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頻道>> 國內新聞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讓農民自願加入得實惠 蘭考又有了"合作社"

2006年2月17日 08:07
[我要留言]

上 海

導 讀
  • 《快樂大轉盤》主持英子患癌症去世
  • 申城房價上月繼續下滑
  • 假環保"綠標"露頭 交警:使用假標受嚴處
  • 圖説上海:土家燒餅製作全程揭秘
  • 今雨暫歇雙休日小雨 週日起氣溫將回升
  • 上海千余受訪海歸三成待業家中
  •   “蘭考是個大有作為的地方……革命者要在困難面前逞英雄。”

      “共産黨員應該在群眾最困難的時候,出現在群眾的面前,在群眾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去關心群眾、幫助群眾。”

      “我們對蘭考的一草一木都有深厚的感情……苦戰三五年,改變蘭考的面貌。不達目的,我們死不瞑目。”

      ——焦裕祿

      (摘自穆青、馮健、周原《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

      對於很多人來説,人生方向的轉變往往是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的。或許,只有經歷了一個個成功與失敗、一次次喜怒哀樂的跌宕起伏之後,回過頭來,才能看清那命運的軌跡究竟是怎樣一道弧線。

      若干年以後,張硯斌一定還會記得這兩個日子:2000年8月29日和2004年9月16日。前者,是他從一個普通的農民成為河南蘭考三義寨鄉南馬莊黨支部書記的日子,他人生的追求隨之而轉向;後者,是南馬莊經濟發展合作社成立的日子,南馬莊農民的未來因之而改變。

      當選村支書那年,張硯斌還不到29歲,是全縣最年輕的村支書。6年過去了,無論村裏的鄉親還是親朋好友,依然直呼他為“硯斌”。他説,直到現在,當人們稱他為“支書”時,他還會“不自在起來”。

      2006年新年伊始,“那個來北京賣蘭考無公害大米的村支書”被越來越多的北京市民知曉,至於他的本名,記住的人並不多。這時,張硯斌愈發意識到,自己“不自在”的感覺,其實源自這一稱謂在他心中沉甸甸的分量。

      焦裕祿來到蘭考時,風沙、內澇和鹽鹼是蘭考的三害。焦裕祿去世後,蘭考繼續著他治理生態、改良土地的宏偉計劃。依傍黃河的南馬莊利用黃河淤泥和河水,在1966年第一次種出了水稻。如今,蘭考農民種出了無公害大米,卻賣不出去

      2006年2月11日,蘭考縣城,焦裕祿烈士紀念館。“我小時候,家家都挂著這張照片。”張硯斌仔細端詳著墻上的焦裕祿照片,臉上充滿了崇敬。或許,他已經意識到,焦裕祿發誓“改變蘭考貧困面貌”的接力棒已經交到他們這一輩手上。“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不僅是一個口號,也是他們必須完成的責任。

      站在焦裕祿照片前,他的心是坦然的,雖然他那人均年收入只有1200元的村莊還沒有脫貧,但他們一直沒有停止努力。

      紀念館外,是喜氣洋洋的大紅春聯、令人眼花繚亂的煙花和熙熙攘攘的人流。“明天是正月十五,想著給孩子買些‘大花’,還有燈籠!”張硯斌想起了媳婦的叮囑,不過,他知道,明天或許看不到孩子放花啦,“何縣長讓我儘快去北京”。

      “何縣長”叫何慧麗,是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2003年,中國農業大學與開封市合作共建,何慧麗到蘭考挂職副縣長。

      上任的第一個月,何慧麗“跑”了11個鄉,走訪的是最貧困的農戶。農民的樸實,讓她感動;貧困的現實,令她震撼。“地下沒礦産,地上作物錯過了結構調整”,在何慧麗看來,農業大格局已經形成,要讓這樣一個以種糧為主業的中部地區農村迅速富裕起來,“不是神話,就是鬼話”。

      除了貧窮,農民之間缺乏家庭之外的親情、友情和關懷的現實同樣令她憂心。“政府為主導、農民為主體、知識分子參與、合作是核心”的農村合作社試點,成了這位挂職副縣長在任上的努力方向。

      2004年,國家把在蘭考農村推廣沼氣池作為一項扶貧項目。就在很多村嫌前期建設“太麻煩”而不願參與的時候,張硯斌卻反覆到縣農業局爭取,一定要把原本不在計劃內的南馬莊加進來。

      “我原來不咋管村裏的事,太忙!”張硯斌是全縣僅有的兩位有高級獸醫師證書的人之一,頗受農民信賴,早出晚歸一天能掙一百五六十元。“算方圓幾十里的高收入人群啦!”他笑著説。而當時,“南馬莊,好告狀”是遠近聞名的,村裏經濟發展不起來,是個爛攤子。村裏的黨員,尤其是年輕人推選張硯斌當支書,是看中他能為村裏帶來朝氣。

      張硯斌進入了何慧麗的視野。何慧麗把南馬莊納入試點,經常帶著張硯斌和其他村幹部到外地開闊眼界。考察、學習,為張硯斌們打開了一扇窗,他們意識到,“合作”才是新農村發展的方向。

      “橫貫全境的兩條黃河故道,是一眼看不到邊的黃沙;片片內澇的洼窩裏,結著青色的冰淩;白茫茫的鹽鹼地上,枯草在寒風中抖動。”這是焦裕祿剛到蘭考時遇到的災荒景象。當年,是“焦書記”用共産黨員的人格力量、無私奉獻的實幹作風,將原本在風雪之夜也要遠走他鄉的鄉親們感召在一起,開始了蘭考人艱苦而自豪的家園重建。“合作”,曾經讓這裡的人們在與惡劣的自然環境搏鬥中樹立了一面永不屈服的旗幟。而今天,在經歷了滄海桑田的變化後,為擺脫貧窮壓抑在心頭的陰影,人們再次想到了“合作”。儘管,今天的合作之路該如何走下去,在蘭考農民心中還是一片朦朧,但他們必須行動起來。

      2004年9月,在何慧麗的支援下,南馬莊成立了農村合作社,久違的腰鼓、盤鼓聲讓村裏重新熱鬧了起來。“不都説‘鼓’舞人心嗎,還真是這回事!這鼓一敲起來,渾身的勁頭就來了!”農民們這樣説。搞經濟合作,不是何慧麗的長項,她首先想到的是節支:“一個村幾千畝地,需要多少化肥?統一進,能省多少錢!”

      無論是文藝隊還是統購農資,其實只算把農民“組織”起來,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合作。當年不計産出、不顧個體農民利益的“大躍進式”“合作”,讓上世紀中國農村的合作制逐漸“變了味兒”、誤入歧途。而在今天,張硯斌他們認準了:一定要讓那些自願加入合作社的農民從中得到實惠,光節支還不夠,必須開源,“合作”是要辦成那些一家一戶辦不成的事兒。由此,“無公害大米協會”應運而生。“蘭考沒有工業,土好、水好、環境好,生産無公害大米,既健康、又環保,價錢也高,農民能得到更多的實惠。”

      種植水稻,是蘭考人的又一項驕傲。焦裕祿去世後,蘭考繼續著他治理生態、改良土地的宏偉計劃。依傍黃河的南馬莊利用黃河淤泥和河水,在1966年第一次種出了水稻。因為品質好,南馬莊大米一直不愁銷路,往往米還在加工機上,就已經被收購一空。在這樣的情況下上無公害大米項目,在很多人看來,是一種冒險。

      何慧麗坦言:“當時我擔心:農民合作原本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聯合生産無公害大米無疑更增加了風險。但他們有這樣的想法,是好事,我支援。”2004年3月底,農業部聽取了著名“三農”問題專家溫鐵軍的彙報,決定支援農村合作社試點,南馬莊無公害大米得到了農業部立項支援。

      700噸大米放在農民家裏。“如果今年賣得很糟糕,我們的無公害大米試點也就失敗了。明年,也許就沒人會種無公害大米了”

      2005年12月26日,河南蘭考,一輛10噸載重卡車滿載上路。

      張硯斌、合作社副理事長付玉平與司機一起,擠在狹窄的駕駛室裏。他們身後,是蘭考農民平生第一次收穫的700噸無公害大米中的一小部分。此前兩個多月,從昆明到鄭州再到北京,張硯斌已經為賣米的事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而一個月前在洛陽,純樸實在的南馬莊農民為無公害大米“作成”的第一筆生意,就中了不法商人設下的圈套,一下子賠了8000多元。

      而在鄭州,原本超市裏同等品質的大米賣出的高價錢曾讓南馬莊農民喜上眉梢,但等自己的大米要打進超市時才得知,進超市不僅需要數萬元的“進店費”,還要有幾個月到一年不等的“押貨期”。習慣了一家一戶種田、賣米、收錢的農民這才意識到,大規模生産之後,是對流通領域的陌生。“大米賣了,錢要幾個月後才能拿到,真是這樣,村裏人還不把我家給拆了!”張硯斌知道,此路不通。情急之下,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進北京。

      南馬莊大米在洛陽、鄭州遭遇困境,何慧麗都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來北京會怎樣?何慧麗一樣感到茫然。雖然是副教授,可她也不會賣大米。

      10噸大米運抵京郊趙莊村“梁漱溟鄉村建設中心培訓基地”,張硯斌和付玉平開始了在北京的賣米之路。每天清晨,兩人都盡可能多地把大袋、小袋樣品扛在身上,到北京的各個機關、學校、社區推銷;入夜,帶著一身疲憊回到“基地”。

      “你在哪兒?”“在路上。”“在回來的路上?”“不,在送米的路上。”“辛苦了。”“別説什麼辛苦,只希望我們齊心協力,不計名利、不計得失,讓南馬莊的人都過上好日子。”這是一天晚上11點多鐘,已經回到“基地”的張硯斌同付玉平的一段短信“對話”。在那些寒冷的冬夜,這兩個兒時就在一起的夥伴就是這樣靠著彼此的鼓勵相互溫暖著。

      三四天工夫,大米樣品送出了200多公斤,可一斤大米也沒有賣出去。而在北京一些農貿批發市場上的經歷,更讓他們的心情落到了最低點。

      “在市場裏,賣主問我,米是自己吃還是往外賣?自己吃,買這種;要賣,就買這種。一樣的包裝,東西不一樣啊!”付玉平説,“我們生産無公害大米,知道成本有多高。有綠色雙A食品認證的大米每公斤只賣兩塊八九,傻子都能看出其中有問題。説是25公斤的包裝,賣主説,最多有24公斤,你要足斤的,得再加錢!”

      “如果市場是這樣,我們的無公害大米還有出路麼?我們的心都涼了。”張硯斌説。“種無公害大米,原本是想讓農戶多收入一點兒,哪怕只多收一兩百塊錢!現在,我想的是,無論如何也要保證他們的收入不比種其他水稻的農戶低。”眼看米賣不動,張硯斌暗暗嘆了口氣,“如果今年米賣得很糟糕,我們的無公害大米試點也就失敗了。明年,也許就沒人會種無公害大米了。”

      “為了提高産量,原來我們每畝水稻施氮肥超過50公斤,而生産無公害大米,每畝氮肥不能超過27.5公斤,氮肥多了會導致硝酸鹽超標;原來每畝要上磷肥50公斤到75公斤,現在最多只能上40公斤;因為價格貴,原來農民都不特意用鉀肥,但為了提高大米品質,現在要求每畝上20公斤,同時,還要上3公斤鋅肥。”身為農藝師的無公害大米協會理事長范振宇如數家珍,“此外,我們不再使用那些毒性大、高殘留的農藥,農藥使用的間隔也至少要有10到15天。而在水稻生長後期,我們全部採用生物農藥。以前,農民們習慣在馬路上晾曬稻穀,現在不允許了,因為鋪馬路用的瀝青可能會對稻穀有污染……”

      2005年秋收,南馬莊無公害大米比一般稻米平均減産17%。但是,用它煮飯熬粥卻有一種分外的清香。

      “這些大米,是農民拿自己的善心、良心和對社會的責任心生産出來的。他們是把自己的心都掏出來了啊!”眼看張硯斌他們為了大米的銷路沒日沒夜地奔波卻一無所獲,何慧麗幾次流下了眼淚,“因為有了南馬村的無公害大米協會,整個三義寨鄉的農藥經銷戶都承諾不再賣劇毒農藥。這是多大的社會效益啊!整個三義寨鄉有3萬畝農田,年産1.5萬噸糧食啊!”

      “蘭考農民的無公害大米在北京遭遇困境。”隨著媒體對此事的披露,事情發生了戲劇性轉變。短短十幾天,第一批10噸大米便銷售告罄。1月22日,農曆臘月二十三,傳統節日“小年”。在北京一家農貿市場,“南馬莊無公害大米北京服務處”正式掛牌成立。然而,人們的疑問也來了:“沒有媒體幫忙,你們能賣出大米嗎?”“下一次,媒體也賣不出10噸大米了。”

      “一款手機要兩三千元甚至更多,但人沒有手機一樣能活著;然而,人沒有糧食不行。按市場規律,糧食是賣不出大價錢。但生活在這個土地上的人,就應該熱愛這塊土地上的農民,他們一年到頭耕耘在田地裏,你忍心讓他們的收入是負增長?你忍心看他們在無序的市場競爭中被人把糧價壓得那樣低?這就是我們的政府為什麼要利用各種辦法反哺農村、農業的原因。你熱愛農民一分,農民就會回報你十分。看上去我們是在賣大米,但實際上我們是在推廣這樣一種理念。”何慧麗説。

      “我們拿出的是觀念,而農民拿出的是生命”

      冬日裏的鄉村,夜晚來得特別快。不到晚上8點,已是暮色沉沉。

      張硯斌出了合作社,摸黑往家走。除夕剛剛回到家的他,從正月初四開始就又忙起來,“我們一直在算賬,大米賣得怎麼樣,要儘快給村民們一個交代。”前方農戶家裏透出的些許光亮映襯出路邊一高一矮兩個人影,“爸爸——”稚嫩的呼喊傳來,是張硯斌的媳婦和3歲的兒子在迎他回家吃飯。最近幾個月,家人團聚成了一份難得的幸福。

      這幾個月村裏的變化,有些令張硯斌都感到意外。在南馬莊,往年冬天一下雪,各家各戶都習慣了把掃出的雪往路上堆,可這個冬天,第一戶早起的農民自覺地把自家門前馬路上的積雪掃得乾乾淨淨。隨著一戶一戶的農家院門打開,被積雪覆蓋的馬路也一段一段顯出它油黑的本色。“以前村裏是一盤散沙,現在,人心真的開始聚攏起來啦!”張硯斌感慨道。這不由得讓記者想起了何慧麗的一番話:“南馬莊農民要致富,不能光靠無公害大米,但它經濟的起步,一定是從合作生産開始的。”

      沒有暖氣,破舊門板上的縫隙足有兩指寬,人在合作社屋裏説話,呼出的呵氣清晰可見。吃罷晚飯的張硯斌又趕回合作社,他曾經規定,每次合作社的會議必須在晚上十點半以前結束,可他們從來沒做到過。“有太多的事需要商量。”張硯斌説。

      為了忙活大家的事,張硯斌獸醫的活兒已經擱下一年多了,家裏的田也都靠媳婦一人操持,個人經濟上的損失不言而喻。“其實不只我一個人,付玉平原來是養豬大戶,范振宇和我們合作社的理事長周孟奇原來個體經營農資都挺紅火,現在也不幹了。”沉吟良久,張硯斌笑了笑:“國家取消了農業稅,作為村幹部,我覺得最好最好的,就是能讓我們騰出時間和精力為農民多做一些實事。”

      “粗粗算一下,我們村裏幾乎家家都有小型農機具,總價超過150萬元;如果我們能把全村的土地整合在一起,購買大型農機具用不了50萬元。如果那樣,既避免了現在的浪費,又降低了成本。”同時,張硯斌還心裏籌劃著,到2007年,將大米生産的等級從“無公害”提升到“有機食品”,那樣,種糧利潤就會成倍地往上翻。

      “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我們拿出的是觀念,而農民拿出的是生命。”何慧麗這樣説。2005年11月,何慧麗已經調任開封市禹王臺區挂職副區長,“我會繼續關注蘭考合作社的發展。”

      張硯斌估算著,這次農戶種植無公害大米的收入,大概不會低於往年。或許這是今年春節最讓他高興的事了。

      “因為焦裕祿,到蘭考的火車很多。”蘭考站前,張硯斌自豪地説。蘭考,這個平凡之地,因焦裕祿而不平凡起來。當年,所有經過蘭考的火車都要停車,以向焦裕祿——這位永遠活在人民心中的蘭考縣委書記致敬。同樣,今天的歷史也不會忘記每一個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無私奉獻的人。記者邢宇皓

      

    image

      張硯斌(右)過春節也忘不了放在農民家裏的幾百噸大米。記者趙洪波攝

      

    image

      蘭考農民腰鼓隊為賣大米助威。記者趙洪波攝

      

    image

      獨特的賣米方式吸引了北京市民。記者趙洪波攝

      

    image

      當場煮粥證明大米優質。記者趙洪波攝

      

    image

      焦裕祿烈士陵園壁上毛澤東同志的題詞:“為人民而死,雖死猶榮。”

      

     
    中國頻道推薦閱讀

    兩院院士王選逝世
  • 中美貿易順差1141億美元 給中國帶來巨大壓力
  • 二戰中國勞工將首次在國內對日企進行索賠訴訟
  • 在巴遇害工程師家屬可獲40萬保險賠償 遺體17日運回國內
  • 吉林延邊一氧化碳中毒死亡人數增至15人 東方新聞排行

  • 遇害工程師家屬悲痛萬分
  • 楊虎城之孫致函馬英九要求為其祖父平反
  • 一貨輪在福建平潭海域觸礁沉沒37人失蹤
  • 國民黨宣傳廣告引爭議 馬英九澄清:外界誤讀
  • 香港公司兜售頭銜續:50余院士退出管理科學院

  • 明思克航母起拍價1.283億
  • 王安石是行為過激的偏執狂 貂蟬生死成千古之謎[圖]
  • 毛澤東出訪蘇聯秘聞[圖] 十大元帥的後代今何在?
  • 揭開慈禧寢宮看不見的隱私 唐僧是我國最早的人蛇?
  • 粟裕兩年癡情打動少女心 更多歷史秘聞
  •  

    選稿:石素芳    來源:光明日報   
     
  • 北京發現有毒麵條粽子 添加硼砂大米變成元宵粉
  •   2006年2月8日 09:05
  • 教授進京賣米希望帶領農民創造直銷新模式
  •   2006年1月28日 10:09
     

    滬2-7℃ 京-8-5℃ 穗12-16℃
    王選院士病逝
    聚焦2006年春運
    歡歡喜喜鬧元宵
    百姓春節一本帳
    香港旅行團埃及遇車禍
    ……>>更多
    畫説九州
    建校土地資金被用來建豪宅
    遇害工程師家屬悲痛萬分
    南京明城墻長度昨揭曉
    ……>>更多
    深度‧聚焦
    中青報—從自駕風看腐敗濫權鏈條
    《中國企業家》雜誌—王選的遺産
    新聞晨報—中國人為何受恐怖襲擊波及
    北京週報—走向消亡的自行車王國?
    鄭州晚報—擇校費納稅意味亂收費合法?
    經濟參考報—黃河上游水電站之惑
    ……>>更多
    科教中國
    高考新增兩個自主命題省份 總數達到16個省
    南京試點藥房託管 二級以下醫院不再經營藥房
    21歲小夥患皮膚鬆弛症像60歲老頭[圖]
    上海科技出版社推出《王選的世界》電子版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