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魔都藝訊 >> 正 文
光影的溫度——記孫家珮的繪畫
選稿:劉韜 2018-11-28

  著名旅日畫家孫家珮先生的個人作品展《光景無邊》將於12月1日至12月9日在銅仁路92號敬華藝術空間舉辦,展出孫家珮先生歐洲風情和江南系列作品六十余幅。

  孫家珮先生早年畢業于東京武藏野美術學院,學院教育給予了他紮實的寫實繪畫能力,他注重對西洋傳統美學的學習和繼承,貫穿其作品的是源自傳統的審美品格。油畫作為外來畫種逐步為中國人所接受並喜愛,其中至關重要的原因是來自於繪畫語言的通達與平易近人。時至今日,油畫藝術雖然流派紛呈,風格各異,但是主流始終是寫實油畫。孫家珮先生的繪畫技法源自西方,創作過程中也始終採用西方的繪畫材料,但是在畫面中呈現出的是東方的意趣。他在創作中流露出對於中國繪畫傳統的借鑒與吸納。對詩意境界的追求一貫是他作品的獨特品性,而靜謐之趣則是中國哲學中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在其畫面中的反映。法國畫家莫裏斯‧德尼曾説過:“任何繪畫從根本上説,都是畫材表面以某種秩序組建起來的色彩覆蓋的平面,客體性和主體性之間已無法作出區分了。”這正和中國古代劍俠追求的“人劍合一”,中國文人畫追求的“身心合一”以及中國道家追求的“天人合一”大致不謀而合。正如孫家珮先生作品的兩個重要組成部分——歐洲風情和江南水鄉,雖然景致大相徑庭,但其中傳遞出的人文情懷何其相似。

  孫家珮先生的作品顯而易見具有印象派繪畫的烙印。在光線表達上,印象派畫家們往往抓住一個具有特點的瞬間,快速地用畫筆把顏色直接涂在畫布上,他們更多考慮畫的總體效果,較少的顧及枝節細部;而色彩表達上,印象主義的作品往往以粗放的筆法繪成,雖然作品缺乏修飾,但對光線和色彩的揣摩卻是達到了極致。孫家珮先生極好地繼承並融合了這種對於光線和色彩的揣摩,而他的畫面樣式則全然是東方式的,一如印象派大師們曾經受到了日本繪畫的影響,但畫面最終仍舊是血脈深處的西方樣式。他對於畫面的表述是含蓄的,是娓娓道來的,每一處都是從容不迫,每一筆都只為光色而存在,所有的筆觸都暗含于畫面的氣氛之內。這種繪畫技法隱約還可以感受到新印象主義的氣息,他採用光學原理科學分析色彩的形成,將色彩解構,再用小筆觸的方法以最合理的方式排列在畫布上,以求得比在畫面上進行色調混合更高明的亮度。他的作品沒有突兀的大開大闔,沒有引吭高歌般的噴薄而出,也絕無絲毫哪怕無意識的炫技,完全融合在豐沛的情感之內。他的繪畫,表像是源於歐洲,內在發于情感,而表達出於理性,最終的畫面則合乎自然,悄然溢出溫情。

  孫家珮先生的作品是容易讓人一見鍾情的,因為他的作品總能以最質樸的繪畫語言恰如其分地傳達出一種溫暖的情緒,每個人心裏都有一畝田,種桃種李或春風,孫先生的心裏的田野上定是灑滿了和煦的陽光。他把對於自然的熱愛述諸筆端,把西洋的技法融化在東方的溫情裏,又用充滿著煙火氣的光與影打動著每一位觀者的心。

  作為一位純粹的職業畫家,孫家珮先生能在藝術市場化極度發達的日本取得成功絕非偶然,出色的才情與過硬的基本功只是前提,對於繪畫不斷提出更為苛刻的要求並且達到極致才是成功的核心。繪畫本身是發乎情的人性天然,而職業藝術家則要在情感的自我訴求與觀者的情感共鳴之間達成最合理的平衡。才子黃霑曾有言:“自己的創作,一定要讓聽眾聽得明白。於是,他的作品向來直抒胸懷,從不拐彎抹角。”孫家珮先生最可貴的也正是這一點,他的繪畫既可婉約雋永,也同樣簡單直白,沒有世人成見中藝術家的所謂矯情與恣意,唯有一番大俠入世,至情至性,不染風塵的淡然灑脫。

上一篇:一個有故事的地方 上海玻璃博物館與藝術對話