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頻道>> 國內新聞 >> 正文 [消息樹]
保護視力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字體: 【列印】
江西農村閃婚調查:因龐大外出打工群體而引起[圖]

2005年12月6日 01:51
[我要留言]

上 海

導 讀
  • 6成白領薪高卻不開心 金錢與幸福不對應
  • 軌交4號線月底試運營 一票換乘成可能
  • 上海每年因意外傷害 "消失"一個班兒童
  • 劉翔:"今年冬訓可能不練跨欄"
  • "涉紅"辣椒油申城暫未發現
  • 7成"川妹子"保姆留滬上崗
  •   image

     新華社報道稱,實用性十足的“閃婚”正在以更務實的方式在江西安義縣演變為農村新“鄉俗”(資料圖片)。

    image

       今年1-5月,江西安義縣月均受理3起以上涉及婚約保證金的訴訟案件。

       

      
      快速婚姻出現在當地龐大的外出打工群體中,數萬元“婚約保證金”現象引發不少民間糾紛
      
      
      
      核心提示
      
      
    男人變心代價幾許?
      
      在安義一帶的江西農村,年輕女子的父母開出了1萬到3萬元的價碼。
      
      一位當地法官並不認為這個價碼代表著買賣婚姻,甚至,這也不被認為是按法律應該歸還的“彩禮”。
      
      向女方父母繳納的“婚約保證金”實際上成為一種平衡之道,所應對的,是男女青年由於外出打工而必須在數天內了結婚姻大事的現實。
      
      這種快速結婚的現象被新華社記者稱為“閃婚”新鄉俗,關於“保證金”的眾多糾紛同時證明,一些年輕男性感到委屈,基於雙方缺乏了解而造成的婚姻破裂,為什麼一定由“他”而不是“她”來付代價呢?
      
      “是他先不要我女兒的,保證金當然不能退給他。”
      
      12月3日下午,56歲的李來英(化名)靠在門板上,數落“拋棄”她女兒的那個男人不應該。
      
      “不能説有錢想找幾個老婆就找幾個。”
      
      這位農婦的家在江西安義縣東陽鎮閔埠村,村裏剛修的水泥路還不能行車,雨天去她家需穿上雨靴,踏過紅土地上的泥濘。
      
      4個兒女都在外打工,李來英一個人住在僅有的兩間土房子裏,儘管雨天天色陰暗,也捨不得開燈。
      
      她説的是四月份離婚的小女兒,因訂婚時收取男方1萬元的“婚約保證金”至今還在僵持著。
      
      “我三個兒子結婚時都交了保證金。”李來英説,這裡“到處”都是這樣。
      
      新華社記者曾報道過當地的這一習俗:由於大量男性青年外出打工,在回鄉的短暫時間內,他們與女方以簽訂協議方式迅速確定戀愛、婚姻關係,並在交納數萬元“婚約保證金”後一同外出務工、同居。報道認為,此種實用性十足的“閃婚”正在以更務實的態勢演變為農村新“鄉俗”。
      
      6天結婚倆月離婚
      

      保證金並沒有保住她的婚姻。林青與丈夫在相識6天后結婚,婚姻只維持了兩個月。
      
      “沒想到他(原來的女婿)變心變得那麼快。”李來英説。
      
      李來英的小女兒林青(化名)出生於1981年5月。
      
      她與丈夫在相識6天后結婚,婚姻只維持了兩個月。
      
      去年年底,安義縣萬埠鎮一村民做媒,要給林青找個對象。男孩叫楊更(化名),生於1979年,當時還在蘭州打工,銷售鋁合金。
      
      春節前,楊更回到了老家,媒人于1月21日安排雙方見面。
      
      “見女孩子長得還可以”,楊更同意了,李來英和女兒也覺得男方的家庭不錯,親事就定下了。
      
      1月23日,楊更的父親在媒人陪同下,將23000元錢交到了李來英的手中。其中1000元用於結婚時辦酒席,4000元買衣服,8000元買金銀首飾,1萬元是“婚約保證金”。
      
      “要這個錢就是怕男的在外面變心了。”李來英説,如果兩個人生活幾年後,生了小孩子還能好好地相處,這1萬塊錢還是要給他們兩個人用的。
      
      四天后,兩人于1月27日登記結婚。
      
      2月6日是農曆臘月二十八,楊更和媒人一起將林青接到他家住,這是他們相識後第四次見面。
      
      過完年後,兩人一起到蘭州。
      
      在蘭州期間,林青感到腹部疼痛,到醫院看了幾次,楊更與她商量,先回老家治病。3月22日,兩人回到了江西安義。
      
      3月26日,楊更就起訴至法院,要求離婚,理由是“被告在隱瞞實情的情況下與原告登記結婚,婚後發現被告反應遲鈍,無共同語言和夫妻感情。”
      
      萬埠法庭的案件主審法官告訴記者,“女方是否反應遲鈍沒做鑒定不能認定,但憑直觀感覺是有點。”他也説“女孩子長得不錯”。記者在他們的結婚證照片上看到,女孩子梳著長辮子,瓜子臉。
      
      “那完全是他不要想(我女兒)了,編的理由。”李來英説。
      
      楊更要求與林青離婚並返還禮金23000元。林青認為“自己和楊更從未吵過架,他提出離婚是玩弄女性的行為,所以不同意離婚”。並要求楊更給付她看病的醫藥費。
      
      庭審中,楊更放棄了包括婚約保證金在內23000元的返還請求,要另案起訴。
      
      今年4月11日,安義縣人民法院判決雙方離婚,理由是:“婚前相互缺乏了解,在無感情基礎的情況下草率登記結婚,婚後的夫妻生活中未建立起真正的夫妻感情,無共同語言。”
      
      此時距結婚時間僅2個月14天。
      
      7萬“鋁塑大軍”
      

      王家和説,以前單身的時候,也想過自己找個女朋友慢慢交往,但在外打工,根本就不具備這個條件。
      
      “當地人不懂啥叫‘閃婚’,但交了保證金就馬上結婚,這在安義農村是個普遍現象。”安義縣人民法院院長梁洪説。
      
      他認為,這種快速相親的風潮,跟安義的産業發展和人員就業狀況有關。
      
      開始注意到越來越多的離婚案件涉及婚約保證金這一現象,梁洪去年指示法院對此現象進行了一次調研。
      
      安義地處贛西北,是江西省會南昌市所屬郊縣,人口25萬。據公開報道,其中近7萬人長年在外務工,是個名副其實的“打工縣”。
      
      上個世紀90年代末期,塑鋼産品走勢強勁,大量安義人從事塑鋼經營,並從産品推銷發展成為企業總經銷。人員遍佈全國各地,主要集中在上海、廣州、南京等地。
      
      “在外地,我們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每天從早忙到晚,交際的圈子很小,很難交到合適的女孩子。”在南京從事鋁合金塑鋼窗銷售的王家和説。他是黃洲鎮蘭果村人,2000年來到南京。
      
      那一年,王家和23歲,在農村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早日抱孫子是他父母的一大心願,2003年春節前,父母在老家托媒人給他相了一個對象。
      
      “我過年前回家和女孩子見了一面,雙方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就這麼定下了。”王家和説,沒過幾天,他給女方交了3萬元婚約保證金,之後就一起去了南京。
      
      他發現,跟他差不多大小的男青年找對象也都是這種方式,過年前父母在家物色,回來一相親,雙方覺得合適就帶出去在一起生活了,當然一般都要給女方交幾萬元的“婚約保證金”。
      
      “我們這裡的過年回來很快就相親結婚,可能跟你們城裏人那種結婚快不一樣。”王家和説,以前單身的時候,也想過自己找個女朋友慢慢交往,但在外打工,根本就不具備這個條件。
      
      與“婚約保證金”掛鉤
      

      父親警告他,“你要是敢跟別人好,那3萬塊錢你立馬給我還過來。”小夥子最終還是與原來的女朋友結婚了。
      
      快速結婚的現象如何與“婚約保證金”掛鉤?梁洪希望通過調研,為這一現象的産生原因找到一個答案。
      
      已經無從考證誰是“婚約保證金”的始作俑者,但可以肯定這也就是最近幾年大概是2001年以後的事情。
      
      “現在外面那麼複雜,年輕人的變化也大,如果男的不要女的,女的肯定會吃虧的。”龍津鎮山臺村一位收了2萬元保證金的婦女説,如果女婿變了心,2萬塊錢就一分也不會退了。
      
      她認為,房子是做不了保證的,到時候男方變了心,女方也沒辦法繼續住在那裏的。所以收保證金是最好的辦法,而且,“如果是女的重新找了朋友,這錢還是退給他的,他也不會吃虧。”
      
      “這應該跟我們這裡老百姓的職業有關。”梁洪這樣分析,“我們這裡從上世紀80年代就有大量的人在外創業,大家做生意都要簽合同,簽合同很多情況下都會要保證金,時間長了也就帶到了婚姻生活中。”
      
      他認為,這種做法現在已經演變成一種新的“鄉俗”,成了雙方“願打願挨”的事。
      
      王家和覺得,“別人都交了,自己不交也不行。”交錢的時候要有媒人在,一般都不會立什麼字據。
      
      他老婆今年5月生了一個兒子。這次他回家待了一個星期,岳母説,春節等他們回來,就把保證金給他們。
      
      “要是沒有保證金,我應該也不會變心吧。”王家和説,但他看到過保證金挽救了一樁婚姻。
      
      他鄰村的一個小夥子跟他在一起賣塑鋼,去年在家裏相了一個女朋友,但女朋友沒有跟他一起到南京。後來,這個小夥子與另一個女孩好上了,被家裏知道後,父親警告他,“你要是敢跟別人好,那3萬塊錢你立馬給我還過來。”小夥子最終還是在今年春節與原來的女朋友結婚了。
      
      “還是看在錢的份上啊。”王家和笑著説。
      
      “不要錢別人説我傻”
      

      “我們這裡的人都通過這種方式找對象的,好壞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呀。”
      
      今年正月初二,23歲的何霞(化名)家裏拿到了3.5萬保證金,給她定下了婚事。
      
      在她所在的萬埠鎮萬平村,這算是個比較大的數字。
      
      “別人家都要錢,我要是不要別人還説我傻呢。”何霞扎著馬尾辮,身穿鵝黃色的羽絨服,説起這事有點不好意思。
      
      去年農曆臘月二十六,她與在南通打工的男友相親。“對他第一眼的感覺一般,説不上好也説不上壞,長相還説得過去。”
      
      她説晚上回家後,自己有點猶豫,父母勸説了一下,她就同意了。
      
      “哎呀,反正就那樣吧。”她笑了一下,“我們這裡的人都通過這種方式找對象的,好壞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呀。”
      
      對於這種快速相親是否有感情基礎這個問題,她想了想,説,“反正我沒看到有誰離婚呢。”
      
      梁洪通過調研還發現,青年人訂婚交保證金的習慣已不僅在農村青年中存在,城鎮的青年也開始仿傚。
      
      當地法院就曾處理過一個案件:2004年2月,安義一女中學教師經人介紹,與安義縣一機關幹部熊某確立戀愛關係,在雙方相識不到十天后,熊某按照“鄉俗”交付了3萬元“婚約保證金”,當天雙方開始同居。同居50天后,雙方産生矛盾分手並因“婚約保證金”糾紛訴諸法院。
      
      安義縣人民法院民庭庭長張國寶在辦理案件時注意到,此類案件中有些當事人屬於安義與外地交界的奉新、高安等地農村。“這説明,這種風氣已經不只在安義存在了。”
      
      萬埠鎮一胡姓中年男子在北京豐台區賣鋁合金,他説:“我的侄子、外甥女結婚都沒有要錢,那感覺婚姻就是買賣了,像是商品交易。”
      
      從“保證金”到“養老金”
      

      “由於是再婚,可能女方考慮得更加遠一點,所以才稱之為養老金”。
      
      “在婚約保證金”風潮下,快速相親越來越多,保證金也開始出現了新的形式。
      
      2003年7月17日,安義縣長均鄉白沙村委會的洪二妹(化名)與該鄉把口村的華一(化名)經人介紹相識,華一當場向洪二妹贈送禮金2000元、黃金耳環一對、倣白金項鍊一條。
      
      兩個都屬再婚的人當年8月1日辦理了結婚登記,之前,女方向男方索要了5000元“養老金”。
      
      兩人婚後經常吵鬧打架,女方2004年6月7日和9月10日兩次到公安局驗傷,並於9月9日開始分居生活。
      
      今年月,洪二妹起訴要求離婚,稱“經他人介紹後草率結婚,沒有感情基礎,被告經常無故毆打原告,造成感情完全破裂。”
      
      華一在法庭上提出要女方返還養老金5000元,但洪二妹提出要華一賠償醫療費3000元,為他看管小孩的費用2000元。
      
      最後,女方的要求被法院駁回,今年9月27日,安義縣人民法院判決二人離婚,女方返還男方5000元。
      
      由於兩人現已外出,無法採訪到他們,但法官分析:“由於是再婚,可能女方考慮得更加遠一點,所以才稱之為養老金”。
      
      安義縣人民法院辦公室主任楊波也參與組織了去年那次調研活動。他發現,涉及婚約保證金糾紛的案子一般都是男方起訴的多,女方如果反悔了一般就直接還錢。
      
      記者在安義期間,了解到一起案件。案件2004年由石鼻法庭受理,這也是為數不多的立了字據的案例,字據是2001年立的:“如果5年內不離婚,5000元歸男女雙方所有,如果5年內離婚,則5000元歸女方所有。”
      
      但到了2004年,女方主動要求離婚,經法院調解後,女方還給男方3000元。
      
      從2002年安義法院石鼻法庭有第一起涉及婚約保證金的離婚案件開始,法院受理的此類案件就逐年增多。
      
      去年,安義縣人民法院受理了26起此類案件,今年1到5月平均每個月有3起以上。
      
      “但真正鬧到法院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梁洪説,有很多糾紛在民間就通過“私了”或調解的方式解決了。
      
      梁洪分析,“婚約保證金”等於將經濟上的合同關係引入婚姻關係,當初雙方快速結婚,往往沒有感情基礎又缺乏了解,同居後一旦發現對方不適合自己,分手時往往因“婚約保證金”歸屬問題引起糾紛。
      
      楊波估計,這一類糾紛最後走上法庭的不會超過5%.
      
      法律上的空白地帶
      

      “也許這就是將來的一種社會狀況,對過去傳統的一種衝擊,人的觀念就是這樣變化了。”
      
      調研之後,梁洪對這種以“婚約保證金”為擔保的快速婚姻有些擔憂。
      
      他説,由於多數外出務工的農村家庭經濟條件並不富裕,不少家庭為籌集“婚約保證金”,四處借債甚至向銀行貸款,而一旦分手難免引發矛盾。
      
      他的另一個擔憂就是,“婚約保證金”被一些父母視為“結婚許可證”,有些年輕人沒到結婚年齡,不領結婚證也不辦準生證就在外生兒育女,可能會造成當地計劃生育難以管理。
      
      安義縣計生委副主任張鳳、分管社會事務的民政局副局長陳小平都表示他們聽説當地有這事,但還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不過,眼下對安義縣人民法院來説最為迫切的是希望能有一個對保證金問題的定性。他們在審理案件時發現,婚約保證金在法律上目前還屬於空白地帶,沒有關於此的法律規定和司法解釋,審判時尚無法律依據。
      
      “不能説交了保證金就是買賣婚姻”,梁洪解釋,雖然有金錢的約束,但這種婚姻不像過去封建社會的買賣婚姻帶有強迫成分,男方或女方只要有一方不同意,親事就定不下來。
      
      新婚姻法頒布後,最高人民法院僅對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情況予以了解釋。如果將“婚約保證金”定性為“彩禮”,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有關司法解釋,應當予以返還。
      
      中央電視臺農業頻道曾就“婚約保證金”問題採訪了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巫昌禎:“現在在農村,對彩禮概唸有新的發展,保證金,有的叫押金,不管怎麼説,它的內容還脫離不了彩禮的特點,彩禮的目的性應是很明確的,一是要結婚,第二,以財産來保證。”
      
      “説是彩禮,我們也不敢茍同。”梁洪認為,這些錢不是用來請客、辦酒席的,而且,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給了女方父母,但一般婚姻穩固以後,還是會還給孩子的。
      
      梁洪説,法院在審理時,一般只能結合具體情況,根據婚姻法的相關條款作出判決,如果結婚時間較短,基本要求全部返還,如果時間較長,考慮到女方實際要求,會判決適當返還,如果有小孩還要留點給孩子。
      
      據《新華每日電訊》報道:“愛情金”、“婚姻保證金”、“愛情保證金”等與“婚約保證金”類似的案例在北京、寧波、南京等地也曾出現。
      
      “也許這就是將來的一種社會狀況,對過去傳統的一種衝擊,人的觀念就是這樣變化了。”梁洪有點無奈。
      
      他説,“可能是我們有點替古人擔憂了,希望我們的調研能夠為願意研究這個問題的專家積累一些依據。”
      
      

     
    中國頻道推薦閱讀

    秦嶺低溫困住500汽車
  • 2006年全國鐵路春運方案出臺 春運從1月14日開始
  • 四川泥水匠一路行賄發家登上福布斯大陸富豪榜
  • 北京兩車相撞衝下高速路死亡 人數可能超20[圖]
  • 強冷空氣席捲全國 將持續至6日 東方新聞最新排行

  • 大連喜降今冬首場大雪
  • 盤點臺"三合一"選舉:國民黨大勝改寫島內版圖
  • 輩份夠不涉及08年"大選" 張俊雄可能掌民進黨
  • 宋楚瑜與馬英九將於年底前商談國親合作
  • 我國曾在1966年先後送兩隻小狗上天並成功收回

  • 冬日"水晶"現街頭
  • 十位終身未婚的名人[圖] 溥儀在蘇聯的俘虜生活
  • 毛主席用過的私人用品[組圖] 謁中山陵毛澤東拒走小道
  • 彭德懷的悲情婚戀 我軍著名將領長征時的職位及年齡
  • 49年武力解放台灣擱置揭秘 更多歷史秘聞
  •  

    選稿:喬德建    來源:新京報  作者:錢昊  
     
  • 廣角調查:您贊成“閃婚”嗎?
  •   2005年11月16日 13:21
  • "閃婚族"咋又"閃"到鄉下人的腰?
  •   2005年10月19日 09:32
  • 他在7天裏"閃婚" 卻要與我繼續"曖昧"
  •   2005年10月31日 09:43
     

    滬-2-6℃ 京-7-0℃ 穗8-14℃
    禽流感疫情 防"禽"手冊
    江西九江發生地震
    神六雙雄訪港澳
    禽流感威脅人類
    哈爾濱停水風波 停水日記
    ……>>更多
    畫説九州
    鄭麗文的文宣戰攻勢淩厲
    大連喜降今冬首場大雪
    500余輛汽車被困秦嶺
    ……>>更多
    深度‧聚焦
    《環球》雜誌—中國官員哈佛學"做官"
    環球時報—英國在布達拉宮上空的諜影
    環球—禽流感不是對人類文明的報復
    經濟參考報--追問七台河礦難
    南方日報—大陸對臺新思維撼動台灣島
    齊魯晚報--醫生傳播艾滋病該當何罪
    ……>>更多
    法規解讀
    勞動者在工傷認定行政案件中應注意五大問題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扶持家禽業發展的若干意見
    12月1日起一批新法規新政策正式實施
    中國商務部頒布的《酒類流通管理辦法》全文
    ……>>更多
    東方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