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內地記者遭暴徒毆打 香港記協避重就輕:他沒帶記者證

2019-8-14 16:14:18

來源:海外網 作者:朱惠悅 選稿:曾炟

原標題:內地記者遭暴徒毆打香港記協避重就輕:他沒帶記者證

  

  圖為內地記者被暴徒“動用私刑”(來源:港媒)

  13日晚,香港國際機場發生嚴重暴力事件,一名旅客被懷疑是“內地公安”,遭反綁雙手後拳打腳踢,另有一名內地記者被暴徒“動用私刑”。結合此前中通社女記者被示威者包圍一事,8月14日,“香港記者協會”避重就輕發佈聲明狡辯,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配戴記者證。

  “三無記協”三提“記者證”

  

  圖為“香港記者協會”聲明

  “香港記者協會”在社交網路上發佈的聲明宣稱,過去一週,前後發生中通社記者被示威者要求刪片及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困、搜身及捆綁事件,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配戴記者證。記協呼籲市民,對於清楚展示其記者證明文件,並忠誠地履行其第四權的新聞工作者,應該予以尊重,不應阻礙其採訪,以免干預新聞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的聲明中,全然沒有提及記者被毆打的事實,以“捆綁事件”含糊帶過,且將暴徒惡行歸咎於“沒有配戴記者證”。還表態“為了避免引起誤會,記協亦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大型示威活動時,應該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以方便市民辨認,市民亦可行使其權利決定是否接受有關機構之採訪及拍攝”。

  444.png

  圖為中通社記者當時已出示記者證(來源:港媒)

  事實上,據《文匯報》報道,媒體視頻畫面顯示,中通社女記者當時已出示記者證,仍被要求刪片,旁邊還有口罩黨聲稱記者證是假的。而環球網記者13日晚在機場被圍攻時也是穿著記者反光衣,卻被暴徒強行脫去。

  “簡直匪夷所思,竟然將有無佩戴記者證放在重點!沒有記者這就可以打人嗎?根本沒有人性!”“香港記者協會”聲明下,網友罵聲一片:“所以遊客就可以隨便打嗎?妄稱自己追求自由民主,卻採用暴力拘禁的方式,好一個‘文明’社會!”網友怒斥:“三無記協!沒良知,沒素質,沒得救!”

  問特首“何時死”“可以理解”?!

  

  圖為林鄭月娥13日會見傳媒(來源:港媒)

  無獨有偶,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3日會見傳媒,其間講話時被記者以審問和責罵方式多次打斷。當記者會結束時,更有記者高聲叫嚷“你幾時去死”,毫無道德底線和職業操守可言。對此,“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包庇稱,部分記者“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楊健興宣稱,當日有相信是記者的人士在特首結束記者會離開時大聲叫喊“什麼時候死”,該人士做法會令人對記者産生負面觀感,實屬不幸。楊健興説:“(記者)應留意問問題時,會否令人覺得情緒化,但特首和警方在記者會上多番回避問題,前線記者採訪示威活動時又遭警方施暴,部分記者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記者被圍攻記協視而不見

  666.png

  圖為《大公報》當時的報道

  “香港記者協會”的無恥態度不難讓人聯想到此前《大公報》記者被毆劫起底,“香港記者協會”選擇視而不見。8月4日,《大公報》記者在銅鑼灣暴亂現場正常採訪期間,遭一群暴徒圍攻、毆打和搶劫。隨後甚至有偏袒暴徒的大學學生網媒將《大公報》記者的記者證放上網“起底”,意圖引導網民騷擾、阻撓及侮辱記者。

  同為記者組織的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發出嚴正聲明,強烈譴責暴徒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暴力行為,指出“不僅嚴重干擾了記者的正常新聞採訪,以及社會各界對事件的客觀了解,更侵害記者的人身安全,此種暴力行徑本身已構成犯罪”。而自詡“維護新聞自由”的“香港記者協會”,對事件視而不見,沒有任何表態。

  50年不變的“反中”本色

  

  圖為2014年香港記協參加遊行(來源:港媒)

  這個聽起來權威的所謂“香港記者協會”的種種行徑令民眾不齒,令行業蒙羞,究其歷史不難發現,這背後的險惡用心。“香港記者協會”成立於1968年,宗旨是“維護新聞權益”、“提高新聞從業員的專業水準”和“留意傳播媒介違反新聞道德的事件”,但這家協會其實立場是一貫的,就是在“反中”上始終未有動搖。

  香港問題觀察者王若愚曾以“香港記協:50年不變的‘反中’本色”為題撰文介紹,內地不熟悉情況的讀者一聽“香港記者協會”,可能會感覺這個機構很權威,充分代表著香港記者群體。實際上,香港記協只是香港記者行業眾多工會中的一個,香港記協對執委的要求非常低,並非必須是記者,只要是跟新聞工作扯上點關係就可以了。

  近年來,香港記協在批評中央、批評特區政府上一向表現得“義正言辭”。在他們心目中,為“港獨”、“台獨”提供傳播聲音的渠道就代表“言論自由”,否則就是“政府打壓”。王若愚説:“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的猛衝猛打,他們的義正言辭,他們的‘眼睛裏容不得沙子’,都是有選擇、有方向的。”

  150港幣“買個記者證”

  222.png

  圖為香港記協官網入會申請介紹

  此前,香港知名媒體人屈穎妍也在電視節目中提到,這些經常擋在暴徒前面,濫用“新聞自由”阻攔警察執法,令執法者“投鼠忌器”的“記者”,他們獲得記者身份的方式其實很可笑。

  據介紹,這些人只要加入一個名為“香港記者協會”的組織,並交納大約150港幣的費用(100港幣入會費與50港幣記者證申請費,學生入會只需20港幣),然後填個表、交個照片,就可以獲得“記者證”。而且加入該協會的門檻則很低,比如寫部落格的自由職業者只要在媒體上發表過幾篇文章,或是香港高校裏新聞系的學生,都可以申請加入。

  對此7月15日,該協會在其官網上發佈了一個“澄清有關申請記者證留言”的聲明,稱網上所説的該協會“入會沒有門檻”是謠言。聲明稱,加入“香港記者協會”還需要經過其他會員介紹,並通過協會的執行委員會審批才可以——儘管這一要求並未被寫入其官網上入會所需的申請材料中。

  然而,“香港記者協會”成員絕大多數都來自同一個政治立場的媒體。其執行委員中,兩人來自常年支援“港獨”、“台獨”的《蘋果日報》,兩人來自傾向暴徒一方的《立場新聞》。身為“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和“眾新聞”主筆的楊建興,也同樣在報道中持有明顯偏袒暴徒和攻擊警方的立場。

  中聯辦:對全球新聞界的挑戰和侮辱

  

  圖為香港“記者”檔在警察前阻攔執法(來源:環球網)

  8月14日《文匯報》評論文章表示:“過去許多人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香港理性聲音出不來、為什麼傳媒如此偏激,昨日這個‘什麼時候會死’的問題,已經給出了最佳答案。因為一些記者已經失去基本的職業操守,假公濟私、挾帶私貨、販賣政治毒物。再加上外國勢力、‘黃絲’(反對派)學者、社交網路的各種煽動和鼓勵,再客觀的記者,也難逃被‘洗腦’的下場。”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14日就13日晚在香港國際機場發生的部分暴徒圍毆內地記者和遊客等嚴重暴力行徑發表談話,表示極大憤慨和強烈譴責,並支援香港警方依法拘捕涉事暴徒。

  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也于8月14日發表聲明指出,暴徒對新聞記者的非法禁錮、野蠻毆打,更是對全球新聞界的挑戰和侮辱,是對新聞自由的嚴重踐踏。這些目無法紀、侵犯人權、泯滅人性的暴行,完全超出文明社會的底線,已經與恐怖分子的暴行無異。聲明説,我們向在13日晚圍毆事件中受傷的內地記者和旅客表示深切慰問,對身陷危境之中仍勇敢喊出“我支援香港警察”的《環球時報》記者表達崇高敬意。

推薦閱讀

上一篇稿件

內地記者遭暴徒毆打 香港記協避重就輕:他沒帶記者證

2019年8月14日 16:14 來源:海外網

原標題:內地記者遭暴徒毆打香港記協避重就輕:他沒帶記者證

  

  圖為內地記者被暴徒“動用私刑”(來源:港媒)

  13日晚,香港國際機場發生嚴重暴力事件,一名旅客被懷疑是“內地公安”,遭反綁雙手後拳打腳踢,另有一名內地記者被暴徒“動用私刑”。結合此前中通社女記者被示威者包圍一事,8月14日,“香港記者協會”避重就輕發佈聲明狡辯,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配戴記者證。

  “三無記協”三提“記者證”

  

  圖為“香港記者協會”聲明

  “香港記者協會”在社交網路上發佈的聲明宣稱,過去一週,前後發生中通社記者被示威者要求刪片及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困、搜身及捆綁事件,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配戴記者證。記協呼籲市民,對於清楚展示其記者證明文件,並忠誠地履行其第四權的新聞工作者,應該予以尊重,不應阻礙其採訪,以免干預新聞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的聲明中,全然沒有提及記者被毆打的事實,以“捆綁事件”含糊帶過,且將暴徒惡行歸咎於“沒有配戴記者證”。還表態“為了避免引起誤會,記協亦呼籲內地新聞工作者,在港採訪大型示威活動時,應該清楚展示其記者證件,以方便市民辨認,市民亦可行使其權利決定是否接受有關機構之採訪及拍攝”。

  444.png

  圖為中通社記者當時已出示記者證(來源:港媒)

  事實上,據《文匯報》報道,媒體視頻畫面顯示,中通社女記者當時已出示記者證,仍被要求刪片,旁邊還有口罩黨聲稱記者證是假的。而環球網記者13日晚在機場被圍攻時也是穿著記者反光衣,卻被暴徒強行脫去。

  “簡直匪夷所思,竟然將有無佩戴記者證放在重點!沒有記者這就可以打人嗎?根本沒有人性!”“香港記者協會”聲明下,網友罵聲一片:“所以遊客就可以隨便打嗎?妄稱自己追求自由民主,卻採用暴力拘禁的方式,好一個‘文明’社會!”網友怒斥:“三無記協!沒良知,沒素質,沒得救!”

  問特首“何時死”“可以理解”?!

  

  圖為林鄭月娥13日會見傳媒(來源:港媒)

  無獨有偶,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13日會見傳媒,其間講話時被記者以審問和責罵方式多次打斷。當記者會結束時,更有記者高聲叫嚷“你幾時去死”,毫無道德底線和職業操守可言。對此,“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包庇稱,部分記者“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楊健興宣稱,當日有相信是記者的人士在特首結束記者會離開時大聲叫喊“什麼時候死”,該人士做法會令人對記者産生負面觀感,實屬不幸。楊健興説:“(記者)應留意問問題時,會否令人覺得情緒化,但特首和警方在記者會上多番回避問題,前線記者採訪示威活動時又遭警方施暴,部分記者有情緒是可以理解的。”

  記者被圍攻記協視而不見

  666.png

  圖為《大公報》當時的報道

  “香港記者協會”的無恥態度不難讓人聯想到此前《大公報》記者被毆劫起底,“香港記者協會”選擇視而不見。8月4日,《大公報》記者在銅鑼灣暴亂現場正常採訪期間,遭一群暴徒圍攻、毆打和搶劫。隨後甚至有偏袒暴徒的大學學生網媒將《大公報》記者的記者證放上網“起底”,意圖引導網民騷擾、阻撓及侮辱記者。

  同為記者組織的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發出嚴正聲明,強烈譴責暴徒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暴力行為,指出“不僅嚴重干擾了記者的正常新聞採訪,以及社會各界對事件的客觀了解,更侵害記者的人身安全,此種暴力行徑本身已構成犯罪”。而自詡“維護新聞自由”的“香港記者協會”,對事件視而不見,沒有任何表態。

  50年不變的“反中”本色

  

  圖為2014年香港記協參加遊行(來源:港媒)

  這個聽起來權威的所謂“香港記者協會”的種種行徑令民眾不齒,令行業蒙羞,究其歷史不難發現,這背後的險惡用心。“香港記者協會”成立於1968年,宗旨是“維護新聞權益”、“提高新聞從業員的專業水準”和“留意傳播媒介違反新聞道德的事件”,但這家協會其實立場是一貫的,就是在“反中”上始終未有動搖。

  香港問題觀察者王若愚曾以“香港記協:50年不變的‘反中’本色”為題撰文介紹,內地不熟悉情況的讀者一聽“香港記者協會”,可能會感覺這個機構很權威,充分代表著香港記者群體。實際上,香港記協只是香港記者行業眾多工會中的一個,香港記協對執委的要求非常低,並非必須是記者,只要是跟新聞工作扯上點關係就可以了。

  近年來,香港記協在批評中央、批評特區政府上一向表現得“義正言辭”。在他們心目中,為“港獨”、“台獨”提供傳播聲音的渠道就代表“言論自由”,否則就是“政府打壓”。王若愚説:“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的猛衝猛打,他們的義正言辭,他們的‘眼睛裏容不得沙子’,都是有選擇、有方向的。”

  150港幣“買個記者證”

  222.png

  圖為香港記協官網入會申請介紹

  此前,香港知名媒體人屈穎妍也在電視節目中提到,這些經常擋在暴徒前面,濫用“新聞自由”阻攔警察執法,令執法者“投鼠忌器”的“記者”,他們獲得記者身份的方式其實很可笑。

  據介紹,這些人只要加入一個名為“香港記者協會”的組織,並交納大約150港幣的費用(100港幣入會費與50港幣記者證申請費,學生入會只需20港幣),然後填個表、交個照片,就可以獲得“記者證”。而且加入該協會的門檻則很低,比如寫部落格的自由職業者只要在媒體上發表過幾篇文章,或是香港高校裏新聞系的學生,都可以申請加入。

  對此7月15日,該協會在其官網上發佈了一個“澄清有關申請記者證留言”的聲明,稱網上所説的該協會“入會沒有門檻”是謠言。聲明稱,加入“香港記者協會”還需要經過其他會員介紹,並通過協會的執行委員會審批才可以——儘管這一要求並未被寫入其官網上入會所需的申請材料中。

  然而,“香港記者協會”成員絕大多數都來自同一個政治立場的媒體。其執行委員中,兩人來自常年支援“港獨”、“台獨”的《蘋果日報》,兩人來自傾向暴徒一方的《立場新聞》。身為“香港記者協會”主席和“眾新聞”主筆的楊建興,也同樣在報道中持有明顯偏袒暴徒和攻擊警方的立場。

  中聯辦:對全球新聞界的挑戰和侮辱

  

  圖為香港“記者”檔在警察前阻攔執法(來源:環球網)

  8月14日《文匯報》評論文章表示:“過去許多人不理解的是,為什麼香港理性聲音出不來、為什麼傳媒如此偏激,昨日這個‘什麼時候會死’的問題,已經給出了最佳答案。因為一些記者已經失去基本的職業操守,假公濟私、挾帶私貨、販賣政治毒物。再加上外國勢力、‘黃絲’(反對派)學者、社交網路的各種煽動和鼓勵,再客觀的記者,也難逃被‘洗腦’的下場。”

  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徐露穎14日就13日晚在香港國際機場發生的部分暴徒圍毆內地記者和遊客等嚴重暴力行徑發表談話,表示極大憤慨和強烈譴責,並支援香港警方依法拘捕涉事暴徒。

  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也于8月14日發表聲明指出,暴徒對新聞記者的非法禁錮、野蠻毆打,更是對全球新聞界的挑戰和侮辱,是對新聞自由的嚴重踐踏。這些目無法紀、侵犯人權、泯滅人性的暴行,完全超出文明社會的底線,已經與恐怖分子的暴行無異。聲明説,我們向在13日晚圍毆事件中受傷的內地記者和旅客表示深切慰問,對身陷危境之中仍勇敢喊出“我支援香港警察”的《環球時報》記者表達崇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