援助;有失能老人洗澡難,可預約專業人士到府助浴;需要生活照料的老人,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貼心的保姆阿姨……承接這些服務項目的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有一群熱心負責的工作人員,他們為轄區老人提供助餐、助潔、助浴、助急、助困等各種服務項目,至今10年,沒中斷過一天。

  外來大爺幾乎年年在上海過除夕

  “每天我爬的樓梯大概有1000多級,相當於50、60層樓高,很鍛鍊身體哦。”孫富華是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一名普通的送餐員,長年的風吹日曬讓他皮膚黝黑,竟然看不出他56歲了。

  7年前,老孫從河南老家來到服務中心,每天主要工作是為上了年紀的老人送去午餐和晚餐。

  每天的午間送餐,從上午10時開始。騎著一輛特製的三輪送餐車,他熟練地穿梭于狹窄的老弄堂裏,兩個小時內近100份午餐要送到老人家中。

  午餐送到了,老孫還有一個任務:要確認老人在家是否平安。老孫説,每次送餐時,只有聽到老人應門聲或是見到了本人,我才能放心走。正是由於這“應一聲”和“見一面”,老孫幫到了不少獨自在家遇到突發情況的老人。

  7年多的送餐,讓不少老人都把老孫當做了朋友:樓下大門鑰匙配一把送給他,讓他不必下雨天站在大門口淋著雨等門開,不知不覺中,孫富華竟然有了40多把大門鑰匙;老人第二天要去周邊閒逛,頭一天都會和他打個招呼,讓他把午飯放在家門口,不必因敲不開門而擔憂。

  

  孫富華在送餐中

  7年裏,老孫的年夜飯,有6年是在上海吃的。唯一回家的那年春節,還是因為女兒結婚,他才開口請了假。為啥不讓人替自己?老孫説,臨時頂替的人,可幹不了我這活。原來,靜安寺街道轄區內不少老小區內有很多彎彎曲曲的小路,有些老房的門牌號設計得也“淩亂”,還有的人家“藏”在弄堂深處,不熟悉人要找上一會。“兩個小時送近100份餐,外人怎麼來得及?”老孫説。

  對這份工作執著不捨的,還有40多歲的居家護理員馬玉琴。她是老孫的同鄉,雞年的除夕夜是她來上海9年中過的第8個除夕夜。

  馬玉琴專職照顧一對住在愚谷邨的老夫妻:兩位老人沒有子女,老太太患重度腦萎縮,生活完全無法自理,老先生年近90歲,身患多種疾病。9年前,馬玉琴住進老夫妻家裏,對他們進行一年365天不離人的照護。每天,她要為老人打掃衛生、洗衣、做飯,還要幫助他們翻身、擦洗、喂藥,既要當保姆,又要做看護。老太太去年過世了,她的外甥對馬玉琴説,沒有她,姑媽撐不了這麼多年。

  

  馬玉琴開展居家養老服務

  由於照顧老人工作的特殊性,服務中心在招募員工時會講明:在這裡工作是不能輕易請假的。因此,每年一到春節,上海戶籍的員工都會每天到崗,讓外地員工能夠“輪換”回家,但每年都有部分外地員工主動放棄回老家過年,堅守在崗位上。

  “85後”大學生一幹就是七年

  與很多社區為老服務社一樣,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年齡普遍在四、五十歲以上。照顧老人,有很多臟活累活,很多年輕人吃不了這個苦。不過,這裡有個“小年輕”,在這裡一幹就是7年。

  生於1987年的吳琪璐是個胖墩墩的小夥子,大學畢業後進入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目前是樂齡家園助老服務站膠州站站長。

  

  “85後”大學畢業生吳琪璐為老服務一幹就是7年

  説是站長,但這個站其實只有三個工作人員,這個站長什麼活都要幹。每天有150多位老人會到服務站的就餐點用餐,小吳要為老人們分餐、收拾碗筷。

  小吳説自己對靜安寺這裡特別有感情。他的爺爺、奶奶都是“老靜安”,他的童年時光就在附近的一處老房子裏度過。“現在,我們服務的老人中,有不少是看著我長大的,對我非常親切,我也非常願意為他們多做點事。”

  膠州路上住著一對老夫妻,因為脾氣有些古怪,鄰居們大多不願意與他們來往。通過一次次的到府交流,小吳漸漸取得了他們的信任,老夫妻平時遇上什麼困難,都想著找他幫忙解決。幾年前,由於年事已高,老太在家中病逝。老夫妻膝下沒有子女,老太的喪事全靠居委會和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來張羅。那天,老太太剛過世,遺體還停放在家中,按照老規矩,應該有個人幫她擦洗一下、換身衣服,但保姆不願意碰她的身子。小吳趕到後,二話不説拿起毛巾細細地為老太太擦身,還幫老太太精心挑選了她生前最喜歡的一套衣服,讓她體面地走完最後一程。

  當時,小吳大學畢業還沒幾年,也沒有成家。不少鄰居看在眼裏都説:一個小夥子能這樣做,太不容易了。

  背後有這樣一位“當家人”

  10年間,靜安寺街道的助老服務規模急速擴大:助餐、用餐服務人數從最初的每年一萬人次,上漲到了去年的42萬人次;居家照護人員從幾十人擴大到了700多人;樂齡家園助老服務站點從1個擴大了6個,還設立了兩個日間照料中心……這背後都離不開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當家人”方佩兒。

  今年68歲的方佩兒,退休前是機關幹部。剛退休時,有不少企業高薪邀請這位“老法師”當顧問,她都一一謝絕,而是選擇回到街道,當起了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負責人。

  

  2015年6月15日,方佩兒帶著60位老人乘坐上海旅遊大巴士,環上海著名景點遊覽

  地處中心城區的靜安區老齡化嚴重,在老房子集中的靜安寺街道轄區,老年人口更是佔到戶籍人口的36%以上。“靜安寺街道人多地狹,養老床位不可能完全滿足老年人需求,只能發展小而精的居家養老服務。”方佩兒説。街道通過向靜安寺街道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這樣的社會組織購買服務,為轄區內老人提供各種為老服務項目。

  10年前,居家養老還是新概念。要為居家養老的老人提供什麼服務,沒有標準答案。於是,一接手,方佩兒就一家家到府去了解老人們的生活困難和訴求。

  老人們的訴求五花八門:有些老人居住的房子沒有獨立的衛浴設施,洗澡成了個難題;有的老房子共用部位狹小,老人洗衣被很不方便;老年人的吃飯問題更是突出,“不少老人,做一次飯往往要連吃好幾頓,很少能吃上新鮮的飯菜”。

  方佩兒從這些五花八門的訴求中梳理出基本訴求,確定了集中為社區老人提供助餐、助潔、助浴、助急、助困等10項服務。

  10項服務,件件都用心。以助餐為例,方佩兒和同事們聯繫了華東醫院職工食堂、美麗園愛心食堂和孫克仁敬老院,由這三家社區共建單位為老人們製作午餐和晚餐。每餐都是一大葷一小葷一素一湯,政府補貼與企業獻愛心後,如今老人只要自付8元。每週,他們還會給老人們送上一頓有品牌的餛飩,換換口味。早餐同樣也沒有落下,富春餐飲店提供的饅頭、花卷等點心,樣樣都是價廉物美。腿腳方便的老人們可以到服務站的食堂就餐,走路不方便的老人可以申請送餐到府。一年365天,風雨無阻,即使過年期間也照樣為老人們送上熱氣騰騰的飯菜。

  

  服務中心為失能失智老人開展“喘息服務”

  近年,根據老人的需求變化,方佩兒對為老服務項目不斷進行調整。比如,針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中心推出了“喘息式服務”。轄區內有100位老人,如今每人每年可享受100小時免費的照護服務,讓疲於照顧老人的家人可以稍微“喘口氣”。

  這兩年,方佩兒覺得有點累了。

  越來越多的新問題,讓她覺得力不從心。比如,現在社會組織在申請創投資金時需要在市場化招投標中競爭,但服務中心缺少懂包裝項目的年輕人,很好的構想無法展示出來,容易在競爭中處於劣勢。

  年紀一天天上去,她的身體也不如從前,家中老伴身體也不好,方佩兒想過退休,但她“不敢”退,擔心“後繼乏人”。“街道這幾年通過選派一些年輕社工等途徑來培養接班人,但相比老齡群體的增加、養老需求的多樣化,仍需要進一步加大人才建設的力度。”如今,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有更多像吳琪璐這樣的年輕人,願意加入到養老服務隊伍中,能有人願意接過自己的“大旗”,將服務老人的精神繼續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