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頻道>> 國內新聞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廣州近百名老年乞丐聚居居民樓晝伏夜出行乞

2005年12月6日 08:06
[我要留言]

上 海

導 讀
  • 上海3家醫院:單病種限價為患者"減負"
  • 研究生稱以挖貓眼解氣 校方介入調查
  • 滬嚴查液態奶生産過程 光明接受駐場監管
  • 明年春節兩岸直航包機所有臺胞可搭乘
  • 倣真槍射穿兩液晶屏 年輕人壓力需重視
  • 滬15日起啟動冬季用電錯避峰預案
  • image  

    在“乞丐樓”二樓的一個房間裏住著七八名老人,女的住下鋪,男的住上鋪。

    image 

      老人在街頭行乞

    image

      吃過晚飯,老人們陸續走出那棟二層小樓,然後分頭去討生計。

      專題動機

      11月中旬,本報曾推出關注深圳治安——“同鄉村”調查連續報道。就在這組報道的後期採訪中,
    記者發現了一個特殊的群體——近百名聚居在一棟兩層小樓中的老年乞丐。

      這些老人來自河南農村,因老家常年遭受水災,就來到深圳成為職業乞丐。從事這個行當,他們也有自己的無奈:年齡大,文化不高,難找工作。在這裡,他們漸漸習慣了路人的白眼,甚至挨打受罵的經歷,同時也品嘗著用討來的錢養活自己、貼補家用的欣慰。

      無疑,他們屬於弱勢群體;他們的存在也或多或少地影響著周圍人群的生活秩序。但有專家指出,只要他們沒有違法犯罪行為,他們的生活狀態就不應該受到強制性的干預,有關部門及社會各界應該通過努力,建立多層級的救助和管理機制,幫助他們逐漸走向正常的生存軌道。

      今天起,本報推出“乞丐樓”調查專題報道,就是希望引起大家對這個特殊群體的關注,希望大家對類似群體的救助和管理問題出謀劃策。如果你有好的建議,請撥打本報熱線電話:0755-83325000。

      名詞解釋乞丐樓

      在羅湖區黃貝嶺中村,有一棟兩層樓的出租屋,裏面聚居著來自河南駐馬店市各縣農村的近百名老年乞丐。他們説,之所以住在一起,一方面是為了相互照應,一方面可以節約房租。因為他們租住的這棟兩層小樓沒有很明顯的標誌,為了報道方便,我們將之簡稱為“乞丐樓”。因此,“乞丐樓”在這裡沒有任何傾向性的意義。

      午夜,深南大道書城前的人行天橋上,常見睡著或坐著的阿婆阿公,面前放著一個大瓷碗,靜靜地等待路人的施捨。淩晨,都市牛仔酒吧門口,總有拿拐杖和瓷碗的阿公阿婆站在路邊,不時向過往男女拱手作揖……

      這些都是深圳的“夜討者”。

      採訪中,記者不經意間發現了一個聚居的乞丐群體,上百名以乞討為生的老年人,租住在羅湖區黃貝嶺中村一棟兩層的居民樓內。

      11月16日下午2時許,深圳雨後的天氣有些涼意。記者來到羅湖區黃貝嶺社區中村,對這個老年乞丐部落進行探訪。

      當日下午2時30分左右,記者來到488棟旁邊的那棟破舊樓房。該樓房分為上下兩層,墻面黑糊糊的,佈滿了蜘蛛網和油煙灰。一樓有兩間房,二樓有五間房,從樓房外面一道狹窄的樓梯可以直接上二樓。

      記者沿著樓梯上到二樓,來到一個開著大門的大房間。地鋪上密密麻麻地睡著十五六個人,女性睡在裏面,男性睡在外面靠近門。屋內僅有的一個留空的角落裏放著煤氣灶和煤氣罐。四面墻上挂滿了各種各樣包包和袋子。二樓其他幾個房間又被分成兩層閣樓,老年男子睡在上鋪,老年女子睡在下鋪。

      記者到來後,一些已經醒來的老年人陸續穿好衣服坐起來,有一搭無一搭地與記者聊起來,他們説,住在這棟小樓裏的都是從河南駐馬店市各縣農村來的,大約有近百人,多數都是六七十歲的老人,他們在深圳的工作就是乞討。

      一名78歲高齡的何姓老伯説,老家基本上每年都不同程度遭受洪災,莊稼都會被洪水淹沒,收入甚微,為了減輕家裏經濟負擔,老人們才紛紛南下。交談中,50多歲的張姓男子略顯羞澀地説,他本來想來深圳找份正常的工作,但年齡偏大,而且文化水準不高,根本找不到工作。後來碰到了在街上乞討的老鄉,就跟著走進了他們的行列,慢慢把乞討當成了自己的職業。

      張某説,初入行時,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他們之所以選擇“夜討”,雖然收入可觀一點,更重要的原因是不好意思,以免讓認識的人認出來後,感覺沒有臉面。

      下午4點多鐘,在另一個小房間裏,一名50多歲的男子正做晚飯,其他幾個老人或坐或躺等著開飯。上鋪一魏姓老漢説,他們一天只吃兩頓飯,晚上5點多吃一頓,然後就出門乞討,到第二天淩晨4點多鐘回來再吃一頓。魏老伯説,他們都是白天睡覺,晚上乞討,因為大白天怕丟人。下鋪的老婆婆補充説,晚上趕“夜市”,人多。當記者問到他們的收入時,魏老伯掰著手指算道,一天伙食費要兩塊多錢,房租要一塊多,也剩不下啥錢了。“我們的大部分東西都是撿來的。”他抖抖手上的煙説:“這也是撿別人的。”

      下午4點過後,整棟樓的老年乞丐都在吃完晚飯後,拿著拐杖、碗和編織袋等道具,陸續走出出租屋,然後直趨各個乞討區域。

      11月17日,記者向出租屋周圍的居民了解到,這些老年人在那棟小樓住了好幾年,他們中有一部分在九十月份時會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但不久又再來到住處,春節很少有人回家。

      行乞實錄:沿街掃鋪直説恭喜發財

      8時間:11月17日晚8地點:黃貝嶺商業街

      11月17日下午5點多鐘,一名60多歲的老年男乞丐右手拿著拐杖,左手拿著一個碗,肩上背著一個白色編織袋,從租住的二樓下來,然後從出租屋旁邊的小巷內穿到附近黃貝嶺商業街。

      走到商業街十字路口後,該乞丐先站著約一分鐘,雙眼左右觀望了一會,然後轉向商業街右邊的第一個商鋪。他走到商鋪門口後站住,面向商鋪大聲喊:“老闆,恭喜發財啊,老闆。”如果商鋪內工作人員不理睬,他拿起右手的拐杖在地上撞擊,然後將左手的碗在拐杖上猛敲,並配合著聲音吶喊,直到商鋪工作人員作出反應。5時40分,他手中的碗裏多了一枚硬幣。

      他第二次討到錢的時間大約在晚6時30分左右。商業街的一家性用品鋪面,裏面燈光比較昏暗,工作人員坐在店內,而且與街面還有幾級臺階。他站在臺階下大聲吶喊了約兩分鐘,因店內的工作人員沒作出反應,他道出一句“不給也要説一聲啊”的話後離開。

      他以同樣的方式向商業街的各個商鋪乞討,經記者觀察,他在乞討的過程中,90%以上都能成功。在商業街乞討完畢,已是晚上8點多鐘,可能感覺有些疲憊,老人在路邊坐下來,把碗和拐杖放在旁邊,從口袋裏掏出一支煙,邊抽煙邊看著路上的行人。當記者上前詢問當天的乞討成果時,他回答:“沒有多少,可能就幾十塊錢,回家清理才知道到底多少。”

      橋上瞌睡靜候路人施捨

      8時間:11月18日晚8地點:新秀立交人行天橋

      11月18日下午6點鐘,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坐在新秀立交人行天橋的臺階上。她的面前放著一個鋁制的小碗,身邊是一個污臟的旅行包和一根粗木棍。

      老婦人靠在臺階旁的欄杆上,低著頭,似睡非睡的樣子。有人經過時,她便拱手作揖,嘴裏發出悲哀的“哼哼”聲,但給錢的人並不多。老婦人也索性打起了瞌睡。直到6點半,一個小夥子把一枚一元錢的硬幣扔進鋁碗,老婦人才如夢方醒,連忙拱起手説了句“恭喜發財”!

      晚上7點鐘,一個年輕姑娘經過老婦人的身旁,從錢包裏拿出一元錢的紙幣,扔進鋁碗,這時一陣輕風吹來,紙幣落在了鋁碗旁邊。老婦人還在打盹。姑娘走了幾步,回頭看老婦人毫無反應,就走回去將紙幣放進鋁碗裏。這回老婦人終於醒了,她仿佛犯了錯一樣,連忙作揖,連説了好幾遍“恭喜發財”。

      老婦人可能的確累了,她收好碗中的紙幣和硬幣,裹緊了衣服,索性靠在欄杆上閉上眼睛睡覺,當靠在欄杆的姿勢累了時,就趴在旅行包上。間或有人向鋁碗中投放硬幣弄出聲響,老婦人也只是偏了一下頭,又繼續睡下去。8點整,老婦人從睡夢中醒來。她收拾起東西走下臺階,走向新秀沿河立交橋下的地下通道。一個白髮阿伯正坐在那裏行乞。

      老婦人用河南的家鄉話與老頭子寒暄,最後説,“我先回去睡了。”然後轉身離去,走進黃貝嶺中村黑暗幽深的小巷。此時已經是8點23分。

      攔住情侶面向男士討錢

      8時間:11月19日晚8地點:由黃貝嶺到東門的路上

      11月19日下午5點左右,由黃貝嶺到東門的路上,已是車水馬龍、人頭攢動。人流中,張老漢的腳步很快。突然,他看到前面有一對手挽手走在路中間的情侶,腳步立即變得細碎且有些零亂,一會嘗試從旁邊繞過去,一會又想從情侶之間鑽過去,幾次嘗試後,張老漢從情侶身邊包抄過去,趕到前面走得更快了。

      突然,張老漢停住腳步,立馬轉過身來,拿著湯碗的手上下搖了幾下,朝著迎面而來的男子就説“大老闆,行行好”,老漢手中的塑膠湯碗迎面而來,將低頭和女友耳語的男子嚇了一跳。“幹嗎”?該男子高聲説。隨即,張老漢重復幾遍説“大老闆,行行好……”。

      挽住該男子的女孩子的手收緊了,該男子的表情轉變了一下,由怒目而視轉為平靜,男子身邊的女友又收緊了一下手掌,張老漢又掂了幾下白色的塑膠湯碗,一陣風吹過,張老漢下意識用袖子擦了一下鼻子。

      最後,被女孩子挽住胳膊的男子拿出錢包,隨即又塞進口袋,對女友説“你有零錢嗎”?之後,女孩子拿出一個小布袋,解開扎口的繩子,摸出一個5毛錢的橙黃色硬幣,丟進張老漢的湯碗裏。

      張老漢又抖了一下湯碗,女孩眉頭一鎖,又在小布袋裏摸了兩下,掏出一枚一元的硬幣,再次將錢幣丟進張老漢的湯碗裏。隨即,張老漢低下身子,“謝謝好老闆”,張老漢説完,鞠了一躬,轉身走了,步伐加快。

      輪椅二胡引來更多關注

      8時間:11月18日晚8地點:黃貝嶺沃爾瑪超市旁

      18日晚7點多鐘,劉老漢坐在黃貝嶺沃爾瑪超市附近一張小凳上拉著有些走調的二胡。旁邊,他的老母親坐在輪椅上,蜷縮著身子一動不動。

      母子倆默默地注視著往來人群,偶爾會有一兩個行人投下一元的硬幣。18日從晚上7點20分一直到10點40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裏,劉老漢和母親一直沒有移動過半步。

      劉老漢説,他今年56歲,母親85歲,“家裏今天夏天著火了,老伴被燒死了,我媽有病,沒有錢醫治,就來了深圳乞討。”

      在等待路人“施捨”的時間裏,劉老漢大部分時間都在拉二胡。由於緊靠沃爾瑪超市,往來行人眾多,劉老漢的生意還不錯。記者數了數,從7點20分到8點鐘這40分鐘的時間內,有12位過路人往他的鐵盒子裏投了錢,大多是一元錢。

      在劉老漢旁邊不遠處,他的一個老鄉也在等生意。老鄉一動不動,用一塊白布包住了全身,只留了臉在外面。由於劉老漢有藝在身(二胡)、再加上帶著80多歲的老母親,贏得了不少路人的同情,生意明顯比那個老鄉要好很多,40分鐘的時間裏,劉老漢得到了12個路人的施捨,而老鄉的碗裏只多了兩三枚硬幣。

      夜越來越深,風漸漸大了,85歲的劉母被凍得瑟瑟發抖。晚上10點鐘,劉老漢點燃一支煙,又整了整衣袖,將二胡放進一個白色的佈滿各種斑點的袋子,然後清理裝錢的盒,劉老漢未細數就將硬幣倒進一個黑色的提包裏,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然後對老母親説了句什麼,推著輪椅離去。

      走近乞者

      經歷從老家沿路乞討到深圳

      人物:“李小子”,女,66歲

      66歲的“李小子”看上去比城市裏七十多歲的老人年紀還要大,她也喜歡刻意把自己的年紀説得老些。按“李小子”最初的説法,她剛到深圳才十多天,以撿破爛為生。和記者聊了一個小時之後,她才承認自己也乞討過。

      她説從家鄉出來,他們同行的五個人都只買了幾十塊錢的短途客票上火車,坐了一夜就遇上列車員查票,被趕了下來。五個人沿路乞討,每天走上幾十公里,間或用同樣的辦法逃票搭車。走了快一個月才到了深圳。

      對於自己的經歷,她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向人伸手也不容易啊。”她看著記者苦笑著説在深圳要錢的人多,“生意”不好,也經常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次她遇到一個個頭不高的男青年,剛湊上去説了句“幫幫忙吧老闆”,男青年就提腳踹在她的左胯上,把她踹倒在地,還追過去踢了好幾下。她説從那以後,她再也不敢要飯了。

      “出來苦不苦吧?”這帶著無奈和酸楚的反問句,是常常挂在“李小子”嘴邊的一句話。既然出來這麼苦,為什麼還要出來?“李小子”的解釋和其他人如出一轍:家裏遭災,下年的化肥錢、家裏小孩的學費,全都沒了著落。

      “你這麼大歲數,一個人跑這麼遠家裏人放心嗎?”記者問她。她突然低下頭,兩隻手忙亂地抹淚。“孩兒們也是説起來就哭。不過人是活的,啥樣都沒有過不去的。”

      心態面對陌生人不願説真話

      人物:魏老伯,60歲

      魏老伯他們住的小屋不到7平方米大,搭了簡單的上下鋪,住了7個人。魏老伯顯然對外來之客充滿了戒心,宣稱自己是來撿垃圾的,而後又説自己也順帶著要錢。魏老伯對自己的年齡有不同的説法,一會説自己78歲,一會又變成73歲。而他的家鄉也是不斷變化,先説是河南汝陽,後又説是汝南。

      與魏老伯的接觸就像是猜謎,他每次都會給個新説法,讓人不能確定什麼是真的。直到贏得信任看到他的戶口本之後,才知道他的實際年齡是60歲。魏老伯家在河南省駐馬店市汝南縣張崗鄉某村,家裏6口人,種著四畝二分地。今年家裏因為長時間下大雨,種的玉米和花生全都長了芽,於是,老伯和兒子都出了家門,兒子去北京打工,他來深圳乞討。魏老伯説,他經常在上海賓館附近乞討,能夠維持最基本的生活,包括房租在內,他每個月花150元。

      兒孫繞膝、安享晚年是大部分上年紀的人的心願,但是魏老伯説自己現在不想回家,“過年也不回去了,等明年收小麥的時候再回去。”一個6口之家,孫女上初中,孫子上小學,兒子農閒時還到處打工,看不出什麼原因讓魏老伯這樣背井離鄉來深圳乞討。他先是説家裏遇到洪災了,沒有收成,又説家裏欠債,因為孫子生病了。問到是什麼病,魏老伯不願意説。

      魏老伯説自己很想孫子,但是沒有辦法,除了兒子出去打工,只有自己出來乞討,家裏的口糧才夠吃,不知是不是出於慣性,他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能夠養活自己就不錯了”。

      遭遇有一次被打得爬不起來

      人物:老杜,男,72歲

      老杜今年8月來到深圳開始討飯生涯,在河南駐馬店新蔡縣的家裏,有四個女兒、兩個兒子,都已成家立業。

      老杜説,自己每天出去的收穫平均差不多有十塊八塊。下午5點到7點這段時間,是“工作”的最佳時間段,因為那時候街上人多,在公共汽車站和飯館門口都能要到一些零錢。

      老杜沒坐過深圳的公交車,他説,深圳的公交車太貴了,所以每次出去都是走路,很遠的地方都去過,最遠的到過世界之窗,那天就一直在走路。他一邊説一邊用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大圈。

      “有沒有挨過打?”面對這個問題,是長時間的沉默,“最常遇到的是不理,還有人會罵你。”他説,有一次,他向一個年輕人要錢,當時對方正在聊天,轉過頭就對他大吼了一聲“滾!”老杜突然停住不再説了,倒是旁邊一個女乞討者開了口,“怎麼沒有,有一次就在黃貝嶺村門口,他讓幾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朝胸口踩了好幾腳,都爬不起來了。我一問才知道,第一次人家給了他兩毛錢,他嫌少,又伸手,結果就被打成那樣。”老杜説,一般自己是不會找幾個男青年要錢的,但因為那天要到的錢實在太少了,“只有一塊兩毛,有些急。”

      老杜不願意多談自己的兒女,對沒人給他養老,言語間似乎看得很開,“家裏今年夏天被水淹了,屋子都泡在水裏。他們連自己都養不活……各顧各的吧。”

      記者採訪那天,老杜出去幹活前,小心翼翼地從墻上挂著的塑膠袋裏拿出一件嫩黃色的小外套,疊好後壓到了自己的枕頭下面。他説,這是前兩天要飯時一家給的,他準備拿回去給二兒子的孩子穿。

      願望還了債就給兒子娶媳婦

      人物:熊姨,53歲

      見到熊姨時,她正和同屋的人一起吃飯。熊姨在同住的一群人中很顯眼,她衣著整潔,黑色的薄毛衣外面套著馬甲,下身穿黑色條紋褲子。銀灰色的齊耳短髮梳得很整齊,皮膚白皙紅潤,只有在笑的時候眼角才出現幾條魚尾紋。

      “她會保養,看起來才這麼年輕!”聽老鄉戲謔,熊姨哈哈大笑,笑完後眼圈紅了。她説自己命苦,哪還有心思想著怎麼保養。她説自己都53歲了,要不是實在沒有辦法,也不會一個人出來乞討。

      “她丈夫去世了,看她在家挺可憐的,就帶她出來了。”同屋的韓某説,熊姨和他是一個村的,她丈夫兩年前得了癌症去世。“動手術花了5萬元,其中有一半是借的。”熊姨抹著眼淚説,丈夫去世後,除了三間土房、三畝地和幾萬元的債,家裏什麼都沒有了。兒子今年25歲了,還沒有娶上媳婦,本想今年有了收成,把債還清,明年再存些錢修幾間瓦房,給兒子成親。沒想到今年夏天下了三個月的雨,把地裏種的花生和玉米都澇死了。“想著兒子娶不上媳婦,我愁得天天掉眼淚。”熊姨説。

      “我現在不討錢了,深圳的錢不好討!”她説,有一次向一個年輕男子討錢,對方推了她一把,還罵罵咧咧的,她跟七八十歲的老人相比,討的錢不多,而且常被人推搡,她説自己因此就改去拾荒了。

      “明天我就回家,票都買好了。”熊姨説,她最近老毛病犯了,打算回家治病,等病好一些了還會回深圳。

      第二天,記者再到黃貝村,熊姨還在,她不好意思地説,因為週末人多,自己打算過幾天再走。

     
    中國頻道推薦閱讀

    秦嶺低溫困住500汽車
  • 江西農村閃婚調查:因龐大外出打工群體而引起[圖]
  • 新交法第一案終審宣判:司機無過錯撞死人賠10萬
  • 全國日均消耗千萬散發刺鼻味道降解餐盒[組圖]
  • 我國器官移植量世界第二 專家呼籲器官移植立法

  • 大連喜降今冬首場大雪
  • 世界新聞報:陳水扁未來兩年執政還能幹些什麼
  • 民調顯示六成八民眾支援馬英九競選台灣領導人
  • 陳水扁滿意度僅兩成 民進黨要阿扁為敗選道歉
  • 專家:"三合一"選後島內政黨基本盤無顯著變化

  • 冬日"水晶"現街頭
  • 十位終身未婚的名人[圖] 溥儀在蘇聯的俘虜生活
  • 毛主席用過的私人用品[組圖] 謁中山陵毛澤東拒走小道
  • 彭德懷的悲情婚戀 我軍著名將領長征時的職位及年齡
  • 49年武力解放台灣擱置揭秘 更多歷史秘聞
  •  

    選稿:胡靜    來源:南方都市報   
     
     

    滬-2-6℃ 京-7-0℃ 穗8-14℃
    禽流感疫情 防"禽"手冊
    江西九江發生地震
    神六雙雄訪港澳
    禽流感威脅人類
    哈爾濱停水風波 停水日記
    ……>>更多
    畫説九州
    鄭麗文的文宣戰攻勢淩厲
    大連喜降今冬首場大雪
    500余輛汽車被困秦嶺
    ……>>更多
    深度‧聚焦
    《環球》雜誌—中國官員哈佛學"做官"
    環球時報—英國在布達拉宮上空的諜影
    環球—禽流感不是對人類文明的報復
    經濟參考報--追問七台河礦難
    南方日報—大陸對臺新思維撼動台灣島
    齊魯晚報--醫生傳播艾滋病該當何罪
    ……>>更多
    法規解讀
    勞動者在工傷認定行政案件中應注意五大問題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扶持家禽業發展的若干意見
    12月1日起一批新法規新政策正式實施
    中國商務部頒布的《酒類流通管理辦法》全文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